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好戲
May 18 , 2017
00:00

一半男孩 一半男人 SpeXial子閎 易恩

文/鄭孟緹 攝影/高政全 影音拍攝/賴弘軒 造型/吳國瑋、賴盈君 化妝/李凱潔造形工作室 髮型/Ricky(HEADLINE) 場地提供/HOTEL PAPA WHALE 
  • 一半男孩 一半男人 SpeXial子閎 易恩
  • 一半男孩 一半男人 SpeXial子閎 易恩
  • 一半男孩 一半男人 SpeXial子閎 易恩
  • 一半男孩 一半男人 SpeXial子閎 易恩
  • 一半男孩 一半男人 SpeXial子閎 易恩
  • 一半男孩 一半男人 SpeXial子閎 易恩
  • 一半男孩 一半男人 SpeXial子閎 易恩
  • 一半男孩 一半男人 SpeXial子閎 易恩
  • 一半男孩 一半男人 SpeXial子閎 易恩
  • 一半男孩 一半男人 SpeXial子閎 易恩
  • 一半男孩 一半男人 SpeXial子閎 易恩

變與不變是SpeXial成員子閎和易恩現階段的課題,隨著隊友來來去去,不免心生感慨、動搖,尤其是身為初代成員的子閎,經歷過5次團員變動,他坦言3年前第一次加入新團員時曾陷入低潮,甚至罹患躁鬱症,但那時的他只能將苦往肚裡吞;所幸很快地,他領悟「人生開心最重要」,重回正軌並開始選擇做自己。子閎那雙早熟的眼神承載著許多不為人知的壓力與外界的期望,看不出他只比20歲的老么易恩大3歲,但從兩人對演戲的專注與付出,不難看出亟欲跳脫偶像框架的決心。為了成為獨當一面的真男人,他們正努力修煉中。


 

「其實我很常一個人在台北街頭閒晃,但是要認出我是很難的事。」拍攝當天,子閎身穿連帽風衣,外套上的帽子深深蓋住半張臉,低調的他平常出門必戴口罩和帽子,隱身在人群中漫步,是他另類的紓壓方式,卻也透露出內心孤單的一面;子閎出道5年來幾乎都在工作,休假也不知道要幹嘛,總之是個不懂玩樂的人。出道2年的易恩還保有年輕人的童稚純真,隨手玩著時下正夯的指尖陀螺,休假則飛奔到墾丁海灘,是個十足的陽光少年。

 

 

走出躁鬱低潮做好做滿

在易恩未入團前,子閎經歷了一段人生黑暗期,2014年SpeXial第一次加入新血,從原本4人增為7人,讓第一代的子閎不能適應,情緒受到波動,直到他隔年入伍之前最為低潮,「那時開始感到迷茫,很多事情跟當初說好的不一樣。我會在無意識的情況下理智突然斷線,完全控制不住。」與他親密的家人首當其衝承擔一切,幸好症狀非重度,透過服藥治療情況好轉,當兵時已不用吃藥。

回憶生病卡關那段日子,子閎坦言會跟自己過不去,加上本身個性要求完美,不僅很會逼自己,連身邊的人都遭殃,必須要不斷告訴自己「正能量一點」,想法才不會一直往負面走;現在回頭看,他很慶幸自己的人生道路並不如易恩順遂,因此想的總是比較多,學到的更多。不過前些日子接演舊劇翻拍的《終極三國2017》,子閎因為擔綱男主角「關羽」戲份吃重,竟讓他的躁鬱症險些復發!

原來是拍戲5個月,子閎只放了一天假,動作戲吊鋼絲大小傷不斷,又是飾演一位古今中外許多人演繹過的歷史人物「關羽」,因此壓力大到狂掉髮、冒白髮,更被操到急速變瘦,「其實我體重沒掉,但外型很明顯瘦了一圈,身體和心靈都很累,覺得躁鬱的症狀有點回來,但我沒有吃藥,全靠意志力去控制,因為團員和朋友們都在才撐了下來,想說既然要做就做好做滿!」此時易恩接話:「我反而變重耶,收工後狂吃,以前才62公斤,現在破70!」

 

 

合買玩偶睡衣感情好

奇幻偶像劇《終極三國2017》是子閎和易恩第一次合作的戲,兩人到大陸象山影視城工作5個月,朝夕相處感情越來越好,還一起買了卡通玩偶睡衣。有次子閎心血來潮,半夜穿著長頸鹿裝去敲易恩房門,卻遭睡眼惺忪的易恩大吼:「誰啊!」子閎淡淡回說:「長頸鹿……」接著默默回房更衣睡覺。後來易恩知道自己吼的對象是子閎,趕緊傳訊道歉,但子閎記恨說:「現在的小孩都越來越沒禮貌。他嘴巴非常毒,說『以前看中萬鈞(子閎《終極一班》角色)覺得這個人超有態度、超酷,沒想到你私底下是這樣』,害我超受傷。」易恩不甘示弱說:「其實我們感情一直很差啦,每天都在罵彼此,不然他來敲門我幹嘛吼他?」

兩人一來一往唇槍舌戰,但言談間感受得出好交情,易恩有時發現子閎說話太狂,會提醒他小心點,子閎則稱讚易恩很聰明,只是平常比較愛鬧。SpeXial團員之間也常關心彼此,雖然近期晨翔、執接連退團,宏正腿傷開刀休養,團員們私下仍保持聯絡。談到宏正的近況,易恩表示:「大家都知道他的狀況,也很關心他。」子閎正向思考認為:「上天給予宏正這段旅程,代表他以後有更大的事情要做,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所以不一定是壞事。」

 

 

擺脫偶像包袱拚轉型

至於團員變動的紛紛擾擾,子閎頗為淡定,「我已經接受這個事實,以前會滿感慨的,但是不能說出口,永遠都要對外給個完美答案;但現在心態開始改變,想說什麼就說,想做什麼就做,而且重點是未來,眼光要放遠一點。SpeXial是個招牌,不代表一定要有誰,就算有人要離開,也不影響這塊招牌。」外傳晨翔離團後子閎將跟進?對此子閎不把話說死,「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路要走,你問我會想follow他的腳步嗎?也許會,也許不會,現在說不準。我不想說『不會啊,我覺得SpeXial很棒,我是初代團員,一定會到最後』等等這些屁話,我也不會問宏正會不會出走,他有他的決定,至於我現階段只能做好自己的事,至少……保證這個月不會離開。」

子閎當兵期間已思考轉型,退伍回來不想再當偶像,認為「有料才走得遠」,除了【終極】系列,近年也接演公視人生劇展、喜劇電影來拓展戲路;而易恩在大陸拍戲經驗豐富,由於沒有個人助理,很多事得要自己來,「以前在家裡不常幫忙做家事,出來工作後要自己獨立搞定大小事,體會到原來成為一個大人是這種感覺。」兩人正為擺脫偶像包袱而努力,易恩表示最想挑戰的角色是變態殺人魔,子閎則一直想演精神病患,自嘲很符合自己的躁鬱症特質。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