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電影
Mar 08 , 2018
00:00

專訪/入戲太深大失控  鄭人碩銀幕失戀無絕期

文/楊景婷 圖/高政全攝、理大國際多媒體
  • 專訪/入戲太深大失控  鄭人碩銀幕失戀無絕期
  • 專訪/入戲太深大失控  鄭人碩銀幕失戀無絕期
  • 專訪/入戲太深大失控  鄭人碩銀幕失戀無絕期
  • 專訪/入戲太深大失控  鄭人碩銀幕失戀無絕期
  • 專訪/入戲太深大失控  鄭人碩銀幕失戀無絕期
  • 專訪/入戲太深大失控  鄭人碩銀幕失戀無絕期

台灣電影《角頭2:王者再起》票房破億,「阿慶」鄭人碩人氣飆升、女粉激增,甚至有觀眾以為他是真兄弟。鄭人碩非科班出身,揣摩角色只能用最笨的方法,逼自己身心狀態完全「變成那個人」,從《醉‧生夢死》的牛郎、《川流之島》貨車司機到《角頭2》五虎將之首,鄭人碩「演什麼是什麼」,真實情感常令他難以抽離,「我總跟自己上演分手戲,一年不知道失戀幾次。」


鄭人碩早在2001年和陳喬恩合拍民視電視劇《紅色女人花》出道,因父親中風,不得不中斷演藝事業照顧爸爸,為賺錢咬牙兼差,包括撿垃圾資源回收、賣水煎包、做酒促,更曾到電話詐騙集團打工兩天。對他來說,那是人生最黑暗的八年,「我才剛出社會,怎麼扛起一個家?我沒有朋友,每天面對一堆垃圾和爸爸,還有明天醒來要繳的錢,負能量很高,常自殘,會去撞牆,有次還把洗手台的玻璃撞破。」

鬥毆濺血嚴父憤剃頭

鬥毆濺血嚴父憤剃頭

鄭人碩一度萌生偷皮包或拿別人家的鞋子去賣的念頭,所幸有奶奶、阿姨的支持,終究是熬了過來。其實鄭人碩兒時家境不錯,媽媽疼他,上幼稚園就安排他學習各式樂器,希望兒子有朝一日能當上音樂家;爸爸是標準嚴父,鄭人碩只要說錯話,一巴掌就打過來,他感嘆回憶道:「上國中叛逆,常被我爸處罰,第一下我媽會讓他打,第二下她就用身體去擋,我愛回嘴,爸爸更生氣,第二下、第三下、第四下都打在她身上,我就繼續跟我爸對罵,現在想想真的很不孝。」

他耍叛逆雖還不到進警局的程度,卻是醫院常客。有次約打架,他到現場一看,對面有十幾個人,「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說要『單挑』,拿東西或拳頭都可以,誰先喊不行就輸了。」他的頭頂被木棍重擊,抓花盆回K,雙方就這麼互砸互打,最後血流滿面,嘴唇還被削掉一塊肉,「聽起來很白痴,後來去照X光,有輕微腦震盪,那陣子眼前常突然白掉,回家後又被我爸剃成三分頭,罰跪三個多小時。」

入戲太深分手成癮

入戲太深分手成癮

鄭人碩的人生總是無常,最愛的母親在他上高中時罹癌病逝,「記得最後一次我和爸爸載她去醫院,媽媽倒在我大腿上說:『媽媽跟你對不起,可能沒辦法照顧你和妹妹了。』」那段期間鄭人碩向學校告假,看護母親到她斷氣,也向媽媽保證會照顧好妹妹、好好生活,母親走後,他的血氣方剛完全收斂。

因為感受過真實人生的痛,鄭人碩演戲時靠「方法演技」讓角色有血肉,拍《角頭2》前,他離開妻小在外住宿3個月,再「實習」兩個月,結交兄弟朋友,學著嚼檳榔,也特別照顧片中有感情戲的李依瑾(後來她的戲份被剪光),「我無所不用其極,陪她去上舞台劇的課,帶著黃尚禾、唐振剛去探班,不敢說讓她喜歡我,至少對我有信賴和依賴感。」

每回拍戲百分之百掏出真心,難道不怕情感收不回來?鄭人碩露出微妙笑容:「曾經有過,明明戲已殺青,半夜還是很想打電話給對方,我覺得有點失控,告訴自己不行!」他坦言老婆一度很沒安全感,夫妻經常爭吵,後來看見他的作品成績和演出才學著接受。「人是七情六慾最重的動物,怎麼可能避得了?我很笨,是個方法演員,如果連自己都說服不了,怎麼說服觀眾?我常跟自己上演分手戲,時時刻刻,不管是親人還是男女的戲,只要有情感連結,都不知道一年失戀幾次了。」

張導打磨苦熬成影帝

張導打磨苦熬成影帝

19歲初入行的鄭人碩,只是愛慕虛榮、不踏實的孩子,覺得上電視很風光;27歲重返演藝圈,跟著虞戡平、張作驥導演從零學起,他知道這條路就算辛苦,跪著也要走下去。張作驥磨練他六年,場記、燈光、道具、製片全當過,「老實說內心抱怨了N次,可是我好勝心強,加上照顧家庭有抗壓性在,再苦沒關係,我就繼續撐!」

2015年,鄭人碩靠著張導的《醉‧生夢死》獲台北電影獎最佳男配角,去年再以《川流之島》拿下第11屆西寧FIRST青年電影展影帝,他總被歸類為文藝片演員,因為《角頭2》票房破億,終於讓更多觀眾看見。得來不易的成果,讓鄭人碩感恩珍惜,虞戡平導演曾告訴他:「堅持己念、身段柔軟、將心比心。」這12個字至今是他做人努力的方向,至於事業上的目標,鄭人碩沒有掩蓋內心的渴望,笑答:「拿一座金馬影帝。」去年被視為金馬入圍遺珠,他樂觀表示:「是你的終究會是你的,在此之前,先把自己準備好吧!」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