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電影
Dec 04 , 2018
00:00

專訪/太平間淡定吃便當 饒星星打工仔變女一

文/楊景婷 攝影/高政全 圖片/甲上 
  • 專訪/太平間淡定吃便當 饒星星打工仔變女一
  • 專訪/太平間淡定吃便當 饒星星打工仔變女一
  • 專訪/太平間淡定吃便當 饒星星打工仔變女一
  • 專訪/太平間淡定吃便當 饒星星打工仔變女一
  • 專訪/太平間淡定吃便當 饒星星打工仔變女一
  • 專訪/太平間淡定吃便當 饒星星打工仔變女一
  • 專訪/太平間淡定吃便當 饒星星打工仔變女一
  • 專訪/太平間淡定吃便當 饒星星打工仔變女一
  • 專訪/太平間淡定吃便當 饒星星打工仔變女一

影壇新人饒星星在國片《小美》裡揣摩邊緣少女,身形纖瘦的她氣質空靈,初見面以為她神祕憂鬱,殊不知本人活潑開朗。饒星星從小就充滿好奇心,什麼都想學,國小四年級竟主動向巷口老闆「應徵」學包肉圓,自此展開「打工人生」,從牛肉麵店、美容院、葬儀社、調酒師、攝影助理等,做過30幾種工作,而這些經歷也成了她的表演養分,注入每個角色裡。


「我小時候就非常喜歡看港片,覺得人生中一定要像他們一樣留下精采的畫面!」受香港電影影響,加上家中有個非常愛演的「影帝級」老爸,讓饒星星燃起當演員的想法。長相清秀的她,國中常被星探搭訕,有次對方遞了名片,要她回去交給爸媽,怎知爸爸竟手一揮將名片丟向空中,直說:「這騙人的!」

饒星星一邊生動地模仿父親動作,一邊陷入回憶笑說:「那張名片還被我家養的拉布拉多踩來踩去,午夜夢迴都會想到那張名片!」或許天生就是吃這行飯,幾年後她入選了北藝大電影表演班,成為李啓源導演的學生,就算沒名片,依舊如願走上演員這條路。

當攝影學徒養出手臂肌

當攝影學徒養出手臂肌

不過繞星星並非一昧想著追夢的女孩,她知道表演這份工作太夢幻,必須得有一技之長,於是在攝影大師林炳存的工作室當起學徒,從泡咖啡、扛器材開始,大小事都做,「大家把我當男生,我也不怕出班曬太陽、扛東西,那時練出很大的肌肉,到現在都還有!」說完饒星星立刻掀起右邊袖子,得意地展示起那精實二頭肌。

只是蠟燭兩頭燒,饒星星常翹表演課,李啓源要她回家想想,工作、表演裡選一個,她後來跟林炳存要求休息三個月專心學表演,怎知三個月後,就沒再回去工作。饒星星笑說:「偶爾他會問我還活得好嗎?畢竟拍過那麼多模特兒、演員,不希望我生活不穩定。」

小四學包肉圓夢碎

小四學包肉圓夢碎

當時表演班同學中,包括一同參演《小美》的吳慷仁,兩人認識很久,還有著奇妙共同點,就是都曾做過非常多工作!饒星星分享打工初體驗,竟是小學四年級,當時她見巷口老闆包肉圓覺得神奇,要求想學,還理直氣壯問對方有沒有薪水,老闆答應給50塊,沒想到上工第一天被安排洗抽油煙機和冷氣網子,「我覺得被老闆騙了,明明想學包肉圓,為什麼在洗這個?隔天就沒去了。」

長大後,饒星星嘗試了更多不同種類的工作,「我到牛肉麵店打過工,可以一次煮六碗麵,後來看到美容連鎖店,又學了踩背、去角質,還有到工地幫忙丈量,在酒吧當過調酒師。」其中最特殊的是葬儀社文書,除了要補器材、冥紙等貨品,也得送件去太平間,因此看過不少大體。「小動物屍體就直接冰在我們吃東西的冰箱裡,有次我在太平間吃便當,旁邊的人拿了一捲衛生紙過來,說咖啡色的地方不要用,撕旁邊白色的就好,我一聞,好臭!才知道那剛剛墊過屍體。」

 

這些平常人沒有的歷練,都成了饒星星表演上的素材,不過首次挑梁演電影,壓力仍大,為符合「小美」一角,她暴瘦到36公斤,整個人緊繃地過了兩個月,「每天到基隆拍片,車程加工作至少16小時,我覺得演小美就是要一鼓作氣,所以沒有一刻是讓自己舒服放鬆下來,回到家很機械化的跪在浴缸,把卸妝油倒全身,開始卸妝、卸沙子。」

儘管電影已殺青,她偶爾仍會夢到自己在拍片,有時被丟到水裡,有時在懸崖邊,持續做著奇怪的夢。問她會不會很難抽離角色?饒星星笑說:「不會耶!因為太痛苦了,不想過那樣子的人生,記得第一次殺青後,我就去麻辣火鍋店大吃大喝,犒賞自己。」

《小美》上映後,饒星星的演出讓不少人印象深刻,對未來表演之路,她抱持一貫什麼都想學的態度,認真把自己準備好,期待下部電影到來,饒星星眼神發亮說:「我想演喜劇。」光看外型可能無法聯想,但訪問結束後,我想她應該蠻適合的吧!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