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好戲
Jun 07 , 2018
00:00

專訪/煞到李杏好演技 路斯明讚不脫更性感

文/鄭孟緹 圖/高政全攝 劇照/八大、部分翻攝自網路
  • 專訪/煞到李杏好演技 路斯明讚不脫更性感
  • 專訪/煞到李杏好演技 路斯明讚不脫更性感
  • 專訪/煞到李杏好演技 路斯明讚不脫更性感
  • 專訪/煞到李杏好演技 路斯明讚不脫更性感
  • 專訪/煞到李杏好演技 路斯明讚不脫更性感
  • 專訪/煞到李杏好演技 路斯明讚不脫更性感
  • 專訪/煞到李杏好演技 路斯明讚不脫更性感
  • 專訪/煞到李杏好演技 路斯明讚不脫更性感
  • 專訪/煞到李杏好演技 路斯明讚不脫更性感
  • 專訪/煞到李杏好演技 路斯明讚不脫更性感

路斯明和李杏是不少粉絲心中的性感代名詞,李杏前年演活《樓下的房客》中風騷的陳小姐,入圍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獎,路斯明的精壯身材及知性談吐更是男人味爆棚。兩人這回演出新劇《前男友不是人》,雖完全無對手戲,但路斯明對李杏的演技讚譽有加,「她演戲沒有任何猶豫,而且猜不透她下一個動作是什麼,我覺得她的性感是表現在這裡,反而不想看她脫。」逗得李杏心花怒放,嘴甜喊他「路導」,極力爭取機會和路斯明合作。


路斯明和李杏在《前男友不是人》中分別跟楊丞琳、藍正龍有情愛糾葛,兩人對於未能對到戲都大嘆可惜,路斯明開玩笑說:「劇情應該安排我們最後在一起啊。」當初路斯明一得知卡司名單有李杏,正好在飛機上看了《樓下的房客》,瞬間被李杏的獨特魅力吸引,「這部片我真的只想看妳,什麼時候回家,什麼時候下樓。」讓李杏羞到臉紅,路斯明趕緊強調他看的不是脫戲,而是其他細節,例如一場大家圍坐吃飯的戲,「雖然沒特別做什麼,但她就是在角色裡面,我很喜歡這一幕。」讓李杏感動直呼路斯明「真的很懂看戲」。

不過《樓下的房客》飛機上的版本經過剪接並不完整,李杏當場掏出原本準備給海芬的DVD,送給路斯明,霸氣說:「我拍了就是要給人家看,如果沒看到,我會覺得白露了。」李杏之前看過路斯明演的《荼蘼》,很欣賞他的熟男魅力,原本聽說要與他演同一部戲超開心,但得知沒對手戲後失望透了,心情像在洗三溫暖,她嬌嗔道:「沒跟路哥對到戲這件事,我很不開心。」路斯明一聽立刻識趣附和:「有李杏,好吧丞琳不重要。」一搭一唱默契十足。

自甩巴掌比求婚簡單

自甩巴掌比求婚簡單

戲裡兩人心儀的對象都對前任念念不忘,路斯明眼看女友楊丞琳的心逐漸偏向藍正龍,忌妒之情日益積累,忍耐到最後大爆發,瘋狂自甩巴掌,細膩堆疊角色的層次性。談到這場自甩巴掌的戲,路斯明反倒認為比求婚戲還簡單,拍攝一次就過關,「那場戲劇本寫得很硬,單看對白會覺得好肉麻,所以要靠肢體語言豐富它,當下沒想太多,情緒到了就直接來!」他說幸好對手是楊丞琳,兩人從《荼蘼》就培養出默契,「我很信任她,她也很信任我,我們在同一個頻道上,不用想太多,也不用說太多,遇到這樣的對手是我的福氣。」

另一幕求婚戲,路斯明在經營的餐廳裡單膝下跪向楊丞琳求婚,拍攝時正值酷暑,他反覆跪了十次之多,苦不堪言,「實在太熱了!現場又打燈,跪在那邊不能動,導演拍手部特寫我也要跪,只是說簡單幾句對白卻好難。」李杏笑說:「拍這場戲我在場,但我是在遙遠的窗外當背後靈,這大概是我跟路哥唯一同框的一幕。」

自嘲少女時代有點遠

自嘲少女時代有點遠

李杏自認難度最高的是演少女時代,因為不是只有表面上裝嫩,而要用少女的心情自然流露出青澀的情感,自嘲畢竟離學生時期有點遠了,需要花點心思。路斯明誇李杏詮釋得恰如其分:「她很聰明,演戲的小細節都一清二楚。印象最深刻的是她在劇中第一次向丞琳自我介紹的模樣,動作自然到位,我覺得很棒,立刻讓角色跳出來,十幾年後變上班族又是另一種樣貌,妳看我看得多細。」接連的讚美讓李杏笑開懷,連忙喊話自薦:「趕快讓我跟路哥一起演戲!」

李杏在《前男友》劇中詮釋單親媽媽,同時也是女強人,戲路和之前冶豔風格大相逕庭,加上剪了減齡瀏海,顯得較年輕可愛。被問是否想要轉型?她表示不覺得演完《樓下的房客》就被定型,目前沒特別去想轉不轉型的問題。路斯明換個角度思考認為:「其實有時候定型是件好事,代表作品有被注意到。」

全裸入鏡再脫要考慮

全裸入鏡再脫要考慮

李杏在演員這條路上坎坷許久,一直希望有個機會證明自己,此時接到《樓下的房客》邀約,從未挑戰過的全裸尺度,讓她掙扎許久,不過她更害怕自己錯過了這個得來不易的角色,「演員真的是個很看機運的工作,要謝謝自己當初有堅持下去!」已過而立之年的她坦言好幾度想放棄,「不是不相信自己,我一直相信自己可以做好,可是很多事不是相信自己就能順利,還有很多現實面要考量。」

路斯明認同「演員要熬」這件事,「氣質和魅力是生活經驗累積出來的,是錢買不到的。像李奧納多有獨一無二的魅力,對我來講他才是Man、有男人味,現在小鮮肉還不懂得熬,我覺得真正有實力的一定要熬,不能一次把所有會的搬出來,立刻變廉價。」 

聊到之後接戲的尺度,是否願意再為藝術犧牲全裸演出?李杏說:「雖然已經嘗試過這麼大的尺度,但不代表我很容易可以再做一次,還有很多心防要突破。」路斯明認為脫要有脫的價值,現在只有李安能讓他點頭,其他裸戲邀約皆say no。至於近期的拍戲規劃,路斯明對輕鬆喜劇或拯救人質的動作片特別有興趣,他認為台灣很多戲都是拍給女性觀眾看,男生只能看美劇、棒球或籃球,應該有更多站在男生立場述說的故事,他笑說早已想好劇名,就叫做《三個半熟的男人》,李杏立刻自告奮勇要演男生,路斯明回應:「其實滿有看頭的喔,她演男生,我演女生,大家應該會想看。」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