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好戲
Dec 02 , 2016
00:00

拍床戲像坐雲霄飛車 利晴天 文雨非砸果皮化尷尬

文/陳卉昕 圖/高政全
  • 拍床戲像坐雲霄飛車 利晴天 文雨非砸果皮化尷尬
  • 拍床戲像坐雲霄飛車 利晴天 文雨非砸果皮化尷尬
  • 拍床戲像坐雲霄飛車 利晴天 文雨非砸果皮化尷尬

利晴天、文雨非首次合作拍戲,除了化解不熟的尷尬,還要適應個性上的南轅北轍,因利晴天缺乏安全感,像狗一般黏人的特質,對像貓一樣冷僻又經常失聯的文雨非而言,如此緊迫盯人的行為猶如恐怖情人,令她感到害怕,她笑說還好只是「演」一對情侶,「如果我們真的談戀愛的話,可能會吵不完吧!」


合演網路劇《X情人之恐怖情人》,利晴天與文雨非異口同聲表示定裝那天充滿恐懼,兩人當時打完招呼後,就沒講過半句話,各自坦言內心很糾結該如何開啟話題。利晴天透露:「第一天看到文雨非的時候,感受到她的害怕,不知道她有成年了嗎?感覺她只有17、18歲,要怎麼跟她談戀愛?兩天後就要開拍了,也沒有時間彼此熟識。」文雨非在旁大笑,「我心想怎麼辦?該怎麼跟他講話?搞得很像相親一樣!這種狀況人家不主動,我也不敢去跟他講話。」

出門像走丟  老媽也崩潰

出門像走丟 老媽也崩潰

導演為了化解尷尬,讓兩人從親密戲開拍,但利晴天透露自己對於親密戲多少有點排斥,「我不知道女生的接受度能到哪?」在不熟識的情況下拍親密戲是壓力很大的,文雨非笑說感覺超像在坐雲霄飛車,拍床戲時當下腦子一片空白,因為很少跟不認識的男生靠這麼近,直到一場在廚房打鬧的戲碼,她拿起一坨水果皮砸向利晴天的臉,兩人才化解尷尬,敞開心房。

劇中文雨非飾演的女主角個性相當獨立不受控,而現實中的她的確很自我,不愛被管且經常失聯,「連我媽都找不到我很崩潰。」利晴天也說自己跟戲中的角色也很類似,是一個很沒有安全感的人,交往的對象一定要給他足夠的安全感,他才有辦法存活,自招這一點很有恐怖情人的特質,像文雨非經常讓別人找不到,他就無法接受。相反地,文雨非表示利晴天很常需要聯絡這件事,讓她很害怕,「所以我們真的談戀愛的話,可能會吵不完吧!」

耍浪漫放煙火示愛

文雨非雖然自嘲與利晴天沒有火花可言,但稱讚他的貼心很另類,之前深夜拍戲因為有蚊子,她在一旁跺腳,這時利晴天不是立刻去拿防蚊液,而是問說:「妳經紀人呢?」利晴天在旁聽到,一陣發麻直喊:「這種芝麻綠豆大的事妳還記得!」文雨非笑說以前合作的男演員都很直接,例如鞋帶掉了,對方會直接幫她綁,反而讓她覺得不好意思,所以利晴天體貼的掌握度很好!利晴天聽了緊張直冒冷汗:「我不覺得自己貼心,很少女生說我貼心,妳不覺得我看起來很慌張嗎?」

雖然利晴天不認為自己貼心,但他自招是個很浪漫的人,會想與女朋友做一些偶像劇般的浪漫情事。透露曾跟女友還有朋友們一起在公園裡烤肉,然後蒙住女友的眼睛,旁邊都放滿煙火,模仿過《惡魔在身邊》的橋段,當時以為很浪漫,其實還滿危險的。文雨非在旁瞪著大眼直說:「天哪,這樣的方式我會不知所措!」讓利晴天羞紅了臉。

耍浪漫放煙火示愛

沒梗難接話  冏當句點王

沒梗難接話 冏當句點王

利晴天連擇偶條件都非常抽象,「我可以從她的眼睛看到我的世界」,他說有一種女生,你可以從她的眼睛中看到你們之間所有的可能性,如果真的有那種女生出現,不論其他條件絕對可以交往。

相比利晴天的浪漫,文雨非是務實派,一定要相處後才會有下一步,「我喜歡很Man的男生。」她表示自己性格像貓,希望交往可以不干擾彼此,但又有一個牽絆,「分析完發現其實很自我。」個性天差地遠的兩人,共通點都是句點王。利晴天笑說每次都被經紀人警告,「你講話可以不要這麼句點嗎?」文雨非更哀怨表示因為無法接人家的話,「以前訪問的時候,深刻地感受到記者的無奈。」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