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Nov 18 , 2017
00:00

與孤獨纏綿的深度指南 - 劉思涵《不特別得很特別》

文/蕭卲樺 圖/種子音樂提供
  • 與孤獨纏綿的深度指南 - 劉思涵《不特別得很特別》
  • 與孤獨纏綿的深度指南 - 劉思涵《不特別得很特別》
  • 與孤獨纏綿的深度指南 - 劉思涵《不特別得很特別》
  • 與孤獨纏綿的深度指南 - 劉思涵《不特別得很特別》
  • 與孤獨纏綿的深度指南 - 劉思涵《不特別得很特別》
  • 與孤獨纏綿的深度指南 - 劉思涵《不特別得很特別》
  • 與孤獨纏綿的深度指南 - 劉思涵《不特別得很特別》
  • 與孤獨纏綿的深度指南 - 劉思涵《不特別得很特別》
  • 與孤獨纏綿的深度指南 - 劉思涵《不特別得很特別》
  • 與孤獨纏綿的深度指南 - 劉思涵《不特別得很特別》

鮮紅色在色彩心理學中,最多是代表熱情、刺激、危險,因為容易攫人目光,多數人認為它是一種特別的顏色;不過置身商業至上的都會,我們看慣了燈紅酒綠、爭奇鬥艷,泛濫後的紅色就好比雨林中的嫩綠一片,倒也不那麼特別。一開始看到劉思涵的新專輯包裝得極為鮮紅,覺得跟她本人沉穩、冷靜、有些文藝范兒的形象不怎麼搭,但聽完歌曲、消化完劉思涵這張專輯想傳達的概念之後,理解到照片中她擦上的紅唇、鑲有玫瑰印花的紅裙,代表的不是華美與艷麗,而是通透愛情的強烈印記、重生的決心、釋放給聽者的激勵之情。不怎麼稀奇的鮮紅,裹在劉思涵的身上,顯得何其特別。


選秀出身的劉思涵,唱功本就不在話下,飽滿的女中音溫婉圓潤、偶爾在語句的結尾添幾絲顫音、唱到高音處有點砂礫質地的假音,都是其招牌特色,當主打歌從電台不經意飄出,很容易分辨是劉思涵在唱歌。睽違4年的第2張專輯《不特別得很特別》,一樣由戴佩妮操刀製作,聽得出來製作團隊在收歌、編曲方面費心提升層次,讓劉思涵別具個性的嗓音更有發揮空間。相較於以前〈愛在我也在〉的溫暖甘甜、〈走在冷風中〉工整好K、〈擁抱你〉的激昂示愛,這次的旋律顯得不那麼抓耳,卻因為精緻的編曲和富新意的電氣感,反而讓人抑不住反覆探究的衝動,聽著聽著便驚覺這些歌要是由別人來唱,肯定會流失那種復古、慵懶的女伶口氣。

老實說,乍聽完專輯的前三首歌,還有點摸不著重點,是熱戀嗎?還是失戀?亦或是女性宣揚「愛自己」的價值?正當腦中有疑問浮現,再重頭翻閱歌詞本,才發現第一首歌〈不懂愛〉早已開門見山的預告:「在現實裡每個人的愛都不同,有些人選擇徘徊在大門口,有些人選擇了衝。」愛情裡的各種情緒與感覺本就不是非黑即白,熱戀中的人有可能是寂寞的,形單影隻的心則持有自由出入境的通行證也說得通。人身為個體,獨處的時間一定比較多,快樂與不快樂,單憑自己用什麼心境去面對「孤獨」,而由劉思涵釋義的「孤獨」,撇去了負面的意味,提煉出的力量在好幾首歌中都感受得到。

像是三拍歌曲〈淘汰賽〉,開頭的琴聲和撥弦營造出詭譎的小調氛圍,一段滑音後嘎然而止,像是在訕笑那些只不過單身就自貶是人生失敗組的悲劇臉孔,劉思涵則悠悠的開導:「我~我~任時間來主宰,多傻;多少心門為我而打開,但我~我~要隻身都漂亮,就算為我回眸的人躲起來。」隨著鼓聲把氣氛帶起來,她唱得越來越肯定,直到發現那個人「躲在我的視線之外,還不回來~」氣若游絲的尾音才透露出一絲絲的期望與失落。

