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好戲
Oct 19 , 2017
00:00

專訪/女鬼扮上癮 楊雅筑吊頸爆血漿

文/鄭孟緹 圖/李封毅攝 圖片 酷瞧
  • 專訪/女鬼扮上癮 楊雅筑吊頸爆血漿
  • 專訪/女鬼扮上癮 楊雅筑吊頸爆血漿
  • 專訪/女鬼扮上癮 楊雅筑吊頸爆血漿
  • 專訪/女鬼扮上癮 楊雅筑吊頸爆血漿
  • 專訪/女鬼扮上癮 楊雅筑吊頸爆血漿
  • 專訪/女鬼扮上癮 楊雅筑吊頸爆血漿
  • 專訪/女鬼扮上癮 楊雅筑吊頸爆血漿
  • 專訪/女鬼扮上癮 楊雅筑吊頸爆血漿
  • 專訪/女鬼扮上癮 楊雅筑吊頸爆血漿

童星出身的楊雅筑以往演的多半是嬌嬌女,近年她積極拚轉型,先在電視電影《結婚禁行曲》扮醜,又在網路劇《直播中二間》挑戰滿口鮮血、面目猙獰的女鬼,包袱全拋,由於劇中角色還是個有產後憂鬱的媽媽,她上網、買書鑽研各種產後憂鬱症頭做功課,更笑言自己演鬼演上癮,之後想挑戰各種死法;另一方面,她勤練拳擊爭取演女打仔,入行16年,楊雅筑這一兩年彷彿戲胞開竅,直呼演戲路上沒有「夠了」二字。


楊雅筑向來不太敢看鬼片及血腥驚悚片,這次在《直播中二間》首度嘗試化特殊妝扮女鬼,可謂是她演藝生涯的大突破!不但有別於以往的戲路,幾乎沒有對白、以誇張肢體動作和表情為訴求的女鬼角色,她坦言起初有點小卡關,尤其是一幕強調面目猙獰的上吊戲,讓她演起來相當掙扎,「原本只知道要畫恐怖的鬼妝而已,導演臨時要我口含血漿擺出猙獰模樣,血一流光就要一直補,而且拍戲環境很熱很悶,還是發生過命案的地方,在那個氛圍下只想把戲拍好,到最後真的豁出去了!」

她在戲裡因產後憂鬱歇斯底里,引發自殘傾向,最後上吊自殺,角色表演豐富有層次,尤其第一場戲就要大崩潰,難度頗高,「導演給我的空間很大,完全讓我自由發揮,沒做什麼修正,我覺得這能幫助我放開來。如果一開始導演就下指令,演員壓力會有點大,第一場戲要馬上釋放會有阻礙。」

畫鬼妝第一次就愛上

畫鬼妝第一次就愛上

畫鬼妝的過程十分繁複辛苦,要先畫4個半小時,到片場再畫2個半小時,最後戴上好萊塢等級的全黑瞳孔放大片,營造駭人效果。由於特製的隱形眼鏡材質又硬又厚,楊雅筑一戴上幾乎痛到眼睛睜不開,全程需忍受不適感拍攝,幸好成品效果讓她十分滿意,也大呼畫特殊妝很好玩,畢竟沒多少人能嘗試。

楊雅筑看過劉奕兒演的新片《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覺得自己只是小菜一碟,「我至少還看得出來是我,但她的牙齒、那些特殊妝跟我的等級不太一樣,如果我是片中其中一個演員,跟劉奕兒對戲我一定嚇死!」膽小的她笑說自己想像力很豐富會自行腦補,「幸好我是演鬼,比較不會害怕,如果找我演鬼片不是演鬼,我要考慮一下,哈哈。」

嚇到發毛十字架不離身

嚇到發毛十字架不離身

《直播中二間》將拍攝場景拉到知名靈異景點,現場相當陰森,還請來師姐作法、設結界,讓楊雅筑心裡很毛,信基督教的她除了隨身攜帶媽媽給的十字架,劇組也有準備紅包,教她回家前要把錢花掉,讓髒東西別跟著回家,但她大剌剌笑說:「我每次都忘記花掉,因為收工回家很累。」儘管拍攝過程辛苦且耗時,楊雅筑興奮表示下次還要挑戰扮鬼,完全玩上癮!「以前漂亮的角色基本上演過一輪,是時候扮一點醜或是演突破的角色,要我演個外星人也可以!」

以往常被虧戀愛就不見人影的她,結束與富二代演員涂百鋒的戀情後,更專注在事業上,樂於拓寬戲路看到自己各種可能性,「兩年前我拍《結婚禁行曲》,導演把我弄得非常醜,算是我第一個突破,現在演鬼是第二個,第三個希望演動作戲。」

她透露學拳擊已經快一年,逐漸打出興趣,「不敢說很厲害,但姿勢還可以,很想扭轉大家對我的既定印象。」此外,她持續上表演課磨練演技,恢復單身後活出自信美,對演戲也更有想法和規劃。關於愛情,楊雅筑學會順其自然,「以前會有進度表,但完全沒有用。很多前輩說想賺錢光想沒用,認真做錢就會來,感情也是,以前有點太執著了,聽不懂這個道理,現在就是認真做,反正會來的就會來。」

►楊雅筑在《直播中二間》戲裡因產後憂鬱歇斯底里,引發自殘傾向,最後上吊自殺,角色表演豐富有層次。

►最讓楊雅筑掙扎的一場戲是強調面目猙獰的上吊戲,相當犧牲顏值。

►楊雅筑想挑戰各種戲路,認為演戲路上沒有「夠了」。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