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Dec 04 , 2018
00:00

專訪/揪盧廣仲獻聲 萬芳高情商神凍齡

文/蕭卲樺 圖/攝影 高政全 圖片 聯成娛樂
  • 專訪/揪盧廣仲獻聲 萬芳高情商神凍齡
  • 專訪/揪盧廣仲獻聲 萬芳高情商神凍齡
  • 專訪/揪盧廣仲獻聲 萬芳高情商神凍齡
  • 專訪/揪盧廣仲獻聲 萬芳高情商神凍齡

萬芳,一個陪伴台灣人超過四分之一世紀的名字,對於許多90後、千禧世代的少男少女們來說或許不是很熟悉,甚至壓根不認識。「你們雜誌的群眾是……?大家翻到我會不會直接跳過?哈哈哈。」萬芳的玩笑話雲淡風輕,事實上她始終和時間並肩走,這些年來持續在我們的視野晃蕩,在偶像劇和電影中軋一角獻聲,找李英宏、盧廣仲等新生代音樂人合作,力挺婚姻平權不遺餘力,早就勾起不少年輕人的好奇心,完美展現世代共融的價值。


「1990年進入這個圈子,進錄音室唱的第一首歌就是電影主題曲,就覺得好像在預言我一路上都要唱戲劇的歌這樣。」萬芳至今唱了大概有30至40首戲劇或電影主題曲,除了早期的花系列和古裝大劇,2010年後《死神少女》、《花漾》原聲帶,以及今年《溫蒂的幸福劇本》、《雙城故事》、《誰先愛上他的》主題曲,數量之多足以受封「OST女王」始祖,她說這是一件很酷的事情,也覺得老天對自己很好,總是能讓她的創作找到歸宿。「經過了28年嘛,很多青少年青少女,20歲以下的,他們對我其實不大了解,不見得認識,我覺得我應該要讓他們重新認識,認識一個新的歌手,只是她的年齡比聽眾要大許多。」

遇見50歲的青春

時間的流動,無論對20歲的萬芳,或50歲的萬芳來說,感覺都是相當強烈的。「面對時間,面對生命這件事情,絕對不是60、70歲的人才會感受到。」萬芳以自己為例,16、17歲的自己甫經歷完青春期的轉變,聲音、面孔以及身體逐漸定型,第一次對「變老」感到害怕,甚至覺得20幾歲超級老的,不料活過了50歲,又忽然覺得自己超級年輕!「你沒有經歷那一遭,你是不會明白的。」或許五十而知天命的公式套用在萬芳身上,就是學會了怎麼和時間相處。

萬芳說,當時替演唱會想了好幾個名稱,剛好都跟時間有點關聯,突然想到乾脆以第一張專輯《時間仍然繼續在走》來命名,「因為我90年代的歌和2000年以後的歌,其實有點不大一樣,想讓熟悉我90年代的歌的人想起萬芳,然後讓2000年以後、2010年以後認識萬芳的人,也可以透過這樣子的一個名字,去知道每一個人都是經過時間的軌跡一路到現在,每一首歌也都在時間軌跡的各個不同點,這些歌把聽眾拉到這個點,那些歌又把他們拉到那個點。」

 

首唱巨蛋意外淚崩

今年四月萬芳首度唱進小巨蛋,有無數舞台經驗的她,令人意外的在初登場的剎那便淚灑舞台,哭到抽噎,她說會哭不是因為看到很多人而感動,而是一種很玄的感覺。「升降台升上去的時候,那個光其實讓我看不到任何人,大家都有拿螢光棒,螢光棒發出的光讓我覺得好像升到外太空了,跟宇宙連結,所有的螢光棒都是一顆顆的星星,我面對的是浩瀚的宇宙,我好像離開地球表面,去到了另外一個空間,那個空間包括有李國修老師,有我離開的朋友們,那個連結很動人,很純淨,沒有雜念。」

聊著當下近乎出竅的感覺,萬芳憶起2013年早逝的歌手Koumis(蓓麗),「她離開之前兩個月,是我陪伴著她。當人生病的時候,你很多外圍的慾望都會不見,唯一面對的事情就是生命這件事,那段時間的陪伴,我們很單純的回到生命,很純粹的,要生存下去,要活下去,我們想盡各種可能的方法,希望會有奇蹟。」

那段日子,把自己放空的萬芳不再去想要賺多少錢、要交什麼朋友、今天要做哪些選擇、明天該怎麼辦;「當她要離開前的那一個小時,我帶著她往回走,回到這個星體生成之前的生命體,這一段過程跟小巨蛋那個感覺某種程度有一點像,沒有那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萬人鼎沸的會館,竟意外的跟多年前那個寂靜真空的病房相連結,這就是時空莫測之奧妙。

 

氣定神閒笑對酸民

舞台上的萬芳、受訪時的萬芳、電台節目中不見其人只聞其聲的萬芳,總是給人氣定神閒的感覺,總是面露循循善誘的溫柔微笑,但她坦言自己其實也有很負面的時候,「遇到酸民或是討厭的事情,我當然也是會有自己的情緒,我也是會憤怒想要罵髒話,我不可能沒有那個部分,我接受我的憤怒,我不會去告訴自己說我不應該生氣。」

出道至今受到媒體和酸民的評論沒少過,萬芳試著當自己的旁觀者,不去批判自己,發現如此一來,憤怒反而很容易消散。「有時候第一個時間點我會很生氣,很想要幹譙回去 ,可是通常那樣子的結果會讓自己不舒服,你不是去打到別人,往往是打到自己,寧可回應什麼事情都讓自己慢一點,有不同的角度開始出現了,有比較平靜的時候,才去進行這件事情 。」

「時間仍然繼續在走」演唱會12月8日移師高雄巨蛋,畢竟是在熱情洋溢的南台灣開唱,萬芳決定邀請盧廣仲擔任特別嘉賓,合唱一些歡樂應景的歌曲。兩人素未謀面,以往萬芳只透過新聞報導認識盧廣仲這個人,但卻覺得他相當迷人!她說:「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三年前因為遇到創作低潮,決定花11天、走315公里,從台北走路回台南家鄉的新聞!用這種方式去認識自己、為自己打氣,讓我很佩服!」盧廣仲聽到萬芳的讚賞,也主動提出貼心的加值服務:「如果到時候萬芳姐要在演唱會上換衣服,我可以在台上先『代打』一直講話,等到妳換好衣服我再下場!」令樂迷相當期待當晚兩人的火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