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電影
Oct 05 , 2017
00:00

一首青春的告別詩 陳庭妮

文/楊景婷 攝影/高政全 影音拍攝/賴弘軒、李封毅 造型/賴盈君 化妝/Stanley 髮型/Sandy 場地提供/HOME HOTEL大安 
  • 一首青春的告別詩 陳庭妮
  • 一首青春的告別詩 陳庭妮
  • 一首青春的告別詩 陳庭妮
  • 一首青春的告別詩 陳庭妮
  • 一首青春的告別詩 陳庭妮
  • 一首青春的告別詩 陳庭妮
  • 一首青春的告別詩 陳庭妮

18歲到28歲,是摸索人生的黃金10年。陳庭妮從模特兒轉型成演員,告別了天真爛漫,不再當被畫上等號的甜美女孩,她把一層層妝容卸下,回歸真實,儘管糖衣下的原味時而任性酸澀,時而嚴肅帶苦,卻是最純粹的本質。「靈魂富裕」是妮妮現階段的自我形容,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不要什麼,化被動為主動,拚命努力著。她堅定表示:「認真對待每一個接演的角色,享受生活,就是我現在的目標。」


 

大銀幕上,冷豔女子頂著白色短髮,亮紫色的兩截式裝扮,秀出火辣蠻腰和大腿,格外引人注目,她抓著鋼管扭腰擺臀,冷不防來個倒掛金鉤,快速旋轉,劃出燈光殘影線條。電子花車女郎「金芭比」是陳庭妮在電影新作《盜命師》的角色,跳鋼管、講台語,散發著「本土性感」,打破你過去對她的既定印象。

 

 

狂推戲約就怕被定型

2011年起一連3部《真愛》系列電視劇,將她捧向人氣高峰,卻也宛如套上無形框架,「我很容易接到同個類型的角色,甜美、獨立自主、上班OL、時髦模特兒、都會女性,但我想挑戰自己,讓自己更飽滿,而不是大家會畫上等號的東西。」從電影《失控謊言》、公視人生劇展《告別》到《盜命師》,我們可以強烈感受到陳庭妮正在改變。

她坦言現在選片角度「很任性」,因此推掉了不少好機會,經紀公司常反問:「妳確定嗎?」但她還是很堅持。這2年,接連在北京戲劇學院和北藝大進修,上了很多表演課、發聲課,甚至為角色學鋼管課,她逐漸找到自我,「我在努力的過程中很踏實,不是躺在家中等機會,我讓自己更好,所以會有更多機會,不再是被動的。」

回憶當年踏入演藝叢林,大人說什麼都好,一路受過傷、走錯路,「我也曾嘗試過當歌手,但並沒得到唱歌的快樂,唱歌對我來說是紓壓,和朋友去KTV亂唱,要我認真練習轉音,就不喜歡。因為試了,才知道不適合我,到現在確立了真心想當演員這件事!」

 

 

忍痛磨皮辣跳鋼管

陳庭妮同樣經歷過在意外表、充滿偶包的階段,她笑說:「以前出門就是要完美,還有個時期簡直瘋了,居然戴角膜放大片演戲!每天回家眼睛乾得要命。」她後來自問:為什麼要每天化妝、戴上假睫毛?難道本質的我不好嗎?為什麼不讓大家看到真正的我?如今的妮妮,早已不介意素顏出門,手機中更沒任何修圖APP,「很多人用假的東西去包裝,醫美打很多,用很多濾鏡,卻認不出是誰,好累喔,黑眼圈就黑眼圈,我就是人啊!」

經過10年洗練,她自認最大改變是「思想」,以前天真爛漫,什麼都試沒關係,比較孩子氣,現在稍微成熟,不再是無頭蒼蠅,想要去爭取喜歡的東西,不隨波逐流。挑選作品上,選擇脫離舒適圈,嘗試跨度更大的角色,這次為演「金芭比」,不僅穿著尺度豁出去,更苦練2個月鋼管,每天2小時,練到四肢瘀青、筋骨拉傷,高跟鞋內裡皮革都爛掉,拍攝當天狂跳30、40次,連拍7小時才收工。

她說:「大銀幕殘酷,你今天心在不在,有沒有在角色裡都看得出來,小螢幕可以用聲音轉變蒙混過去,但電影會被一眼看穿,挑戰更大。」很多演員拍了電影,就很難再回小螢幕,陳庭妮並不排斥,「2個快感不一樣,我期望讓生命歷練更飽滿,再去演電視劇,會讓角色更豐富,以前只看得到劇本的字裡行間,經過大銀幕洗禮,我可以看到文字背後的線索,演活角色的情感。」

 

 

愛情不是一個人的事

好奇她還想挑戰什麼角色,總給人樂天活潑印象的陳庭妮給出意外答案:「我漸漸發現我的本質很嚴肅,尤其對工作,不是容易放鬆的人,如果可以演一個很放鬆的喜劇搞笑片,會是很大的挑戰。」她強調自己沒包袱,笑說:「我扮醜如浮雲,就算光頭也願意!」

聊表演、聊人生,妮妮可以掏心掏肺,一遇感情話題,又瞬間回歸冷靜,她和「萬年緋聞對象」胡宇威總被放在一起,粉絲期待「威妮CP」成真,2人卻從沒給過肯定答案。「我不喜歡講感情,這跟個性有關,我有些朋友逢人就講,但我從小就覺得有什麼好說的,愛情之上,還有對象的父母和朋友,都有關聯,不是只有你的事情。」

陳庭妮透露不喜歡高調示愛的人,「像在台北101打上字那種,我受不了,平時有窩心小舉動,慢慢接近,反而對我很有效。」她以前總說28歲要結婚,轉眼已過半年,陳庭妮淡然表示,現在看待感情就是「自在」,相信萬物都有因,每件事都是最好的安排,「強摘的果實不會甜,現在沒遇到最愛的人,又照計畫表去結婚,我不是這種人,一切隨緣吧!」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