〈寂寞綁架〉作為首波主打的確很合適,副歌、主歌截然不同的編曲和tone調令人驚艷。初聽主歌時,怎也沒想到副歌會採用類似福音歌曲的形式,加入薩克斯風、長號、小號等銅管樂器呈現磅礡、莊嚴的感覺,有別於一般華語情歌的固定公式,但並不突兀,可見金牌編曲人陳君豪的巧思。也許是跟歌詞的意境有所連結的關係吧,〈寂寞綁架〉是垂掛在泥沼之上的繩索,是那些被自己情緒綁架的人們被寂寞壓垮前的最後希望,所以它必須是神聖莊嚴的。而劉思涵中氣十足的喝唱、不斷往上竄升的高音,撐得起這樣的曲風,可謂量身定作。

專輯中,比較入門款的抒情搖滾,也透過編曲和vocal的詮釋變得別出心裁。〈消失日〉開頭的幾顆鋼琴單音孤零零的,揭穿了「消失」已是完成式,Dean T寫的詞就像一部電影開始放送,先是點出時間與地點,主角做了一些無謂的動作,沒有台詞,讓人感受到整個空間的凝重之氣,「我開了一個罐頭,沒留意是什麼口味;黑夜慢慢地降臨,紋絲不動的行李。」

消失日是用來告別的,而非用來思念,所以唱到副歌時,思路已理清,語氣也相對堅定,「就到此為止,怪我不懂事,你需要憑空消失。」沒有結束,就沒有新的開始。最後的最後,主角是多麼的果斷,深深吸了一口氣,「讓我們一起,消失。」本來還在背後激昂彈奏的樂器瞬間不約而同收攤,彷彿多說一聲再見都顯得藕斷絲連。

整張專輯,風格最突出的第四首〈病人〉以及第五首〈她是我〉排在一起,特別有連貫性。兩首歌都是類似北歐電氣搖滾的曲風,也都是描述獨處到發瘋的病症,一口氣連著聽,不寂寞的人也寂寞到發癢,莫名的過癮。〈病人〉裡頭來回撩撥的吉他悶音,就像蚊蠅在耳邊磨腳般煩躁,隨之響起的小提琴聲,又像是突然被摻入點滴中的安定劑,立刻達到舒緩神經的作用,「沒有頭痛發燒,為什麼事心絞;如果說我困擾,最多是間歇性感冒。」

但暫時偽裝痊癒的藥效退去之後,獨自一人在深夜裡輾轉難眠,因為怕痛而不去面對寂寞,就不會發現其實寂寞也就這麼痛而已。隨著劉思涵唱這首歌較為溫柔的力道一遍又一遍的撫慰著,「同病相戀的人也好,至少我們抱緊過這一秒;就算到後來揭曉,你是我醫生,也是我病因的誘導。」跟著唱到最後,找到病因,似乎也就被治癒了。

同樣身為戴佩妮徒弟的郭修彧譜寫的〈她是我〉,詞曲、編曲都超乎期待,可以想像郭修彧唱起來的樣子,卻也非常適合劉思涵。中板節拍的另類搖滾,混入在背景飄忽的詭譎音效,喃喃自問自答的台詞,成功塑造出孤獨到人格分裂的女子,自我怪罪、自我懷疑的模樣。後半段歌劇式的唱著:「不幸的是現在這模樣,她就是我~」近乎歇斯底里,而歌曲也就這麼結束,沒有要給個交代的意思,所以這位女子克服心魔了嗎?還是往後的戀情中,會再重蹈覆轍?

籌備《不特別得很特別》這張專輯時,劉思涵是這麼告訴自己的:「我受夠了,不想再被這麼多問題困擾,我覺得需要勇氣,不要再瞻前顧後,不要再在意別人怎麼看我,我就去做我想做的,說我想說的。」曾在選秀節目中拿過不俗的名次,第一張專輯就入圍第25屆金曲獎,但劉思涵並未因此一帆風順,也沒有大紅大紫,相信任誰來走這一遭,都會感到迷惘與寂寞。不過,也因為劉思涵選擇面對孤獨,與之共處,從情感挫折和事業低潮中吸收人生感悟,注入這張專輯中,才得以在同病相憐的我們身上戳到痛處、告訴我們孤芳自賞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