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電影
Feb 25 , 2016
16:03

戀父情結發威 任容萱身邊等無人

文/李雨勳 圖/高政全、何經泰 其他/影音拍攝/賴弘軒;造型/吳國瑋;化妝/葉曉菁;髮型/Sunny(Flux);場地提供/Boven雜誌圖書館
  • 戀父情結發威 任容萱身邊等無人

任容萱像個嬌滴滴的洋娃娃,講話輕輕柔柔,實際上卻是一身傲骨,尤其個性激不得,高中考大學時,本來成績後段班的她,硬是咬牙苦讀,爆冷考上師大,分數還是當年全校的前幾名,好比她接在姊姊Selina之後進入演藝圈發展,她同樣不被看好,從一開始不會演戲,到接連幾檔偶像劇大中,如今人氣直逼姊姊。只要她肯學,她相信沒有辦不到的事,如果再激起她的勝負慾,她更是不服輸。看似柔弱、實則堅強,這就是任容萱!


電影《神廚》融合料理元素以及濃厚親情,在春節期間帶給觀眾美味又感人的暖心悸動,任容萱也因為演了這部戲,接受切功、翻鍋的急訓,練到小手臂肌肉酸到要炸掉,從苦中作樂中漸漸發現做料理其實很療癒,甚至覺得好玩,也讓從不下廚的她克服「不敢碰火、不敢碰油、不敢碰刀」的難題,「這些都是我以前不會去做的事,現在有了基本功,做菜時候翻鍋可以讓食材很均勻的沾滿調味,很實用。」

打包飯菜學下廚

有了基本功,任容萱開始跟著媽媽學做一些簡單的菜色,「當料理完成,看到家人或朋友吃的時候,臉上那種滿足的表情,就覺得很棒。」她透露最愛的家鄉味,就是媽媽的咖哩飯與羅宋湯,「小學二年級我住院,出院後一個禮拜,媽媽都做這兩道菜給我吃,長大後覺得外面咖哩飯再怎麼好吃,都沒有媽媽做的好吃,就是少了家的味道。」因為做甜點不用碰火,以前只會烘焙蛋糕的她,在媽媽的指導下,進廚房學做羅宋湯,從作法到調味去體會媽媽為家人烹飪的用心以及做菜的樂趣。

一人獨居在外,任容萱大多外食居多,以前吃飯打包都不會是她,因為她不會做菜,也不知道怎麼把這些打包的料理做出一道菜,「可是現在我會打包,然後試著把冰箱食材做成一道菜,我覺得好酷喔!」她有認真在想報名烹飪教室,期待有一天自己能包辦一桌菜宴客,「以往聚餐都是別人提供主菜,我提供甜點。我有信心以後可以包辦一切,但我的朋友完全沒信心,他們不相信啊,畢竟我以前是不進廚房的人,哈哈。」

發豪語要下廚辦桌,任容萱絕對不是在開玩笑,因為只要她肯學,沒有辦不到的事,再者她個性好強,如果激起她的勝負慾,她一定要贏!就拿大學聯考來說,她當時太熱衷社團活動,考試成績都是倒數一、二名,高二時成績單慘到都不敢給爸媽看,「高三要考大學,學測後爸爸說我的成績可以上私立的學校,他就叫我不要再考了,他覺得我沒辦法更好。我很不開心,心想:『你懂什麼?你的女兒實力不只這樣。』就沒聽他的話去申請學校,再去衝第二次指考。」沒想到最後靠不到半年的衝刺,竟考上師大,跌破眾人眼鏡。

男友要守任家家訓

「我就是拚了啊!那時整天埋在書堆裡面。簡單來說,我激不得啦!」任容萱笑說爸爸太了解她,爸爸要她不用那麼辛苦參加聯考,趕快申請到學校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有可能是在激勵她更好,「其實我爸很意外,記得放榜那天是8月8日,我查好榜之後,告訴爸爸:『我查到了,是師大!』他說真的假的?怎麼可能?之後我再補上一句!『父親節快樂。』我用行動向爸媽證明,我是可以唸書的,好開心啊!」

從小到大任容萱沒讓爸媽怎麼操過心,唯一就是高中玩社團不唸書讓爸媽頭疼一陣子,「他們覺得學生本分就是唸書,考試最重要,因為還要升學啊!我會覺得升學是高三的事,我現在高二,玩一下會怎樣,就是一些想法上的差異啦!」因為參加社團她交了很多朋友,爸媽想了解更多,她又不想講太多,彼此難免會嘔氣,「爸爸不希望因此影響到我的課業,不希望我高中就交男友,等到上大學再說。」她笑說被爸媽罵,頂多是冷戰,不會大吵大鬧,「我都是聽他們講,不太會頂嘴,因為我頂不贏。冷戰一段時間後,我會寫一個小紙條貼在他們床頭,跟他們說對不起。」

→更多內容請見239期《明周娛樂》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