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電影
Oct 18 , 2018
00:00

專訪/林哲熹酒瓶破頭縫七針 吳慷仁自責當豬隊友

文/楊景婷 攝影/高政全 圖片/貴金影業 
  • 專訪/林哲熹酒瓶破頭縫七針 吳慷仁自責當豬隊友
  • 專訪/林哲熹酒瓶破頭縫七針 吳慷仁自責當豬隊友
  • 專訪/林哲熹酒瓶破頭縫七針 吳慷仁自責當豬隊友
  • 專訪/林哲熹酒瓶破頭縫七針 吳慷仁自責當豬隊友
  • 專訪/林哲熹酒瓶破頭縫七針 吳慷仁自責當豬隊友
  • 專訪/林哲熹酒瓶破頭縫七針 吳慷仁自責當豬隊友
  • 專訪/林哲熹酒瓶破頭縫七針 吳慷仁自責當豬隊友
  • 專訪/林哲熹酒瓶破頭縫七針 吳慷仁自責當豬隊友
  • 專訪/林哲熹酒瓶破頭縫七針 吳慷仁自責當豬隊友
  • 專訪/林哲熹酒瓶破頭縫七針 吳慷仁自責當豬隊友
  • 專訪/林哲熹酒瓶破頭縫七針 吳慷仁自責當豬隊友

台灣全新風格動作片《狂徒》找來金鐘視帝吳慷仁搭配新生代鮮肉林哲熹,兩人片中成「亡命搭檔」激戰幫派,打鬥戲生猛有力,拳拳到肉不手軟,卻也操到傷痕累累。林哲熹「戰績」超慘烈,不僅手指甲連拔兩次,一場吳慷仁拿酒瓶砸他頭的戲,當場頭破血流,送醫縫了七針,吳慷仁內疚表示:「拍戲最糟糕的就是弄傷對手演員的豬隊友!」


《狂徒》描述職籃新秀廖文睿因暴力事件淪為收費員,意外被人稱「雨衣大盜」的標哥挾持,他被迫跟著躲避警察追緝,還得和黑幫火拚,兩人殺出血路的過程中,也發展出亦敵亦友的兄弟情誼。林哲熹和吳慷仁這組合很新鮮,快速精確、節奏感強烈的動作場面,更是台灣少見。

電影拍攝35天就打了20天,海產店、黑道窩、廢棄冷凍工廠,場場過癮。開拍前光是訓練準備就花了三個月,兩人從拉筋、轉圈、翻滾到套招,每次操練兩小時,片中倒楣透頂的林哲熹不只要練「打」也要學著「被打」,另外加碼跑酷、綜合格鬥,所幸有練拳底子的他,很快就上手,倒是首次挑戰動作片的吳慷仁直呼:「以前沒練過,現在突然要打,滿吃力的!」

影帝怕痛拒絕肉搏

影帝怕痛拒絕肉搏

林哲熹談起練拳理由頗有趣,「我喜歡看爆料公社的行車紀錄器影片,平時哪有人打架可以像電影裡這麼帥?當時練拳教練問我們練來想幹嘛?我們就開玩笑說希望未來在行車紀錄器上不要輸,可以很帥的兩拳把對方撂倒。」

吳慷仁平時不走肉搏派,他笑道:「打架是不科學的事情,打架手會痛,我喜歡用道具。」說著說著,他突然從包包中拿出一罐防狼噴霧器,認真介紹起來,「人家想要打你,你不想跟人家打的時候,就可以用。我入行前曾用過一次,後來買了這罐,就一直帶在身上。」雖然長達11年沒開封,外觀看起來已老舊過期,吳慷仁至今仍塞在包包深處,以備不時之需。

亂鬥濺血禍不單行

亂鬥濺血禍不單行

這回《狂徒》裡兩人也用了不同道具開幹,在海產店裡和十多人的大亂鬥中,麵勺、胡椒罐、酒瓶全成了武器,不過才剛開始拍,就發生濺血事件。有一幕吳慷仁拿玻璃瓶K林哲熹的頭,一下手剛好擊中道具最硬的地方,林哲熹當場頭破血流,吳慷仁回想起來還是滿滿內疚:「我看他血流下來,整個傻眼,因為海產店之後還有很多戲,受傷會delay劇組。後來有在臉書上寫,拍戲最糟糕的就是弄傷對手演員的豬隊友。」

之後林哲熹送醫,頭上縫了七針,沒想到補拍的時候又再度爆血。當時他腰間掛著攝影機,吊著鋼絲往下摔,結果攝影機太重,反作用力直接撞臉,眉間瞬間噴血,剛好那場戲得滿身傷,真血就這樣混雜假傷收錄到片中。

烏龍拔甲痛不欲生

不過林哲熹笑說,這些都不是傷最重的。有次手指劃破,原以為是小傷,豈料過了幾天開始發炎,手指頭變成紫色,去了醫院又發生烏龍,護士以為要割開傷口旁邊清創,麻醉只打一邊,但醫生一來,剪刀直接插下去把指甲拔掉,「我走到櫃檯領藥的時候,麻藥已經退了,超痛!回到現場只能坐在旁邊發抖,等了半小時,止痛藥發揮藥效,才又繼續拍。」

這悲慘的遭遇還沒結束,隔兩天他全身發燒、盜汗,躺在床上狂發抖,簡直快死了,因為第一間醫院沒有處理好,回到台北又拔了一次指甲,林哲熹苦笑說:「光這根手指頭就快搞死我了!」吳慷仁拍攝期間同樣不好過,撞到腰又重感冒,兩人體力都被逼到極限,尤其最後對打戲,短短五分鐘就換了四個場景,幾乎打到沒力。吳慷仁說拍打戲時,武術指導會放音樂,通常是八個八拍,大家隨著節奏抓位置,自己得在內心默數,一斷掉就得重來,相當辛苦。

26歲的林哲熹成功從模特兒轉型演員,是影壇亮眼新秀,坦言和影帝級的吳慷仁對戲「壓力超大」,剛開始讀本因抓不到角色人設,一度沮喪,懷疑自己是不是不能演戲?「慷仁哥常即興來,教我別被劇本綁住,而是感受角色要講什麼。拍了三分之一後,我開始感受到這件事,他也幫助我思考怎麼看待『演員』,拍完《狂徒》有點像是被打開開關。」

吳慷仁在旁聽了,回誇林哲熹很努力,表演很誠實,對後輩讚譽有加,至於他接下來的新片計畫?吳慷仁笑說:「沒有戲演,接不到想接的戲。」他透露最近在上配音班的課,總共60小時,目前上了9小時,「以前不在意聲音,後來發現我的聲音弱爆,變化太少,需要更多素材,現在從ㄅㄆㄇㄈ開始學。」他說把基本功做好,未來有好角色才不會被搶走。《狂徒》於10月26日在台上映。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