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Feb 09 , 2018
00:00

專訪/操翻罷工拚做人 蕭煌奇求月老快遞桃花

文/蕭卲樺 圖/李封毅攝、華納音樂提供
  • 專訪/操翻罷工拚做人 蕭煌奇求月老快遞桃花
  • 專訪/操翻罷工拚做人 蕭煌奇求月老快遞桃花
  • 專訪/操翻罷工拚做人 蕭煌奇求月老快遞桃花
  • 專訪/操翻罷工拚做人 蕭煌奇求月老快遞桃花
  • 專訪/操翻罷工拚做人 蕭煌奇求月老快遞桃花
  • 專訪/操翻罷工拚做人 蕭煌奇求月老快遞桃花
  • 專訪/操翻罷工拚做人 蕭煌奇求月老快遞桃花

蕭煌奇出道15年發行12張專輯,平均每一年半就要生出一張唱片,真令人納悶華語樂壇是否還有其他人能完成這項不可能的任務?一轉眼已四十而不惑,蕭煌奇直言有被榨乾的感覺、感到相當疲乏,人生這杯酒裡,有日以繼夜打拚的苦味,也有功成名就帶來的微醺快感,卻遲遲等不到回甘的那個瞬間。去年底,他宣布暫別歌壇兩年,給自己喘口氣的時間去探索人生其他韻味,而首要任務就是結婚生子,步入家庭。


雖說平常沒有喝酒的習慣,但蕭煌奇認為若要把自己的人生比喻為酒,應該就是剛入口有點酸澀粗糙,餘韻卻滑順甘甜的紅酒。他說:「曾經很多的失敗、很多成長過程不愉悅的經歷,但身邊有很多人在幫助我、成就我的事業,自己應該更樂觀積極的去面對人生,《人生我敬你一杯》這張專輯,就是調和各種滋味寫出來的11首故事。」

發片遭歧視險退樂壇

發片遭歧視險退樂壇

出道前有飽受歧視的經驗,出道後還是不被用一般的標準看待,蕭煌奇坦言很多時候都仍覺得自己是個弱勢。「第一張專輯《你是我的眼》做完的時候就在想,啊~出道是很開心的,應該會受到大家的重視,結果其實跟心裡面的期待很不同。」那時候畢竟是新人,很多節目不給他上,剛好蕭煌奇的製作人兼經紀人跟公司出了一些財務上的狀況,使他感到抬不起頭。「雖然大家了解這首歌,隔年也入圍最佳國語男歌手、最佳作詞人,理應是非常榮幸的一件事情,但整個宣傳的過程讓我感覺我好像是偷偷生下來的孩子。」

當年許多毒蛇樂評都說「像他這樣的歌手」一片就結束了,蕭煌奇看到那些話心裡很難過,「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觀點,我都能尊重,我只能告訴自己,如果他們是這樣認為,我就要更努力的去唱好歌,唯有唱好歌才能去克服外在這些不愉快的事情。」沒有人要幫他做音樂,他就把剩下的版稅、積蓄拿來投資自己,然後靠台中、台北的好友出借錄音室、靠經紀人莉莉陪他搭夜車南奔北跑,順利產出第二張、第三張……,以及那些數不清的輝煌紀錄。「沒有什麼錢,沒有資源,都是靠朋友的幫忙,如果不是他們push我,我真的沒有動力。」

種心結父子零互動

種心結父子零互動

關咬個牙就撐過去了,人生有很多遺憾卻沒有機會彌補,在〈阿母的情歌〉、〈阿嬤的話〉等歌中,可以聽見蕭煌奇和家人之間深厚的感情,而這張暫別歌壇前的專輯裡,也有一首〈爸仔囝〉娓娓唱著未盡的孝道:「疼惜的心內話,你罕咧講,你嘛知我種著你的倔強。」

蕭煌奇從小和爸爸的感情沒有很好,以致不輕易對爸爸表達愛的感覺,「其實自己有一個希望,嚮往有一天可以跟爸爸坐下來,好好聊天喝杯酒,把想要對彼此說的話說出來。」對爸爸的記憶總停留在小時候一家人一起爬山、逛動物園,直到現在都沒有單獨相處的機會,如今遺憾也只能留在歌裡。

約會沒空自斷桃花

約會沒空自斷桃花

休息的這段日子裡要做些什麼?蕭煌奇早就計畫好要出國充電、學習外文、感受一下國外的文化。「相信這樣兩年過去後,一定會多了些內在的感受,或是學習到新的事物,再把它放進音樂上面,又是一尾活龍這樣。」除此之外,媽媽每天電話裡耳提面命的一句:「阿哩系袂結婚嘸?」他當然有放在心上,蕭煌奇打趣說:「會努力一下啦,其實吼,有時候快要交到女朋友了,結果忙一忙,女朋友又不見了,人家就會說啊你都這麼忙,每次約你都說沒空,女生的青春……誰願意這樣等你?」

蕭煌奇說之前有被姊姊帶去拜月老,可是排隊的人全都是女生,讓他很不好意思,若是被別人認出來更尷尬!他記得那間月老廟的姻緣有分「平信」和「快遞」,他和姊姊還特地多花一點錢選了快遞,「兩個人處得來、女孩子孝順就好,不想要浪費太多時間,如果可以速度快一點,哈哈哈,追一下進度!」不過他強調,希望老婆年紀比自己輕一些,不能長他太多,「還要生小孩嘛,年紀太大對女方來講太辛苦。」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