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電影
Jan 18 , 2018
00:00

專訪/常威返鄉當角頭 鄒兆龍眼神耍狠扮老大

文/楊景婷 攝影/高政全  圖片/理大國際、部分翻攝自網路 
  • 專訪/常威返鄉當角頭 鄒兆龍眼神耍狠扮老大
  • 專訪/常威返鄉當角頭 鄒兆龍眼神耍狠扮老大
  • 專訪/常威返鄉當角頭 鄒兆龍眼神耍狠扮老大
  • 專訪/常威返鄉當角頭 鄒兆龍眼神耍狠扮老大
  • 專訪/常威返鄉當角頭 鄒兆龍眼神耍狠扮老大
  • 專訪/常威返鄉當角頭 鄒兆龍眼神耍狠扮老大
  • 專訪/常威返鄉當角頭 鄒兆龍眼神耍狠扮老大

武打影星鄒兆龍因《九品芝麻官》「常威」、《駭客任務》系列「賽洛芙」角色深植人心,其實他是道地高雄人,時隔近30年回台拍國片《角頭2:王者再起》,扮演外省幫老大,動口不動手,光靠眼神就有氣勢。他接受《明潮》專訪,回憶當年初闖好萊塢,曾因不想接辱華角色,被製片人威脅「不用混了」,鄒兆龍依舊回絕,笑說:「『怕』字我不會寫。」戲裡戲外都霸氣十足。


提起鄒兆龍的經典角色,第一個浮現腦中的肯定是大反派常威,尤其招牌台詞「我天生神力」至今仍是網友的愛用語,鄒兆龍坦言:「去年回台拍《角頭2》,才知道常威很紅,可能有投入吧!我很久沒看這部電影了。」

讚星爺搞笑不難搞

讚星爺搞笑不難搞

他回憶當年和周星馳合作,很多台詞和表演都不是劇本上寫的,而是「現場玩出來」,「我們把現場工作人員當觀眾,試戲的時候就開機器拍,有時候試一試全場都笑了,就知道OK了!」他印象中的周星馳一點也不難搞,很好相處,儘管後來沒再合作,但早期在香港碰到,都會打招呼。

因為《九品芝麻官》,不少人以為他是香港演員,其實鄒兆龍是土生土長的高雄人,當過雕刻店學徒、待過麵包店,接觸武術後投身武行,18歲時被洪金寶相中收為徒弟,成了「洪家班」一員並赴港拍片。1999年到美國進修,因緣際會打進好萊塢,演出《駭客》系列中的「賽洛芙」,進而在洛杉磯安頓下來。

年輕就在海外打拚,影響鄒兆龍對人生的想法,他說:「視野開闊很多,就像魚一樣,從魚缸來到大海,看過大魚,竟沒被吃掉,之後再一路到好萊塢,看人家工作方式,學會為自己負責。」初入行難道沒有辛苦的階段?鄒兆龍淡然笑說:「我的字典裡沒有『辛苦』這個詞,我都當作是經驗,沒有經驗,哪能現在坐在這兒?你看都換了多少小鮮肉,我還在拍主流的東西。」

狂揍黃騰浩加碼飛踢

狂揍黃騰浩加碼飛踢

鄒兆龍說話的聲音語氣和想像中有點落差,你以為他會狠勁十足,粗聲豪氣,實則緩慢輕柔,卻又能感受到無形氣場。他提到當年拍完《駭客任務》系列,有好萊塢製片找他拍片,沒想到是一個有辱華人的角色,「我不想接,因為是個叛國賊,把國寶拿到海外,又被女主角打得尿流滿地,很負面。」

後來他選擇拒絕,竟遭到對方言語恐嚇「如果不接,就不用在好萊塢混了」,鄒兆龍無所畏懼,跟經紀人說:「好啊,我們等著看,反正我從出道就不是他養的,怕什麼呢?『怕』字我不會寫,SCARE我不會拼!」事實證明,鄒兆龍的堅持是對的,後來電影沒在中國上映,鄒兆龍照樣在演藝圈發展得很好。

這次他在《角頭2》扮演劉健,一別過去武打形象,是智慧型反派,比較大的動作戲僅一場,就是狂揍黃騰浩,加碼送上飛踢,雖然劇組有安排武術指導,但武打出身的他,透露在看劇本時就已在腦中想好動作,一到現場馬上設計比劃,一次OK。

談起和角色相似的地方,鄒兆龍說自己同樣屬於冷靜派,都把情緒發洩在不同的角色上,例如他和王識賢一起吃滷肉飯的戲,「想表白卻又不說出口,希望對方可以了解」的內心戲,他演到眼眶含淚,用情至深。至於最不一樣的地方,他笑說:「應該是『狠』吧,我狠不下心,很多事情點到即止,要給人留有餘地,就算再怎麼生氣也是一樣,睜隻眼閉隻眼就過了。」

低調避談小三疑雲

低調避談小三疑雲

這樣的個性在家中也一樣,他並非嚴父,小孩再怎麼做錯,也是好好說,不會體罰。鄒兆龍和老婆翁慧德育有一對15歲雙胞胎兒子和10歲小女兒,他經常在外地拍片工作,讓孩子隨興趣發展,兒子、女兒至今沒看過他演的《駭客任務》,還是因為同學問起,才知道爸爸拍過這麼多電影。

他說兩個兒子對影視產業完全沒興趣,倒是超愛打高爾夫球,「他們打了10年,剛剛進了校隊,球技都比我好,一開球就可以有300碼,滿有天分的。」如果兒子未來說要當高球選手?他笑說:「當然好啊!一個學校這麼大,只有十幾個人才能進校隊耶!」

儘管去年八月爆出小三疑雲,鄒兆龍的心情沒受到此事影響,但對相關問題一律低調不回答,好奇問他如果生活中遇到被別人誤會的事情,會怎麼處理?他說:「我不會去解釋,讓時間說明一切。」這或許就是他最好的回應。《角頭2》將於2月15日在台上映。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