星鮮事
Mar 03 , 2017
00:00

怕鬼只敢白天找班傑 Lara靠漂浮走出喪母痛

文/鄭孟緹 圖/高政全 其他/圖片/妹妹娃娃多媒體、班傑提供
  • 怕鬼只敢白天找班傑 Lara靠漂浮走出喪母痛
  • 怕鬼只敢白天找班傑 Lara靠漂浮走出喪母痛
  • 怕鬼只敢白天找班傑 Lara靠漂浮走出喪母痛
  • 怕鬼只敢白天找班傑 Lara靠漂浮走出喪母痛
  • 怕鬼只敢白天找班傑 Lara靠漂浮走出喪母痛
  • 怕鬼只敢白天找班傑 Lara靠漂浮走出喪母痛
  • 怕鬼只敢白天找班傑 Lara靠漂浮走出喪母痛
  • 怕鬼只敢白天找班傑 Lara靠漂浮走出喪母痛
  • 怕鬼只敢白天找班傑 Lara靠漂浮走出喪母痛
  • 怕鬼只敢白天找班傑 Lara靠漂浮走出喪母痛
  • 怕鬼只敢白天找班傑 Lara靠漂浮走出喪母痛

Lara梁心頤前年經歷喪母之痛,在人前ㄍㄧㄥ住堅強開朗的模樣,獨自一人時卻不懂得釋放消化,一度罹患憂鬱症,後來透過漂浮、冥想、瑜伽、旅行等方式療傷,心情平復許多。她很感激好友班傑帶她進入漂浮的世界,漂10次後上了癮,甚至興起與班傑合夥投資漂浮館的念頭。


班傑接觸風行歐美的漂浮10多年,藉著進入漂浮箱打造的無重力空間,關閉所有感官專注冥想,達到重新組織思緒、釋放恐懼壓力的成效。他早期曾在台北東區、淡水開漂浮館,但經營相當耗費時間、金錢,後來將漂浮設備移回家,一次只接一個客人,採不收費、資源交換方式,像是曾跟客人學做氣泡水、研究土壤種菜等等;與姊姊合開多媒體公司的Lara則用漂浮紀錄片作為交換,體驗一期10次漂浮課程。



活得累學漂浮減壓

活得累學漂浮減壓

Lara頭一回接觸漂浮覺得新奇有趣,在漂浮箱忍不住自言自語「我浮在水上耶」,第二次已能放鬆入睡,第四次突然怕有鬼心生恐懼,此後只敢早上去班傑家報到。班傑笑說:「Lara悟性很高,其實漂浮就是要面對自己的恐懼,而且她也需要重新組織思想。她很強,呼吸的時間都不給自己!」



Lara坦承不擅長與自己相處,總是火力全開一直GO,「我是生活節奏很快的人,不留任何時間給自己沉澱消化,累積到頂點就會爆炸!」

2015年是Lara辛苦的一年,媽媽過世、公司剛起步等等,壓得她喘不過氣,2016年初終於不堪負荷爆發,「那是我這輩子體驗過最可怕、最黑暗的時期,思想變超負面,否認自己做過的所有決定,覺得人生毫無意義……,像我這樣個性的人有點危險,總是將開朗的一面表現給大家看。」

每當有人問起Lara媽媽的事時,她其實很想哭但總是忍住,「想等大家走了再來發洩,但是沒人我又哭不出來。可能因為太早出道,做事都需要有觀眾,一有觀眾我又很ㄍㄧㄥ,就把自己逼進死胡同。」





驚羨班傑靈魂出竅

所幸接觸漂浮後,讓Lara透過冥想的過程學習與自己對話,憂鬱狀況才改善,「聽到心跳聲會覺得我存在,調整呼吸平撫心情,靜下心來消化一切。」談到漂浮的好處,Lara如數家珍,「演藝圈很多東西很膚淺,虛無縹緲;漂浮時,我突然分辨得出真正重要的是什麼,很容易看穿這些。」



►Lara體驗班傑打造的漂浮箱,在瀉鹽水池裡必須全裸且燈光全暗,關閉感官放鬆冥想。





班傑補充說道,若漂浮時數累積夠久,很多事情不用言傳就能意會,「透過另一個人的嘴巴就可以傳達出我的意思,就像Lara把我想講的都說完一樣!」

Lara聽說班傑曾靈魂出竅看到前世,大嘆不可思議,「班傑說漂浮時要想像自己是『在果凍裡的水果』,他真的這樣說!但我覺得呼吸、心跳、思想這三樣是最難拋開的障礙,目前還卡在這個階段,希望有一天能達到『空』的境界,什麼都不想,很期待這一刻的寧靜到來。」





音痴徒弟變心靈導師

Lara視班傑為心靈導師,大小事都能聊,回想起3年前剛認識時,班傑還要叫她一聲「老師」,Lara笑道:「我們在一個節目的單元『音痴唱將合作賽』認識,我要教班傑怎麼唱歌,其實他很厲害沒什麼問題,可是上節目要故意唱爛一點,不然沒節目效果,所以他也是悟性很高的學生。」



急驚風Lara和慢郎中班傑一快一慢形成互補,Lara說著說著,好奇起班傑何時要再開店,提議兩人可合夥經營,她負責說,班傑負責做,「我覺得多媒體這個工作很辛苦,差不多要收了,不如我來跟你開漂浮館好了,我半認真的!」班傑聽完不疾不徐說道:「這是好問題,讓我沉思一下。」

Lara與班傑的漂浮紀錄片: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