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
Mar 23 , 2016
14:42

自嘲「悲催世代」 魏晨預備要當爸

文/蘇苡盷 圖/高政全
  • 自嘲「悲催世代」 魏晨預備要當爸

2007年,魏晨參加中國選秀節目《快樂男聲》獲得季軍出道,之後歌唱及戲劇作品接連推出,從駐唱歌手搖身一變,成了微博擁有超過2千萬粉絲的藝人。成立個人工作室後推出的專輯《白日夢想家》,他選擇從台灣出發展開宣傳。記者會上,好友阮經天(小天)前來站台。他自爆和小天首次見面就喝醉,睡攤在小天房裡。去年他和彭于晏因合作電影《匆匆那年》,意外被粉絲選為「最佳情侶檔」,就連吳克群當他演唱會嘉賓,都能被「配對」,根本就是台灣男星殺手啊!


「大家特別喜歡看我跟彭于晏的戲,覺得我們才是真愛。」魏晨說著說著就笑了。近來在各國演藝圈都掀起一股「Boy’s Love」風潮,擁有高顏值的他,當然也被配對。出道以來飾演的角色多是和自身個性相仿的「安全牌」,若有機會在戲裡挑戰與同性談戀愛,他笑說不排斥,「看看吧,但就怕被禁,這樣拍了也看不到啊!」

赴韓進修數錢被認出

大一開始就在中國的「慢搖吧」(類似台灣的PUB)駐唱,幾乎天天都要上班,一待又是好幾個小時。等待出場的時間,魏晨就在一旁看著來來去去的酒客喝醉、失態,「從此我就不喜歡去所謂的『夜店』,不懂為什麼要花錢把自己喝成那副模樣?」他笑說駐唱時間長,收入卻不見得豐厚,知道賺錢不容易,就更不可能把錢花在買醉上頭。

對魏晨而言,人生分為兩個境界,其一是做自己喜歡的事,「再來就是不做自己不喜歡的事。」當年選秀完,經紀公司老闆要他先去演偶像劇,他滿心不情願,「那時候很急迫想要有歌唱作品,但老闆說演完戲就幫我發唱片,所以我就演了。」只是沒想到這個「妥協」,竟也讓他發現自己不同的面貌,甚至愛上演戲,「私底下的我很悶的,可以的話想要試試演那種特別搞笑的角色。」

出道近10年,魏晨工作幾乎都沒有休息。如果有空檔,會飛到韓國做歌舞訓練進修。剛開始,在韓國不比在中國有知名度,他總是短褲背心,提著包包就能上街。後來中國遊客越來越多,他老在街頭被認出。有一回他在明洞的換錢所剛換好錢,站在路邊數錢到一半,突然有粉絲靠近問他能不能合照。他不怕自己邋遢沒拒絕,只是不慌不忙地請粉絲等一下,「因為我得把錢先數完,不能錯呀。」

太晚生怕操壞心

去年初,魏晨被爆料已有女友,兩人從大學時代交往至今。他大方認愛,表示35歲前要成家,「也差不多啊,不然搞到40歲,到時也沒太大精力陪孩子了。你想想,40歲有孩子,孩子成年都60歲了,基本上只能一直操心,操到操不動心,那樣有點淒涼吧。」他不想「老來得子」,再專心於事業上衝刺5年就要當爸,「就像之前網上在講的,我們是很悲催的一代嘛。我們大部分都是獨生子女,要照顧孩子也要照顧4個長輩。現在還有『二孩』政策,沒準還要多照顧一個孩子。要照顧這麼多人,還是早點開始比較好。」

聽起來魏晨對於家庭的描繪已經相當明確,是否愛情長跑多年的女友曾經催婚?他搖搖頭,「催不催,還是自己有一把尺最重要。催了,你不想結也沒有用。」之前礙於藝人身分,談戀愛不能曝光,他坦言對於女友長年來的理解與體諒相當感動,「人嘛,都像偶像劇一樣最好,但現實是殘酷的呀,不是每個人都是偶像劇,能夠互相包容彼此的缺點,才能在一起。」

笑說自已其實挺多缺點,和女友相互包容才能一路走到現在,「80後其實都是自我的一代。今天我累了,你也累了,那為什麼非得要我幹活多一點,你為什麼不做?如果這樣想的話,就是一個戰爭的開始嘛!如果反過來想,她也很累啊,憑甚麼就要她做,那就我做吧。」笑稱他也是個體貼「暖男」,他不置可否地說,家庭給他的影響很重。從小他看著母親和奶奶,不僅特別照顧家庭,更懂得付出,甚至願意為了家庭犧牲很多,「可能女人這樣大家會覺得是應該的,但其實男人也應該這樣。

→更多內容請見241期《明周娛樂》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