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Oct 04 , 2018
00:00

封面專訪/天后之路 容祖兒

文/蕭卲樺 造型/賴盈君 攝影/River Jiang 影音拍攝/賴弘軒 化妝/Hubei Har 髮型/HeibieMok@HairCulture 
  • 封面專訪/天后之路 容祖兒
  • 封面專訪/天后之路 容祖兒
  • 封面專訪/天后之路 容祖兒
  • 封面專訪/天后之路 容祖兒
  • 封面專訪/天后之路 容祖兒
  • 封面專訪/天后之路 容祖兒
  • 封面專訪/天后之路 容祖兒
  • 封面專訪/天后之路 容祖兒
  • 封面專訪/天后之路 容祖兒
  • 封面專訪/天后之路 容祖兒
  • 封面專訪/天后之路 容祖兒
  • 封面專訪/天后之路 容祖兒
  • 封面專訪/天后之路 容祖兒
  • 封面專訪/天后之路 容祖兒

出道即寫下香港樂壇銷量紀錄、曾是站上紅館開唱的最年輕女歌手、至今發行超過40張專輯,這些亮晃晃的成績單都被收在容祖兒(Joey)陳放舊物的記憶深處,對她來說,沒什麼好一提再提。出道20年,走過華語流行樂的興衰,年近40歲的容祖兒仍屹立歌壇,她的祕訣就是不因今日的成就而膨脹自滿,「我常抱著『老而不衰』的心態,你會grow old,也會grow up,每天都可以比昨天的自己再努力多一點,看事情的層次再多一些,這就是長大,當心越來越豐富的時候,做為一個人,就不枉此生。」


 

拍照時間一到,容祖兒像是在五秒內繫好安全帶、換檔、踩油門的老司機,全神貫注的開始趕路,迅速變換著姿勢,她銳利又魅惑的眼神毫無鬆懈,相機快門喀喀地拚命追;進入訪問環節,容祖兒搖身扮演搜尋引擎,每聽完一道題,立刻在20年演藝生涯的資料庫中擷取關鍵字,整理出一篇敘事完整的解答外加幾段衍生的補充資料。哇,果然是香港人的節奏,知道別人要什麼,也清楚自己該怎麼做,看似從容,卻又快又準!

 

 

回望20年音樂路

容祖兒明年出道滿20年,聽到這個沉甸甸的數字,她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我工作時常很沒自信,很多疑問,我的同事就一句話拋過來說,因為妳是新出道啊~當我還在問這些問題的時候,竟然已經20年了!好奇怪!」掐指一算,演藝事業如此長壽且仍活躍在線上的香港女歌手屈指可數,實在值得慶祝一番,這回容祖兒一如既往地以音樂報答歌迷,確定於今年底發行睽違多時的國語專輯《答案之書》,並於明年第八度舉辦紅館演唱會。

翻開《答案之書》的序章,劇情尚未進展到Joey成為歌手的那天,16歲的她活得像是音樂劇女主角,每天都需要有符合當天情境的歌曲作為背景配樂,「處在什麼情緒都要聽歌,特別是廣東歌,我是一個非常好的樂迷,所有廣東歌我都會唱,男的女的,尤其喜歡寶麗金的歌手。」殊不知某天陪朋友報名參加歌唱比賽,居然被放鴿子,硬著頭皮自己上去唱,結果一開金口就唱到今天,「電視劇的橋段真的發生在我頭上耶,嗯,我的人生突然要變成一個歌手……也沒有什麼初衷不初衷,硬被推到這個地方,我覺得好玩,那就努力的去接受這個突然出現在自己生命的小火花。」

 

 

歌進榜謝天又謝地

但她的天后之路並非一帆風順,「我錄的每一首歌,都沒有在電台播放過,我做了好多的雜誌訪問,過了很久都沒有看到……以前我以為,只要這些事情我做了就會有回報,歌出來了我就會紅,16歲的時候是這樣想的。」簽了唱片公司,容祖兒被嫌長得不好看,換了一家,又遇公司倒閉,「1998年簽給英皇娛樂,我就跟自己說,如果妳真的喜歡唱歌,這次可能是最後一次機會啦,那就要把握好!那時候我找老師學唱歌,每天做運動,每天跟公司的人講話,讓他們了解我,我也了解他們。」

終於生平第一次,主打歌擠上指標性排行榜亞軍,容祖兒激動到天地鬼神都謝了一遍,「我哭了!我開心得不得了,原來是會這麼的滿足,我就打給我的經紀人、幫我寫這首歌的人,說謝謝你,我把所有的人都通知了一遍,原來當一個歌手的感覺是這樣,我要一直的唱下去,這是人生最開心的一件事!」經過頭兩年的挫折,Joey恍然大悟付出的不見得能收獲,也知道從歌迷變成歌手的那一刻起,將不再能單純的享受音樂,甚至多年後的她已攀上天后地位,也還是禁不起商業主義的摧殘,一度討厭自己淪為工廠式的發行模式。

 

 

結巴也要勇敢開口

隨著唱片業泡沫化,Joey唱歌的初心也被猛然一戳瞬間破裂,她說:「我沒有討厭唱歌,但有時候覺得,是不是變成一個唱歌的機器呢?」一年出三張唱片,壓根沒有時間去消化歌曲想傳達的訊息,「我就是進錄音室,監製教我唱一句我就唱一句,因為時間有限,不容許我慢慢去感受,跟這首歌成為朋友。」她坦言當時雖然心有不快,卻不想溝通,先入為主的覺得別人無法明白她,「我心情低落了一陣子,好在我是一個非常自覺的人,我常跟自己對話,既然所有的問題都是由我自己來選擇,當然也是要由自己來解決,我們這一圈是不可能一個人做事情的,我不喜歡溝通是因為我怕,我心放不開。」

身處那段低潮期的容祖兒成長了不少,當她放慢腳步,才發現「缺乏自信」的癌細胞已擴散到各個層面,如果什麼事都不敢說不敢問,哪有可能做出最貼近自我的作品?「以前我講話結巴非常厲害,講一句話會有三個字吞回去,我怕我講錯話,怕大家不明白,大家的表情又讓我更加膽怯。後來我越講越多,哪怕是講話不清楚,起碼大家會知道我心裡所想的,就會讓工作更加地貼近我想追求的樣子,因為大家都是來協助我達成目標啊。」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