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鮮事
Aug 31 , 2014
00:00

本土偶像力抗韓國歐巴 Bii 9小時簽名到手抖(Bii篇)

文/蘇苡盷 圖/何經泰、高政全、華納唱片、老鷹唱片、臉書、YouTube
  • 本土偶像力抗韓國歐巴 Bii 9小時簽名到手抖(Bii篇)
  • 本土偶像力抗韓國歐巴 Bii 9小時簽名到手抖(Bii篇)
  • 本土偶像力抗韓國歐巴 Bii 9小時簽名到手抖(Bii篇)

韓流入侵台灣多年,舉凡音樂、戲劇,甚至是「炸雞配啤酒」之類的飲食習慣,以及年輕人的穿著打扮,都帶有濃濃的韓味兒。其實台灣樂壇也有實力堅強、花美外貌的新生代來勢洶洶;Bii畢書盡的臉書粉絲團有上百萬人,簽唱會要9個小時才簽得完;SpeXial搶攻學生族群,不設尺度、沒有包袱的表演方式,讓粉絲為之傾心。雖然Bii有一半韓國血統、SpeXial拍實境節目拉近與粉絲的距離,難免都有點「韓」,但不可否認在外敵環伺之下,新崛起的「台灣在地偶像」,也正一步步扎實地攻進少女粉絲心房啊!


點開畢書盡的官方臉書專頁,粉絲人數早就超過了1百萬。破百萬人次那天,他上傳了一張戴假髮、穿女裝的照片,不計形象就是要感謝粉絲支持。他正式出道前發表過一張單曲,出道後4年內,發行2張專輯、2張合輯、一張EP,作品不算多,也沒有大量曝光,畢竟這中間有一年的時間,他入伍「報效國家」去了,「我一直很想拿『身分證』這種東西!在韓國我拿的是F2(外國人居留證),但是在台灣要拿身分證就一定要去當兵,我又不想躲,老闆也激我,說我很娘炮啊!所以我就想去證明一下,我也有當男子漢的決心!」他靦腆地說。

不懂中文當兵超挫折

爸爸是台灣人,媽媽是韓國人,畢書盡原本在韓國、台灣都沒有身分證。17歲那年,他到大陸找爸爸,想在爸爸的工廠工作,沒想到才去一星期,就被爸爸的朋友帶回台灣當明星。他說,17歲時唯一會的中文,是在韓國家中接電話時的常用語:「對不起,爸爸不在家。」2010年7月,他先推出EP,同年再發行首張專輯《Bii Story》,一首〈轉身之後〉替他打開了知名度,但他自己知道,當時是「歌紅人不紅」,「很多人不知道我長怎樣。」

為了入台灣籍,2011年與陳勢安推出合輯後,畢書盡便入伍到高雄當海軍,並通過考試加入軍樂隊。他笑稱自己加入了「天團」,平時的操練,就是把要表演的樂譜練熟;他說當兵不太辛苦,卻難忘新兵訓練第一天的震撼教育,「班長丟了一張紙,要我們趕快填一填,我看到上面的中文,就好像突然有閱讀障礙一樣,看到每個字都在眼前轉來轉去的,我看不懂,很恐慌,就舉手說,『報告班長,我不會寫中文!』可是班長根本不理我,就大罵『叫你寫就寫!囉嗦啊!』」還好旁邊有一位義務役的班長適時伸出援手,「他問我,是不是唱〈轉身之後〉那個?我說『是!』他就說幫我填。那時候心裡真的很想握他的手,感謝他認出我!」

Bii畢書盡和媽媽感情好又愛撒嬌,動不動就傳訊息給媽媽說好想她。
上回Bii演唱會,媽媽和弟弟特地到台灣捧場,Bii感動得當場在台上獻吻給媽媽!

當完兵,畢書盡的中文更加流利,台語也能通一點。拿到台灣身分證的他,去年以本名「畢書盡」推出第2張專輯《Come Back To Bii》,此後,他每次簽名,都會在英文名字Bii旁,再簽上「畢」字,「但已經覺得後悔了!因為簽到後來,手都不知不覺地在抖!」不是他體力不好,而是希望每次簽唱會都盡量簽到完的他,最高紀錄曾一場簽了9個小時、將近4千張專輯,「原本還想說,我有在練身體,應該沒問題,但簽到後來真的手一直抖,回家都沒力。」

躲樹叢甩粉絲跟蹤

光是今年上半年,畢書盡就唱了至少50場校園演唱,還不算周末時的政府活動或企業場,下半年的廣告代言也已有4個等著曝光,另有3支代言進行到合約階段,預計明年曝光。以代言的7位數酬勞和校園演唱近6位數唱酬來算,他也算是「惦惦在賺」,而他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趕緊買間房子,把媽媽和弟弟接來同住。至於有沒有想過到韓國發展?他說,自己還少了那麼一點獨特性,「我的知名度和音樂的辨識度還不夠,我想要成為台灣的國民歌手。」沒達到自己設定的標準前,暫時不考慮到韓國發展。

畢書盡很「認真」,也很「較真」。歌迷朝著他說韓文,聽不懂就說不懂,還會糾正發音,他笑說,「我覺得自己應該教他們正確的發音啊!畢書盡這名字我也念了幾萬次耶!」就算到KTV裡,他也堅持「認真唱」,「認真唱是我的玩法!跟我去KTV不用有壓力,因為別人唱歌我完全沒有在聽,哈哈哈!開玩笑的啦!」所以當歌迷在便條紙上寫著自己名字遞給他,他就真的拿起來背,「我怕我說不記得名字,他們會失望。」但也遇過歌迷犀利發問,「她問我:『你現在有沒有女朋友?』我只能回答『蛤?沒有!』因為還在簽名,根本沒有時間解釋,我覺得好空虛喔,覺得沒有解決問題啊!」

Bii簽唱會往往都要簽上好幾個小時,
但他最討厭粉絲前一晚就先來排隊,皺起眉頭說:「這樣很危險!」

有次凌晨回家,宣傳發現有歌迷騎著摩托車跟在後頭,不知道能躲哪裡,只好帶著畢書盡躲到公園的樹叢旁,「真的感覺得出來,他們在找我!哈!」2人躲了半個多小時才得以「脫困」,趁著四下無人跑回家。他暱稱粉絲為「家人」,會擔心「家人」太晚回家,也不喜歡「家人」花錢買禮物給自己,還曾鐵著一張臉說:「我不收。」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我還是希望他們對自己好一點,買東西給我不值得啦!」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