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Feb 21 , 2017
00:00

拾荒布袋裝攻蛋 魏如萱對盆栽說話抗壓

文/鄭孟緹 圖/高政全
  • 拾荒布袋裝攻蛋 魏如萱對盆栽說話抗壓
  • 拾荒布袋裝攻蛋 魏如萱對盆栽說話抗壓
  • 拾荒布袋裝攻蛋 魏如萱對盆栽說話抗壓

有「文青教主」之稱的魏如萱(娃娃),在音樂和造型上求新求變,她邀設計師為她打造一套「拾荒時尚布袋裝」,把資源回收的麻布袋做成洋裝,耳環則用罐頭鋁蓋製成,呼應專輯環保惜福的精神。私底下她走舒服低調路線,因應3月將首度前進高雄巨蛋,她示範一套「看演唱會定番服」,粉絲們朝聖之餘,不妨跟著教主的腳步入手相似單品。


娃娃創作的新專輯以經典公路電影《末路狂花》為題,鼓勵每個人在人生道路上從內心覺醒,為自己做一個勇敢的決定,藉此守護自身重要的事物或回憶。她以此創作理念邀集日本、大陸、倫敦和台灣各地的新銳設計師合作,其中一套布袋裝由台灣設計師陳泓普打造,把麻布袋化作洋裝,內搭T恤、耳戴罐頭鋁蓋,再以較為正式的墨綠色絲絨長手套做混搭,資源回收的概念和她這次歌路很match,「就像路上很多人在回收紙箱,別人眼中的廢物可能是某人心中最珍貴的家當。我戴的耳環也是罐頭拉開就會被丟棄的鋁蓋,服裝細節藏有很多小祕密和寓意。」

獨鍾耳環妝點女人味

獨鍾耳環妝點女人味

至於私下的穿搭,娃娃多半以褲裝和低調的灰白黑色系為主,和幕前華麗風格有落差,不過她笑稱自己追求的是一種矛盾的美感,例如去看演唱會,她選擇略帶甜美的長版傘狀白襯衫搭配條紋運動褲,充滿率性風格,「這件雖然是襯衫又像洋裝,底下再搭較為合身的運動褲不會顯胖,重點在於矛盾的美感。很多人說我講話跟唱歌聲音不一樣,給人一種矛盾的感覺。」

因為注重穿著舒適感,平常娃娃不喜歡穿高跟鞋或配戴任何飾品,只憑耳環妝點女人味,曾因為太喜歡一款煙火耳環,二話不說跑去穿耳洞,「國中穿的耳洞早就合起來,直到去年我看到朋友做的手工耳環,實在太喜歡了,而且夾式的夾久會不舒服.乾脆直接去穿耳洞!」她左右耳各穿了兩個洞方便做搭配,耳環通常買1千到5千元不等,「工很細、有雕刻花紋的不敗款,很值得投資。」

自嘲寫歌像變態

自嘲寫歌像變態

身兼電台主持人,娃娃近年逐漸活出自我風格,不僅躍上小巨蛋、二度入圍金曲歌后,在戲劇領域也有出色表現,被不少人奉為新一代「文青教主」。對於這個頭銜,她直呼不敢當:「這個標籤太沉重了,不太適合我!」她提到現在所謂的文青已經變成一個標籤,其實和最早的文青定義已不一樣,「我一直不覺得自己文青,只是知道自己喜歡的樣子是什麼,唱自己喜歡的歌,再分享給別人。教主似乎有種責任,但是我沒有。」

年後開工,娃娃一刻不得閒,馬上投入高雄巨蛋演唱會練團,事前公布四面台、輸送帶舞台的機關設計,讓她十分興奮期待,「像迴轉壽司的概念,這個裝置對我來講很新鮮,而且第一次去高雄巨蛋,心情跟第一次站上台北小巨蛋一樣緊張,之前唱完小巨蛋我說可以死掉了,這次又是一個新的挑戰,希望能享受其中。」

能寫能唱的娃娃擁有多變聲線及曲風,發片、主持廣播又要準備演唱會,問她這麼忙怎麼寫歌?她笑說如果把寫歌當作習慣,就不覺得痛苦,因為隨時隨地雷達都保持開啟狀態,很多靈感會自然湧現,「其實寫歌的人有點變態,所有情緒的小細節都不能放過,即使很悲傷、憤怒的時候,又要立刻跳脫出去把心情記錄下來,人格切換要很自如。」她也藉由講話的過程治療自己,笑一笑明天又是新的開始,「做廣播的後遺症就是會一直自言自語,回到家對著貓講就算了,還會對著盆栽講,講完笑一笑就沒事了,其實這後遺症也滿好的!」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