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Mar 08 , 2018
00:00

專訪/拆夥情不變 阿龔、少少單飛出頭天

文/蕭卲樺 圖/高政全 場地提供/Basement Cafe、Fuji Flower Cafe
  • 專訪/拆夥情不變 阿龔、少少單飛出頭天
  • 專訪/拆夥情不變 阿龔、少少單飛出頭天
  • 專訪/拆夥情不變 阿龔、少少單飛出頭天
  • 專訪/拆夥情不變 阿龔、少少單飛出頭天
  • 專訪/拆夥情不變 阿龔、少少單飛出頭天
  • 專訪/拆夥情不變 阿龔、少少單飛出頭天
  • 專訪/拆夥情不變 阿龔、少少單飛出頭天
  • 專訪/拆夥情不變 阿龔、少少單飛出頭天
  • 專訪/拆夥情不變 阿龔、少少單飛出頭天

2000年前後被視為台灣樂團的開花期,強辯樂團和蘇打綠都是在當時爆紅的產物,前者是滿載熱血元素的青春搖滾,後者是清新幽美、文采出眾的青年聖品,各自受到忠實樂迷的擁戴,也稱得上長壽。在華語樂壇屹立近20年,強辯去年正式解散,蘇打綠也宣布暫時休團,雖然對粉絲來說既不捨又難熬,但對於單飛發展的成員來說,反倒是個重新出發的中繼站,讓以往隱身於數排音軌中烘雲托月的配角獨挑大梁,釋放最能代表自己的音樂能量。


蘇打粉都知道,團裡的鍵盤手兼中提琴手龔鈺祺(阿龔)是學古典樂出身,《冬 未了》這張採用大量管弦樂編制的金曲獎最佳專輯,有一大部分可歸功於阿龔的專長。想當然耳,在這段休團的自由時間裡,阿龔回歸所學,將於3月14日、15日在台北中山堂舉辦「預期未來 龔鈺祺創作音樂會」,完成一件骨子裡應該得做,卻一直沒有時間和餘力達成的待辦清單。

 

古典跨電玩顛覆有理

「真正屬於個人的好久沒做了,嚴格說起來上一場是畢業之前,後來真的都跟著蘇打綠,就連跟愛樂合作的《哼唱光年》也是和蘇打綠有關。」不過,也因為多年來跟隨蘇打綠工作和演出,阿龔自認能帶給大家的不只是單純古典音樂會的表現,受到流行音樂表演性質、內容的影響,他大膽跳脫以往單純樂器演奏的表演型態,加入視覺與聽覺的媒材,貼近現代觀眾的喜好。

阿龔一直從事古典音樂的改編,以古典鋼琴為主奏,並嘗試以電子樂取代傳統交響樂伴奏,「有點像寫毛筆臨摹別人的字,吸收我喜歡的樂曲,用自己原創的旋律來展現不同的曲風,比較有趣一點啦。有一部分是因為我電動玩太多,聽起來會有點像是電影、電玩的配樂。」受電玩《秘境探險》啟發的《異鄉》、有好萊塢電影配樂風味的《緋紅慶祝式》,都是這次音樂會上看頭十足的全新創作。

除了鋼琴,阿龔也不忘發揚自己的副修,「我覺得中提琴有時候會被忽略,和小提琴跟大提琴比起來,較少被發揮的空間,我就想要讓中提琴作為一個主奏,加入影像。有一首最新的作品是寫給山裡的鳥群,哈哈哈講起來好奇特,我想把比較實際的風景印象,轉換成比較虛幻的影像來呈現。」音樂會上也有一些改編自蘇打綠的樂曲,讓大家感受到熟悉的阿龔,「一定不會讓大家覺得,唉唷,好陌生喔,都彈聽不懂的古典樂。」

場地提供:Basement Cafe(https://goo.gl/Qf9x5K

求發片碰壁遇伯樂

2017年元旦「不再,強辯」演唱會後,命運多舛的強辯樂團正式走入歷史。他們發跡野台,曾是各大綜藝節目的常客,甚至跨足戲劇參演《終極三國》,風雲一時,卻得不到唱片公司的賞識遭到放生,自費且負債製作專輯撐過一段時間,最終決定分頭發展個人事業。其中主唱黃少谷(少少)幸運遇見伯樂──陳子鴻,發行個人創作專輯《未來》,想證明自己的能耐,拒絕駐足於此。

「我們搭上同一班捷運,在同一站上車,但下車的地方不一樣,只是這樣而已。」強辯的貝斯手海狗是這麼形容團員們分離的狀態,當時少少有單飛發片的念頭,團員們都相當支持,也在製作期間給予許多協助。少少說:「我跟很多唱片公司接洽都碰壁,他們覺得我老了、沒戲了,但是陳子鴻老師有種!其實我也不敢問他為什麼簽我啦,我怕他說『看你可憐』,哈哈,沒有啦,他有聽過專輯才跟我簽約的。」

感情交白卷急徵婚

感情交白卷急徵婚

由於有段低潮期又將近一年沒亮相,黃少谷去年透露憂鬱症頗為嚴重,進一步詢問目前的病況,他說前幾周處理MV時才發病,很不舒服,為了工作,他只好逼自己去運動、外出走走,慢慢用意志力去控制自己的心智。回想幾年前患上憂鬱症的原因,黃少谷說:「可能是壓力太大,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沒辦法成功,什麼叫成功?我一路好像不錯,但好像也沒有很大的聲音,要怎麼做我才不會淪為雞肋?成為大家都認同我的那種人?」但他也請粉絲們放心,現在的心境開朗多了,「本來是看不到未來的,現在看到了,開開心心的上通告!」

場地提供:Fuji Flower Cafe(https://goo.gl/bNEBfz

其實從專輯中和丁噹合唱的〈光合作用〉,可以聽出少少心境上的轉變,只要有在乎自己的家人和好友,像無處不在的綠色植物環繞左右,替他製造養分,平淡的日常、偶爾失落的時刻,都能感到幸福。〈祝你幸福〉則是負能量的釋放,把過去失敗收場的戀情做個檢討,一邊唱一邊哭斷腸,出了錄音室,成為比以前更好的男人。今年36歲的少少,發片大夢已圓,另一個迫切目標就是結婚!他打趣說:「我公開徵婚喔,我是可以閃婚的喔!戶政事務所在我家旁邊,要多閃有多閃!」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