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Jan 10 , 2013
13:29

社交恐懼症作祟 盧廣仲打電話先擬草稿

文/蘇苡盷 圖/吳晴中、添翼音樂
  • 社交恐懼症作祟 盧廣仲打電話先擬草稿
  • 社交恐懼症作祟 盧廣仲打電話先擬草稿
  • 社交恐懼症作祟 盧廣仲打電話先擬草稿
  • 社交恐懼症作祟 盧廣仲打電話先擬草稿
  • 社交恐懼症作祟 盧廣仲打電話先擬草稿
  • 社交恐懼症作祟 盧廣仲打電話先擬草稿

吃早餐、流口水,或者是雞腿便當,每一樣大家生活中習以為常的東西,往往都能成為盧廣仲音樂創作的素材,說他是「最生活化」的歌手,一點都不為過。然而,這樣一個以日常生活為題創作的歌手,甚至寫出一首首動人情歌,靠得居然不是傲人的戀愛經驗,而是過人的「想像力」!


盧廣仲微微瞪大藏在黑框平光眼鏡背後的小眼睛,認真的說著,「愛絕對可以是想像出來的,我從小就是很愛做白日夢的人!」其實盧廣仲過往的歌詞創作中,談及男女情愛的內容不算多,就連他在螢光幕前,也都是憨厚的宅男形象,最常和他連在一起的名字,是他的室友,「戀愛」看似跟他扯不上邊。

戀愛機率比中樂透還低

但要說靠想像談戀愛,感覺還是胡扯的成分多一些,只見他笑著反駁,「你們只是不願意接受我是想像力那麼強的人啦!」強調自己談過戀愛,不過他不透露戀情細節,只說最近一次戀愛大約就在一兩年前,也坦言雖然戀愛經驗不豐富,但偶爾也還會搞搞曖昧,「但我的偶爾也是一兩年才一次喔!我好像是第一眼就可以知道2個人未來的人,所以也懶得去搞曖昧了。」

平常10點就上床睡覺,早上最晚不能超過8點半起床,吃東西講究養身,對生活作息要求嚴格的盧廣仲,對另一半的要求也不少,笑說受得了他的女生大概不多,自己談戀愛的機率大概像中樂透一樣低!所以創作情歌時,真的都是靠想像力多過實際經驗,「而且你怎麼知道,那歌是我在對一個女生唱?也可能我是在對一面牆壁唱啊!」

聊起喜歡的養身,盧廣仲講得起勁,還投入得比手畫腳。

討厭室友女朋友作息差

27歲的盧廣仲正值精力旺盛的年紀,同齡的男生都在交女朋友,只有他總是窩在家裡,「我會問那些談戀愛的朋友,為什麼要談戀愛?通常他們會說2個人的話,生活會比1個人的時候好,但我不怕1個人,不怕寂寞呀!所以也不一定要談戀愛。」

不怕寂寞,盧廣仲寧願維持單身,最近甚至對室友的女朋友也很有意見,「我不喜歡他女朋友耶!因為他女朋友的作息很不好,半夜都不睡覺,我朋友跟她在一起之後,氣變得很不好。如果在一起讓2個人變差,就沒有必要在一起啊!」講得這麼直接,難道不怕室友的女友生氣?只見他大笑的回答,「對喔!她可能會看到訪問!但是我們朋友圈都這樣想,我只是代表發言,而且我也跟我室友說過了,但我只會說一次,反正⋯⋯兒孫自有兒孫福啦!」

推出新專輯的盧廣仲,打造活動卡車舞台,呼應他支持的「早睡早起」,
演唱會早上7點就開始!當天儘管頂著15度低溫,依舊吸引很多歌迷到場支持。

不會講電話讓專輯難產

推出第4張個人專輯《有吉他的流行歌曲》,盧廣仲從單純的創作歌手升格成為製作人,從收歌到編曲、後期製作,都全程參與。但畢竟經驗不足又求好心切,製作中期他一度「卡關」,遲遲交不出新進度,最後還是製作人鍾成虎跳下來幫忙,才讓專輯順利完成,然而對盧廣仲而言,最大的難題居然來自於「打電話」。

盧廣仲笑說自己很不會講電話,每次都會結巴,還會想趕快掛上電話。所以一開始必須打電話跟編曲老師溝通的時候,真的讓他感到很痛苦,「超∼難的!我還把步驟寫在紙上照著做。一開始就先說:『喂∼是XX老師嗎?你好,我是廣仲⋯⋯』,然後一邊講就一邊開始冒冷汗,真的流汗耶!把想要的音樂類型用講的方式表達,實在太難了啦!最後我乾脆到錄音室,直接坐在他旁邊,選鼓的聲音,說要怎麼編!」

認為音樂是有力量的,更希望做出來的音樂,能讓所有喜歡他的歌迷覺得夠酷,盧廣仲替這張他笑說是用生命拚來的專輯,打了92分的高分,但問他下次還要不要再挑戰當製作人,他頓了一下才略帶猶豫地回答:「喔⋯⋯也⋯⋯也不錯啊!」不過,創作才子被講電話這樣的小事難倒,盧廣仲身邊的工作人員都已經見怪不怪,就連他的家人大概都習以為常。

當兵只怕額頭見光

「我小時候不敢去結帳,因為不敢跟陌生人講話。我記得12歲的時候,全家去吃飯,然後是我第1次去結帳,回來大家都鼓掌,我從小就很少對外啦!」就連長大了,盧廣仲害羞又有點孤僻的個性,仍舊沒改變,臉書除了粉絲專頁,私人的帳號裡,朋友名單只有30幾個人,還有一半以上是家人和公司同事,「我是到最近才會跟朋友有來往,我之前還滿封閉的,可能回家就關在房間裡看書啊!聽歌啊!」開始去認識朋友,他才發現交朋友其實挺有趣的,「我以前去唱校園,就是一直低頭調吉他的音,因為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啊!」

接下來盧廣仲要暫別歌手身分當兵去,改變心態開始走入人群的他,並不害怕要與來自四面八方的男子漢們相處,目前沒在談戀愛的他也不怕兵變,最令他感到擔心的,居然是屆時必須剃掉他招牌的蘑菇頭,從未公開露面過的「額頭」也將正式曝光,「反正去當兵,拿掉眼鏡了也沒人認得出是我吧?到時候我就說我只是跟盧廣仲長得很像,不是同一個人就好啦!」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