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Nov 27 , 2018
00:00

專訪/街頭賣唱遇伯樂 黃奕儒同台阿信圓夢

文/蕭卲樺 圖/相信音樂
  • 專訪/街頭賣唱遇伯樂 黃奕儒同台阿信圓夢
  • 專訪/街頭賣唱遇伯樂 黃奕儒同台阿信圓夢
  • 專訪/街頭賣唱遇伯樂 黃奕儒同台阿信圓夢
  • 專訪/街頭賣唱遇伯樂 黃奕儒同台阿信圓夢
  • 專訪/街頭賣唱遇伯樂 黃奕儒同台阿信圓夢

一把吉他,一盒打賞箱,出道前的黃奕儒遊走台北各大商圈,厚著臉皮,日曬雨打,嘗盡城市人的冷暖,只為讓更多人認識他的好聲音。「成功是留給堅持到最後的人」這句話,套用在黃奕儒身上是成立的,某天,街上駐足又起步的散客中,浮現了製作人陳建良的面孔,一眨眼一回神,他已站上三萬人的體育場為五月天暖場,兩個月後,再和阿信合唱單曲。回首這段奇幻旅程,他難以置信:「很榮幸!像是中頭獎。」


黃奕儒從大學三年級開始從事街頭賣藝,到今年五月遇見伯樂為止共唱了七年,漫長的街頭藝人生涯中,什麼光怪陸離的狀況都遇過。某次在西門町演唱的時候,有轎車飆上行人徒步區,把他打賞箱輾爆,讓他超級傻眼,不過這還算不嚴重,有一次一名退休的榮民阿伯帶著自己的琴湊上來嚷嚷著要他一起jam,為了不讓場面尷尬,只好陪他呼攏個一兩首。問他最受驚的一次?他說:「有次在西門町,我在調音時有個男子走過來,拿我的麥克風磨嘴唇,要我給他錢才要走。」這種狀況只好動員警察來趕人。

女粉要電話打太極

除了被路人騷擾的慘痛經驗,也是有令黃奕儒暖心的片刻。他說:「有時候遇到喝醉的或來鬧場的,在聽的人就直接上來請他們離開,還滿感動的,因為都市的人變動這麼快,大眾不一定會對你有興趣,所以自己還滿習慣獨立面對很多問題,所以當偶爾遇到別人幫助,為我加油打氣,在打賞箱裡放一些紙條,我就會被鼓勵到。」此外,身高修長、氣質斯文的他當然也遇過女粉絲前來索取連絡方式,江湖走跳這麼多年,他當然也相當熟悉如何應對,「我就會說,可以到我粉專,我都會回訊息喔!」

即使經歷過街頭的磨練,黃奕儒正式出道之際還是亂了方寸,他說最辛苦的日子就是在專輯發行前夕。「很多事情都是第一次做,像是錄唱和拍MV,我是金牛座的,比較龜毛,有時候我可能調了某些地方,放給老師聽,問他覺得怎樣?老師說:『我聽不出差別啊!』我就一直對不起,很多細節我比較鑽牛角尖,很怕哪裡弄不好,把自己逼得壓力很大,痘痘狂冒又失眠。」

黃奕儒除了歌聲具個人特色,他能寫能編,初問世的專輯收納了民謠、搖滾、雷鬼甚至EDM等多元曲風,全方位的音樂才能獲得唱片公司背書,正逐漸累積歌迷中。許多令他膽怯的「第一次」正在發生,好比上綜藝節目通告、在萬人面前一枝獨秀,不過他表示絕不忘當年踏上街頭的初心,只要可以讓更多人認識自己的音樂,就不畏懼去適應任何轉變。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