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Sep 06 , 2018
00:00

專訪/鮮肉當前沒在怕 四分衛拚生計搞副業

文/蕭卲樺 圖/高政全、JUSTLIVE 就是現場
  • 專訪/鮮肉當前沒在怕 四分衛拚生計搞副業
  • 專訪/鮮肉當前沒在怕 四分衛拚生計搞副業
  • 專訪/鮮肉當前沒在怕 四分衛拚生計搞副業
  • 專訪/鮮肉當前沒在怕 四分衛拚生計搞副業

台灣元老級樂團「四分衛」出道25年屹立不搖,如其英文團名「Quarter」一字走過四分之一世紀,這期間華語樂壇不少團體一一解散了,四分衛卻捱過成員換血、休團危機,繼續穩步前行。今年他們發行第八張專輯《練習對抗的過程》,還首度舉辦大型專場演唱會「練習未來」,為演藝生涯再添里程碑,團員們說要寫下奇蹟並不容易,他們始終不忘記玩音樂的初衷,也試圖在辛苦的人生中找到可以讓自己快樂的平衡點,而這樣的處世觀,也就是新專輯要帶領聽眾練習的課題。


時間倒轉至四分衛尚未誕生的年代,「長輩級」團員陳如山和虎神在高中校園相識,吉他手虎神對主唱阿山的印象就是「瀏海有個旋」,後來才知道阿山晚上回家都會用髮帶定出那個型,「一開始只覺得他是個fashion boy,後來才知道他聽的音樂風格,覺得這傢伙也是聽滿多的。」但兩人念高中時並沒有玩團的念頭,直到退伍才有進一步規劃。虎神還補充:「當時學校帥哥很多,能有女朋友的人不多,他算是行情比較好的,高一高二就有了!他女朋友我都認識。」阿山一驚:「有嗎?」

 

 

練團擺臭臉嚇新人

另外兩位中期加入的成員──鼓手緯緯和Bass手奧迪,回想起和四分衛的初見面,直呼「簡直像在作夢一樣」!當年四分衛缺鼓手,緯緯和張懸正好組了一支叫Mango Runs的團去參加海洋音樂祭,擔任工作人員的虎神在整理音檔時注意到緯緯的鼓技,便聯繫他來甄試。緯緯在心裡吶喊:「怎麼可能!我要去面試四分衛的鼓手,還要跟他們一起練團?小時候聽到大的,覺得自己像在做夢。他們開五首歌給我打,我都會打,他們問我還會不會其他的,我就很臭屁的說四分衛的歌我都會!」問緯緯第一次在偶像面前打鼓是什麼感覺?他說:「喔,阿山臉超臭的,都不理我。」

當年緯緯和奧迪也有個團叫Formula,正值四分衛的前Bass手要離開之際,緯緯便推薦虎神來看他們在MTV百萬樂團大賽的演出,虎神一眼看中奧迪,「就是他了!」順利成為四分衛的一員後,和想像中有落差嗎?奧迪說自己真的忘記了,只記得一加入後要練的歌好多,一次練團就要練20首歌,「阿山很急,想要趕快練一練出去表演。」不過陳如山倒是沒有因為趕進度就施加壓力,奧迪說:「他不會逼啊,因為他就……不理你啊,哈哈哈。他如果想要跟我們講什麼,他就會跟虎神哥講,叫他再來跟我們講,就算我們就坐在他的對面。」

 

 

主唱阿山演同志吸金

比起以愛為題的前兩張專輯《愛可以讓我們在一起》、《愛曾經讓我們在一起》,今年發行的《練習對抗的過程》不再那麼鐵漢柔情,卻多講了幾則語氣沉重的勸世話題。阿山說:「前兩張愛意滿滿,滿到一個不行,那時候有在討論說,要怎麼在下一張突破這個事情。每個禮拜有七天,真正開心的時候不到一天,你我都是,我們能不能在辛苦的生活中找到一個力量讓自己往前?」虎神說:「我們的正向並沒有跟你說要陽光,那個東西有點爆掉了,而是去從負面的情緒中找到正確的面對方式。」

團員們表示創作題材的轉變,從來沒有刻意,而是自然而然由真實生活中衍生。緯緯說:「爸媽老了,開始抱怨這裡痛那裡痛,我才意識到自己長大了,不過到現在不會對做音樂這件事掙扎了,而是想辦法去做更多的事。」奧迪也簡潔明瞭的說:「做頭家啊!」緯緯的確花了不少心思創業,去年前後開了兩家店,其中一間就是他和前MP魔幻力量成員雷堡、阿翔合資的居酒屋,他坦言:「貸款當老闆還是賠錢啊,但就做嘛,沒有做怎麼會知道會不會成功?」奧迪自己則是專注於拓展音樂事業,幕前幕後都能看到他的貢獻;阿山也跨足影壇,今年甚至在《誰先愛上他的》片中獻出同志戲處女秀,他笑說:「搞不好樂團才是副業!」

 

 

曾經風靡90年代的青澀少年團,轉眼躍升為樂壇資深大叔團,四分衛不忘努力縮小自己與年輕一輩的世代差距。阿山就讀國中的女兒,小時候總說喜歡四分衛,現在卻迷上防彈少年團,心碎歸心碎,他乾脆和女兒一起follow韓流、收看中國當紅實境秀《偶像練習生》,去了解海外偶像團體能夠崛起的原因。虎神也很中肯的說:「我們這些喜歡音樂、喜歡藝術文化的人,心裡要保持年輕,生產出來的東西才能讓年輕人有感覺,所以勢必要把年紀這件事情丟到旁邊去。」9月28日的新專輯演唱會,四分衛祭出憑新專輯即可入場的優惠,回饋一路以來不離不棄的樂迷,讓大家再度見證大叔們的搖滾魅力。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