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好戲
Jun 27 , 2018
20:00

陳庭妮指甲縫卡粉紅卵崩潰  劉以豪憶愛犬哽咽

文/鄭孟緹 圖/歐銻銻娛樂
  • 陳庭妮指甲縫卡粉紅卵崩潰  劉以豪憶愛犬哽咽
  • 陳庭妮指甲縫卡粉紅卵崩潰  劉以豪憶愛犬哽咽
  • 陳庭妮指甲縫卡粉紅卵崩潰  劉以豪憶愛犬哽咽
  • 陳庭妮指甲縫卡粉紅卵崩潰  劉以豪憶愛犬哽咽
  • 陳庭妮指甲縫卡粉紅卵崩潰  劉以豪憶愛犬哽咽
  • 陳庭妮指甲縫卡粉紅卵崩潰  劉以豪憶愛犬哽咽
  • 陳庭妮指甲縫卡粉紅卵崩潰  劉以豪憶愛犬哽咽
  • 陳庭妮指甲縫卡粉紅卵崩潰  劉以豪憶愛犬哽咽

劉以豪跟陳庭妮到花蓮「long stay」拍歐銻銻新劇《種菜女神》,劇組邀請媒體探班,兩人經過三、四個月顯然已相當融入田園生活,陳庭妮表示唯二怕的是蜜蜂和農夫最討厭的「福壽螺」,特別是要徒手清除福壽螺的粉紅色卵整治農田,指甲縫常卡粉紅殘渣讓她超崩潰!日前痛失愛犬的劉以豪當花蓮拍戲為休假、療傷之旅,對於愛犬Yellow過世的傷痛,他落寞且略帶哽咽表示「永遠不會過去」。


劉以豪的12歲愛犬Yellow上月因細菌感染病逝,全家都籠罩在悲傷的氛圍,事隔一個多月,正在花蓮拍戲的劉以豪對此感嘆道:「生命太奇妙了,通常(寵物)生病或老了會有心理準備,可以花更多時間來陪,或做一些安排,比較不會有愧疚,但這次完全沒有...」說著說著有些哽咽,一旁的陳庭妮也有養狗,了解劉以豪的心痛,趕緊轉移話題表示花蓮當地也有很可愛的狗。劉以豪提到陳庭妮的狗Chelsea很可愛,笑說:「什麼人養什麼狗,笨笨的很可愛。」陳庭妮抗議道:「你什麼意思!」劉以豪解釋因為她的狗很好親近,第一次見面他就一直反覆搓揉牠的臉,完全不擔心會被咬。

拍戲之餘,劉以豪種了薄荷和迷迭香在車上,增添生氣,陳庭妮也種了一小盆多肉植物,為它取名叫「阿ㄘㄢˇ」(田的台語),結果種植過程很「落漆」,陳庭妮說:「有次忘了把它帶下車,結果回到車上發現它變得乾乾的,我跟同事覺得它一定很無助,還演它的心聲:『啊~好熱好熱,怎麼沒有人來救我?』然後它就死了。」劉以豪直呼:「妳好遜喔!」陳庭妮無奈說:「啊就太熱咩~」

陳庭妮在劇中妝容自然、打扮樸素,她說在片場經常是抓了一件衣服就穿,完全沒在管色系搭不搭,「這部戲很可愛的地方是很寫實,很單純在講人跟土地的故事,言語之間感受得到溫度,跟一般想像中的電視劇拍法不一樣。」她表示,即使殺青後仍想繼續留在花蓮,現在偶爾回台北反而不習慣太快的步調,「例如買個雞排就一直問要多久?要多久?我跟你說我要加辣啊!哈哈。」她覺得環境真的會影響一個人,在花蓮生活就覺得沒關係、可以慢慢等,這也是這趟花蓮行對陳庭妮來說最大的收穫。

《種菜女神》故事融合24節氣,演員常在夏天穿著厚重冬裝,汗如雨下,因此有很多防中暑的小法寶,除了必備的小風扇,當地居民還傳授吃鹽糖,有次陳庭妮有些中暑症狀一吃見效。此外,陳庭妮還帶了23瓶防曬乳進組備戰,戲還沒殺青,就全部用完還要追加,她說:「我幾乎換一個鏡頭就補擦一次,大概一個禮拜用掉一瓶。」而劉以豪則是一喊卡就脫上衣,在片場打赤膊是家常便飯,他說:「真的太熱了,裸上身對男生來說很自然。」
 
陳庭妮表示拍戲印象最深的事,就是試鏡時導演曾問她「怕不怕土?」,原本滿頭黑人問號,後來才知道這部劇有大量的種田、插秧戲,其中一場為了整治福壽螺殘害稻田的問題,她直接徒手抓福壽螺的卵,讓她差點崩潰,她無奈說:「那場戲拍了一個星期,因為福壽螺的卵一抓就破,指甲縫的顏色變得跟福壽螺卵一樣是粉紅色的,吃飯時都覺得有味道。」

♦陳庭妮、劉以豪主演的新劇《種菜女神》在花蓮已廢棄的山興小學取景。

 

♦花蓮太陽大、氣候炎熱,陳庭妮、劉以豪穿著長袖秋冬裝演戲,並接受媒體採訪,十分敬業。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