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Dec 25 , 2018
00:00

專訪/單身四年想脫單 陳勢安自毀形象甩偶包

文/蕭卲樺 圖/攝影 高政全  圖片 華納
  • 單身四年想脫單 陳勢安自毀形象甩偶包
  • 單身四年想脫單 陳勢安自毀形象甩偶包
  • 單身四年想脫單 陳勢安自毀形象甩偶包
  • 單身四年想脫單 陳勢安自毀形象甩偶包
  • 單身四年想脫單 陳勢安自毀形象甩偶包
  • 單身四年想脫單 陳勢安自毀形象甩偶包
  • 單身四年想脫單 陳勢安自毀形象甩偶包

回顧陳勢安歷年的經典歌曲,他在〈天后〉裡不求回報的付出與呵護、〈勢在必行〉為愛橫衝直撞、〈不習慣喊痛〉ㄍㄧㄥ著男人的尊嚴忍受內傷,一路細數過來,下意識覺得他就是這麼一個憂鬱王子、好好先生。誰料今年推出新專輯,視覺照片中的他身穿撞色便服,以太陽馬戲團水準的柔軟度把身體折成一副詭奇模樣,還在MV中扮演髒兮兮的邊緣人使壞幹架。陳勢安變了嗎?他說並沒有,是過去大家誤解他了,這次回歸想把自己壞掉的一面朝向大家的視線,重新誠實的自我介紹一遍。


全新大碟《壞掉的我們》剛開始收歌時,陳勢安和團隊一起針對「陳勢安」這個名字做了一番研究,他說:「我們study了一下陳勢安到底是個怎樣的歌手,發現陳勢安就是一個療傷情歌的代表,我就希望可以打破這個!」但又不能完全沒有情歌讓歌迷失望,於是快狠準的挑選了三首情歌,其他七首則是跳脫情愛的生活故事,「我想要講一些這個世代壞掉的東西,像是壞掉的友情、壞掉的理想、壞掉的生活型態、壞掉的自己。」

 

 

人肉快遞蜜會前任

很多人說21世紀是個智慧的時代,也是個愚蠢的時代,陳勢安心有戚戚:「我們這個世代其實有很多不受我們自己控制的事情,包括現代人著迷在手機裡,分手用手機分,吃飯先讓手機吃;很多人在工作上不懂得如何選擇自己的心意,而是根據身邊的人或家人的壓力去選擇,甚至有人結婚的對象也是。」專輯中的搖滾抒情歌〈當面說〉,就是在強調人與人之間實際互動的不可取代性,「以前我都是比較療傷,這一次我想要很霸氣的告白,當面說是很直接的跟對方說我喜歡你,我想要擁有你,而不是透過手機,或是比較迂迴的方式。回到以前原始,人跟人之間有溫度的那種感覺。」

問他若是交往的對象很愛滑手機,會扣分嗎?陳勢安遲疑了:「啊……我還不知道欸,如果對方是這樣的人……我也不知道,我真的覺得愛情這件事情是說不準的,上一張專輯我就有講到一個故事,每一個人都有他的『真實性格』和『愛情性格』,那是兩面的,很多人都不願意承認,覺得說我私底下這樣,我戀愛就是這樣,可是其實不一樣,所以我也不知道我的戀愛個性到底是怎樣子!」

不過他倒是很清楚,談戀愛時自己絕對是屬於「當面說」的類型,他解釋:「我是當面說,但我不會太霸氣,我覺得總要有一個尊重,因為當我喜歡一個人,在擁有她的同時,等同是我在介入她原本的生活,是需要互相有足夠的了解才能完成的,所以我會慢慢來。」然而他也承認,自己並非總是這麼理智,也會有很瘋狂的時候,「如果我真的很想念對方,我就會告訴對方我真的很想妳,而且我現在馬上就想看到妳,或許我們分開在很遠的地方,我也會馬上去找她,我就是有一些雙子座的那種,忽然來的感覺。」問他真的曾六百里加急把自己人肉快遞到女友面前?他害羞的笑:「有啊,哈哈哈,已經很久了~」

 

想脫單不急徵女友

一旁的經紀人聽了點頭如搗蒜,直呼陳勢安就是這麼人來瘋。某個陰雨綿綿的午後,甫在台中商演結束,陳勢安再也受不了糟透的天氣,向經紀人確認接下來三天是否沒通告,確定後便拋下一句:「我下午飛,可以嗎?」接著便在從台中駛回台北的保母車上訂好傍晚的機票以及飯店,請司機載他到家裡收幾件衝浪褲和T-shirt,前往潛水店買一些裝備,幾個鐘頭後,他已徜徉在峇里島烈陽下的寶石藍海底。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