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好戲
Apr 23 , 2017
00:00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文有雷)

文/Sasha  來源/《東京女子圖鑑》劇照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文有雷)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文有雷)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文有雷)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文有雷)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文有雷)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文有雷)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文有雷)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文有雷)
  • 「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日劇《東京女子圖鑑》揭露日本都會女性殘酷心理,你想成為怎樣的人?(文有雷)

上個月播畢的日劇《東京女子圖鑑》為每集20多分鐘、共11集的現代都市劇,由水川麻美飾演女主角「綾」從20世代到40世代所經歷的人生歷練和心境轉折,雖為劇長不長的小品劇,但寫實殘酷的劇情和日本都會女性內心層面的剖析描寫得相當血淋淋和真實,發人深省,看完令觀眾不禁自問: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劇集一開始,綾是個生活在日本鄉下秋田縣的高中生,無趣的鄉下生活令綾每天生活都相當抑鬱。在接受升學志願調查時,對於「想成為什麼樣的人」這個問題直接了當的答道「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還反問觀眾:「真的有被人羨慕卻不快樂的人嗎?」,沒有確切想得到的目標或志業,只是單純想成為一個受人稱羨的人。

出了社會的綾來到夢寐以求的東京工作,進入女孩妄想的時尚產業、開始和代理外商公司的男人聯誼,積極地搜集「能令人羨慕的條件」。還是20出頭剛步入社會的她,尚未完全融入時尚又步調快速的東京,在摸索之中做著公司基層的工作、和來自同樣故鄉的男孩談了戀愛。雖然幸福,但「這樣的幸福在東京是不夠的」,綾選擇了繼續往前走。

劇情隨著綾變換工作和年齡增長見識的提升,綾的住所也從年齡層較輕的地段不停換到高級住宅區。「現在那裡的女人所穿戴的,對我來說都只是年輕女孩流行的東西了」離開了帶給自己小確幸的男友,綾追求和收入更高的社會菁英份子交往,卻面臨被對方劈腿的下場;在30多歲遇到了不能給婚姻卻能讓她「呼吸不同高度的空氣」的長腿叔叔,綾一開始甘願當小三享受著奢華,卻又看到身邊的女性一個一個步入婚姻,再次感到被隔離、需要婚姻來「圓滿」人生。

靠著婚姻仲介所成功與條件相當的男人結了婚,看似幸福的綾和理念價值都不合的老公漸漸出現摩擦,最後選擇分居並離婚。沒有痛徹心扉的別離,卻有感慨空寂的悲傷。這之後,綾試著找回一個人生活的步調,但無聊時仍找了個對未來沒有打算的小男孩來填充自己的空虛,卻又面臨比自己更優渥的女人輕鬆將小白臉從身邊搶走,「青蛙就跟青蛙同伴們一起在田裡呱呱叫就好」用旁白道出不管再怎麼努力,都難以打破的社會階層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