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Jan 05 , 2018
00:00

專訪/暴肥跑趴遭羞辱 閻奕格抗鬱重拾歌手夢

文/蕭卲樺 圖/攝影 高政全 圖片 華研國際
  • 專訪/暴肥跑趴遭羞辱 閻奕格抗鬱重拾歌手夢
  • 專訪/暴肥跑趴遭羞辱 閻奕格抗鬱重拾歌手夢
  • 專訪/暴肥跑趴遭羞辱 閻奕格抗鬱重拾歌手夢
  • 專訪/暴肥跑趴遭羞辱 閻奕格抗鬱重拾歌手夢
  • 專訪/暴肥跑趴遭羞辱 閻奕格抗鬱重拾歌手夢
  • 專訪/暴肥跑趴遭羞辱 閻奕格抗鬱重拾歌手夢
  • 專訪/暴肥跑趴遭羞辱 閻奕格抗鬱重拾歌手夢

第六屆《超級星光大道》的48位選手,賽季結束後仍留在音樂界打滾的寥寥可數,七年過去了,觀眾想必對當時的選手們印象模糊,不過有一位連續五周都PK掉選手的踢館者,你一定不會忘記,她就是被陶晶瑩稱為「閻羅王」、讓該屆參賽者心驚肉顫的美女唱將──閻奕格。


一戰成名的閻奕格同年五月再次參加《超級星光大道:星光傳奇賽》,打敗劉明湘、魏如昀等勁敵獲得冠軍,各界合理預期一位樂壇新星的誕生,等不及她趕快發片出道,孰料這一等就是七年。消失了好長一段時間,很少人知道閻奕格去哪了?直到2014年她突然宣告復出,加盟華研國際音樂,唱紅了《追婚日記》插曲〈也可以〉,終於在去年10月發行個人首張專輯《我有我自己》。

戒斷澱粉求靚上鏡

整場訪談中,閻奕格笑容滿面、神采奕奕,而且超乎預期的健談,多少能驗證專輯中的那些正能量搖滾歌曲並非虛情假意。但看著眼前這位開朗女子,還是很難相信是以前電視上那個不苟言笑、有點冰山的閻羅王。她自己也附和道:「如果你七年前採訪我的話,你會覺得我這個人很悲觀、很ㄍㄧㄥ,很難聊!」當時連跟她無話不談的爸媽,都覺得和女兒之間赫然豎起一道牆,任誰想突破心防,只能換回一句:「哪有?你想太多。」

「有自我要求是好事,但當它太極端的時候,是不OK的。」在比《星光傳奇賽》的時候,閻奕格為了自信上鏡,六個月不碰澱粉,進食必過水,甚至戒斷澱粉,兩個月瘦了十公斤,「結果開始掉頭髮,有點像日本鬼片那樣,洗頭一把掉的那種,三天可以做一頂假髮的量,才發現不對,睡覺也沒辦法睡,每個小時起來一次,根本沒有在深眠,持續半年,精神狀態是崩潰的。」當下趕緊就醫,醫生警告她的器官已經一個一個逐漸停止運作!

於是閻奕格開始乖乖吃中藥調身體,從皮包骨44公斤暴肥至75公斤,「社會上很多人以貌取人,覺得我變胖了,一定是暴飲暴食、不檢點,可是沒有人知道我是吃藥才發福,我只是正常飲食……。」這樣的轉變讓一向嚴以待己的閻奕格崩潰,把自己藏起來,爸媽、朋友都不見,不接工作,吃老本維生。「我主動跟前公司提出解約,很和平的,公司也很照顧我,讓我先專心調理身體。」

發憤健身找回自信

閻奕格和憂鬱症纏鬥了兩年,直到一位香港好友發現不對勁,殺來台灣找人,硬是把她拉去一場派對,她回憶:「進到派對的時候滿難受的,就算他們是我的朋友,也會被我的樣子嚇到,一直聽到有人說『Oh My God那是閻奕格嗎?』之類的閒言閒語。」萬萬沒想到,忍過了那一場派對的凌辱,隔天醒來竟變回好漢一條!「欸?還活得好好的啊,原來踏出第一步之後,就真的走出來了。我當天下午就去報名健身房,發誓要再找回屬於我的舞台!」

「偶爾也幻想有能依靠的肩膀,但就是不能習慣添誰的麻煩。」這句〈我有我自己〉的歌詞點出閻奕格過去極端逞強的性格,她說:「施人誠(作詞者)真的很了解我,他知道那些都是我的盔甲,是下意識的自我保護給別人的感覺,但其實一直渴望有一個人能保護我,只是這個人還沒出現……一個人真的滿累的。」她不諱言,或許這樣的性格也多少擋掉自己的桃花,所以慢慢試著改變,不要活得像個機器人。

感謝歌迷不離不棄

除了感謝拉她一把的閨密、感謝默默支持她唱歌的爸媽、感謝在她狀況極差的時候還願意簽她的公司,閻奕格覺得最無以回報的便是不離不棄的歌迷們。「〈只有你還在〉是為歌迷量身訂造的,這七年都是他們一直在網路上鼓勵我,說喜歡我的聲音,說無論我變怎樣都不care,求我不要再消失。」

桃李年華聲名大噪,閻奕格沒能在開花的季節綻放,有太多人語帶憐憫的告訴閻奕格,她把最好的時光浪費了,她卻不以為意,「如果沒有那一段,我現在應該還是很極端、很不開心,萬一之後出什麼更大的差錯,我是不是更走不出來?有經歷那一遭,我才知道這條路沒有那麼好走,要自己去爭取表演的機會。」這一回捲土重來,剛於香港舉辦的復出演唱會就驚人爆棚,那麼站上紅磡、台北小巨蛋當然指日可待,閻羅王的氣焰並未因挫敗的折騰矮半截,反而更加熾熱升騰。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