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周直擊
Feb 17 , 2017
00:00

Valentino從夢中走出 2017春夏高級訂製服時裝周報導

文/吳國瑋 圖/Valentino
  • Valentino從夢中走出 2017春夏高級訂製服時裝周報導
  • Valentino從夢中走出 2017春夏高級訂製服時裝周報導
  • Valentino從夢中走出 2017春夏高級訂製服時裝周報導
  • Valentino從夢中走出 2017春夏高級訂製服時裝周報導
  • Valentino從夢中走出 2017春夏高級訂製服時裝周報導

「我們也不過只是那憑空搭成的幻夢的材料。」──莎士比亞


一如對於Maria Grazia Chiuri的Dior高訂處女秀的重視程度,整個時裝圈對於Pierpaolo Piccioli獨掌Valentino的高訂秀是充滿期待的,何況他並沒有任何一絲輕忽的本錢。Piccioli必須證明即使沒有Chiuri,他依然能撐起整個時裝屋,依然能維繫外界對於Valentino高訂長期來的讚嘆與崇拜,他可是當今時裝圈唯一一位同時執掌高訂、男女裝與配飾的設計師,無人出其左右。

我們事後諸葛地發現Piccioli顯然不是那個喜歡說繁複故事的人(Chiuri在Dior證明了她才是那位善於設定複雜故事情境的主導者),他喜歡當一位導演勝過當個編劇。保留了雙人組時期不描繪當下的情境設定,Piccioli繼續勾勒神話精靈的脫俗與夢幻,然而這神話並不全然仰賴他的憑空想像,透過時裝屋的官方Instagram,Piccioli首度公開助他體現華美工藝的4名工坊首席工匠,還請來作曲家Alexandre Desplat和指揮家Solrey聯手打造秀場音樂,並大費周章地從知名藝廊Art Vantage PCC Limited & Tiroche DeLeon Collection借來藝術典藏裝點秀場,一切的手筆不外乎要證明即使沒有Chiuri,他可還是總攬全局的出色造夢者。

這場處女大秀依舊是不讓人意外和失望的精靈與仙女次序而出,然而相較過去藉由用色和刺繡藏在脫俗背後的鮮明性格,Piccioli的獨奏曲轉向純粹,甜而不膩,就連色調的轉換也靜謐地讓人屏息,不再有雙人組時期過度堆砌的華麗,卻也沒有過度單薄的素雅,一切的手筆都是那麼地恰到好處。只是再怎麼樣美好的夢總是有個原點,Piccioli離開過往一再提起的故鄉義大利,轉向法國象徵主義畫家Odilon Redon。

 

身為象徵畫派代表,Redon認為繪畫題材來自想像而非現世的觀察,從1890年開始的一系列粉筆畫創作,更以天鵝絨般的柔和朦朧色調、靜謐而自我的題材、靈魂路線的神祕構圖聞名於世。Piccioli取材Redon於1879年的版畫〈在夢裡〉作為系列的支撐點,接著以Redon畫風為自己向來擅長的仙女系風格更添唯美空靈的輪廓,或是直接將Redon畫作轉換為裝飾構圖,並刻意抽掉雙人組時期的浪漫性和脆弱感,將夢境制約在帶有靈魂的永恆之中。Piccioli的Valentino因此更加清晰了,「我不想讓人們從這次的高訂系列中感到任何一絲用力或刻意,一切都是那麼的純真美好,彷彿天生而來。」

為了表揚自家工坊嘔心瀝血、日夜趕工的貢獻,Pierpaolo Piccioli於官方IG上公布了工坊4大首席工匠的素描圖像。

Elide Morelli(左)和Paola Martellino。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