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鮮事
Aug 17 , 2017
00:00

吃貨獨怕豬血糕 池端玲名想交反差萌台灣郎

文/鄭孟緹 圖/高政全攝
  • 吃貨獨怕豬血糕 池端玲名想交台灣郎
  • 吃貨獨怕豬血糕 池端玲名想交台灣郎
  • 吃貨獨怕豬血糕 池端玲名想交台灣郎
  • 吃貨獨怕豬血糕 池端玲名想交台灣郎
  • 吃貨獨怕豬血糕 池端玲名想交台灣郎
  • 吃貨獨怕豬血糕 池端玲名想交台灣郎

日本名模女星池端玲名來台發展3年多成了台灣通,今年自製網路節目《我想去台灣》,分享日本人不知道的台灣隱藏版小吃和特有文化。雖然已相當融入「台妹」生活,她透露台灣還是有些特色讓她無法適應,例如台灣人很愛吃的豬血糕被她視為恐怖食物,還有聯訪時被一堆麥牌環繞的壯觀場面,竟讓日本友人誤以為她在開謝罪記者會,令她哭笑不得。


池端玲名是日本時尚雜誌《ViVi》專屬模特兒,3年前來台與何潤東、張鈞甯合拍電影《只要一分鐘》愛上台灣,去年演出台劇《美好年代》的清純校花「蔣安妮」打響知名度,當時走在路上,不少民眾直接喊她「安妮」,她打趣說或許可改名「池端安妮」;巧合的是,她目前在台拍攝緯來電影台自製電影《台妹向前衝》,劇中角色也叫「安妮」,並與老搭檔楊銘威再度攜手合作。

回想剛來台時,因為中文程度不好,池端玲名去星巴克連「咖啡」兩個字都不會說,碰壁過程令她印象深刻,「店員聽不懂我的中文,連咖啡這麼簡單的字我都不會說,覺得自己像個笨蛋。」更加激勵她要好好學中文。畢業於日本有「皇族大學」之稱的學習院大學,高學歷的池端玲名出道前是銀行員,學習能力自然不在話下,2個月內她每天苦學中文5小時,進步神速,獲得更多拍戲機會,也一圓歌手夢發EP《獨一無二的存在》,除了創作中文歌詞,她還填寫日文詞翻唱〈那些年〉,未經宣傳在網路發酵累積近百萬點擊量,成績亮眼。

身為北海道人,池端玲名來到台灣最不習慣的就是炎炎夏日,一有空她就吃冰消暑,這回趁訪談空檔嗑了路地怪物冰,讓她開心到學冰上的糖霜眼睛扮起鬥雞眼。談到其他台日差異,令她比較不適應的部分,是記者會後聯訪被許多麥牌包圍的場景,每次都讓她很緊張、有壓迫感,「因為日本都是統一用麥克風收音,很多日本藝人朋友看到我被麥牌圍繞的模樣,問我是不是做了什麼壞事?因為在日本只有開謝罪記者會或有偷拍緋聞才會被這樣包圍。」

來台嗑美食體重狂飆

來台嗑美食體重狂飆

台灣劇組便當的豪華程度也讓池端玲名嚇一跳,「台灣片場有飯、麵、湯、雞排、水果等,非常豐富,在日本可能就是一個便當配飲料而已。」她直呼台灣伙食辦太好,不胖很難,拍《美好年代》時從45公斤飆升到51公斤,「這是我當藝人後第一次胖超過50公斤,回到日本當模特兒立刻被經紀人嫌棄,趕緊再努力減肥。」

曾參加日本大胃王比賽的池端玲名食量驚人,曾一口氣在片場嗑2個便當,她熱愛逛台灣夜市,連普遍日本人不能接受的臭豆腐都愛吃,唯一不敢嘗試的是豬血糕,「光看字面是豬的血做的蛋糕,就覺得很恐怖捏!」此外,她發現大部分台灣男生都樂意幫女友提包包,讓她很不能接受,「有時在路上看到男生幫女友背LV包包,覺得畫面不太好看,哈哈!台灣男生太貼心了。」

理想型尬意陳柏霖

理想型尬意陳柏霖

目前單身的她,正值衝刺事業階段,笑言還不急著談戀愛,不過她覺得台灣男性有女士優先觀念,而且對愛的表現直接不扭捏,讓她備感窩心,若有機會也不排斥交往台灣郎。聊到理想型,她秒答欣賞笑起來有酒窩且濃眉大眼的劉以豪和陳柏霖,並依日本人以調味料分類男生外貌來分析,指出劉以豪是醬油臉,陳柏霖是更濃的大阪燒醬臉,簡直如數家珍。

至於未來另一半的內在條件,她欣賞個性成熟、事業上有擔當但私下有可愛反差的一面,即使幼稚一點也無所謂,她坦承在愛情中母性堅強、喜歡照顧人,從不把男生當工具人,反而是自己會主動幫男友跑腿、按摩,她笑說:「工作人員說我是瑞士刀,很萬能!男友太貼心我反而受不了。」

今年池端玲名將拍3部日本電影,台、日往返兼顧演戲及模特兒工作,她透露目前正努力寫歌,預計年底前推出創作EP,繼主持網路節目後又有新挑戰,問及將來的夢想,她滿腔熱血地說:「我想當日台交流代表!到40、50歲應該也一樣日本、台灣兩邊跑吧。」29歲的她苦笑表示,越來越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結婚,不過現在忙得很開心,而且比起結婚,更想生孩子,「我很喜歡小孩,所以還是希望別太晚(結婚),40歲前拚拚看!」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