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Aug 24 , 2018
00:00

專訪/揮別憂鬱低潮 蕭秉治動念閃婚徵女友

文/蕭卲樺 圖/高政全
  • 專訪/揮別憂鬱低潮 蕭秉治動念閃婚徵女友
  • 專訪/揮別憂鬱低潮 蕭秉治動念閃婚徵女友
  • 專訪/揮別憂鬱低潮 蕭秉治動念閃婚徵女友
  • 專訪/揮別憂鬱低潮 蕭秉治動念閃婚徵女友
  • 專訪/揮別憂鬱低潮 蕭秉治動念閃婚徵女友

四年前,MP魔幻力量以僅僅五年的出道資歷,奇蹟似的完封台北小巨蛋,主唱廷廷戴著巨型墨鏡,身穿反光勁裝賣力唱跳,藍色挑染的沖天髮型看似一頂冠冕,宣示自己是生於舞台的王者。造化弄人,當晚的光景瞬成追憶,無預警襲來的憂鬱魔爪摘下廷廷的天賦與光環,長達772天足不出戶,以淚洗面,好在經過治療,病情終獲控制。今年以個人身分「蕭秉治」回歸樂壇的他,決心化作「凡人」,拋開過去的束縛繼續作夢,而他現在最急切的夢想,就是遇見一個可以完全理解他的女生,平凡的結婚生子。


舞台下的蕭秉治,其實沒有什麼明星的氣場與架子,講話起來溫溫然,有點靦腆。問他為什麼沒有戴著招牌浮誇墨鏡?他說:「其實還沒出道的時候也都只是戴普通眼鏡,現在的音樂類型比較偏中慢板抒情,這張專輯有我比較內心的東西跟大家分享,讓大家看到眼神,會比較誠懇。」有粉絲擔心再也看不到以往唱跳快歌的巨星廷廷,以後真的甘願只做平凡溫馴的抒情歌手?廷廷想了半晌,覺得其實不必在凡人和巨星之間做選擇,「我要當一個『凡人巨星』,哈哈哈,是一種生活狀態,我的生活、我的音樂、我在舞台上的表演,都是很隨興的,那個心態是很單純在分享。」

 

病痛纏身崩壞酗酒

也許是對自己過分苛刻,也許是外在的壓力,又或者是長期以來種種情緒累積所致,廷廷至今摸不透病因,也想不起來發病的確切時間點,就和其他憂鬱症患者的情況雷同。當時的他靠酒精麻痺自己,「一早醒來就喝酒,一箱啤酒大概兩天就喝完。」常喝到睡著,加上服用抗憂鬱藥物,導致記憶糊了焦,他只記得那段時間對任何事物都提不起勁,連琴都不想碰,更別說是創作。一個視音樂如命的人竟對音樂如此冷感,令人難以想像。他附和:「對啊!我現在想起來也很難想像!」

休養的那兩年,廷廷為了調整身心狀態,搬到洛杉磯生活。「沒有認識什麼朋友,又是完全陌生的一個地方,那邊的天氣四季如春夏,整個心放得很輕鬆,也比較懂得享受生活,每天走在街上都覺得自己很像走在外星球旅行,滿愜意的。」他坦言去洛杉磯的前幾個月,真的有想過不如就一直這樣下去吧,別做音樂、別當歌手了。可是後來,音樂就像失散已久的命定情人般,主動回來擁抱他,廷廷頓悟該丟掉的不是音樂,而是不健康的心態,「之前就是無時無刻都要維持形象,鑽牛角尖,覺得自己沒有表現得很好,一下台我就會自己在旁邊很悶,然後氣氛就變得不大好,團員就會過來鼓勵我說,沒關係啦……現在回來工作,不再讓自己這麼緊繃。」

 

感情觀心狠手軟

廷廷說他從小和爸媽之間就有一道無形的牆,不大知道怎麼跟爸媽溝通,在家多半是關在房間裡,「我比較自責的是很少時間陪家人,也很少找機會跟他們聊天,但每次一有聊天的機會,又龜縮起來。我媽每次都自己生氣,自己難過說:『唉,為什麼別人家的小孩都可以跟媽媽聊天?』那個時候我就突然覺得很對不起。」生病的那段時間,爸媽無微不至的照顧,是廷廷能夠痊癒的關鍵,有一次還聽心理醫師提起,爸爸曾問醫師:「是不是該放手讓他走?」讓他聽了相當揪心。如今逐漸康復歸來,廷廷知道自己必須改變,他用自己最擅長的方式,藉由新歌〈我好想好想你〉把感念之情說出來,「我在最不好的那段時間,最辛苦的就是我的家人,每天都要在家裡看著我,又很擔心會不會失去我,我想像他們的心情寫下這首歌。」

 

 

新專輯《凡人》直剖內心,蕭秉治連最黑暗的一面也收錄其中,供人翻閱。氣氛磅礡的搖滾曲〈心狠手軟〉堪稱出道以來最黑暗之作,他說這首歌是「灰色」的,就跟三年前的心境一樣,「這首歌算是我寫過的歌裡面氣氛最不一樣的,我沒有寫過這種色調的歌,心狠手軟算是感情觀,明明狠了心,明知道要去切斷,卻下不了手。」廷廷承認自己在感情中受挫,比起去怪罪對方,反倒會先自責,就算對方再狠,他通常只會黯然神傷。雖然這一點能夠看出廷廷的善良專情,卻也意謂著他無形中扛下本不該由他來擔的責任,終將超出負重。

 

 

自爆想婚頭生子

除了糾結酸澀的悲歌,《凡人》竟也有甜到生螞蟻的輕快情歌,像是找來煙霧彈樂團女主唱李雅微對唱的〈伸出你的右手〉,以及和Erika合唱的〈天使見證的愛情〉,皆是描寫婚姻的歌曲。廷廷說:「婚姻是我很嚮往的一個狀態,而且我很喜歡小孩,很想趕快生小孩,我是個滿衝動的人,可能突然覺得OK,我就會去結!」不諱言有閃婚的可能。

目前已準備好迎接新戀情的他,有可能會以結婚為前提交往,而理想伴侶的條件便是可以理解和包容彼此的價值觀,「她一定要可以理解我的工作,一定要非常喜歡我的音樂。」開玩笑問他如果女友偏偏只聽嘻哈或重金屬搖滾,真的沒門兒?他拍額皺眉,笑回:「我的歌就是我這個人的樣子啊,你不喜歡我的歌就代表不喜歡我這個人!」

現在的廷廷能夠談笑風生、痴痴盼愛,在工作時展露熱情的笑顏,讓人佩服他的韌性與勇敢。他說:「以前總是急著想要證明什麼,現在比較隨興,歌寫完,上舞台跟大家分享,就這樣。」這份隨興並非消極,而是盡人事聽天命,不鑽牛角尖。目前推出首張個人專輯的計畫已達標,他的下一個目標就是希望在未來十年內,成為在台灣獨當一面的歌手。此外,他不忘再追加一個平凡無奇的美夢:「如果可以有小孩的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