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周直擊
Apr 16 , 2018
00:00

【2018秋冬米蘭女裝周】Gucci 後賽伯格時尚宣言

文/吳國瑋 圖/Gucci
  • 【2018秋冬米蘭女裝周】Gucci 後賽伯格時尚宣言
  • 【2018秋冬米蘭女裝周】Gucci 後賽伯格時尚宣言
  • 【2018秋冬米蘭女裝周】Gucci 後賽伯格時尚宣言
  • 【2018秋冬米蘭女裝周】Gucci 後賽伯格時尚宣言
  • 【2018秋冬米蘭女裝周】Gucci 後賽伯格時尚宣言
  • 【2018秋冬米蘭女裝周】Gucci 後賽伯格時尚宣言

「我們都是為了重新創造自己而存在,處於後人類主義的時代的我們,必須決定我們想要變成什麼樣的人、想擁有什麼模樣。」——Alessandro Michele


 

冷冰冰的手術室流動著詭譎與不安,瞬間安靜後,模特兒魚貫而出,男模特兒的毛呢西裝外套上,由人骨圖案拼貼出的NY字樣和派拉蒙影業標誌讓簡單的套裝顯得有趣,女模特兒則戴上各式頭巾、水鑽頭飾、蕾絲與針織巴拉克拉瓦頭套搭配風格迥異的裝束,有些抱著變色龍、珊瑚蛇和恐龍登場,直到拎著自己頭顱的模特兒現身,現場所有人的情緒都複雜了,驚訝、狂喜,當然還有更多的不解,我們都知道這絕對不只是用來製造效果的把戲,畢竟Alessandro Michele對歷史、文學、藝術、哲學涉獵之廣,這些精心打造的擬真道具,肯定藏著許多超越服裝與設計之外的線索。

 

 

Alessandro Michele給了這個系列一個重要的關鍵字:Cyborg(賽伯格)。1985年,女性主義/科學家Donna Haraway發表《A Cyborg Manifesto: 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alist-Feminism in the Late Twentieth Century》,批判基進女性主義將女人「整體化」的謬誤,提出了「人機合體」的理論,亦即一種介於有機人類與機械的生命體,這生命體涵蓋人類與機器、生命與科技、現實與想像,身體與性別都是流動的,不以特定形式存在,接著提出對於女人在下個世紀的想像。若以這論述回頭來看今季系列,一切便昭然若揭了。

 

 

打從Alessandro Michele接手Gucci開始,性別、階級、時間感與空間性的模糊流動,向來是他的設計主軸,暫且不論他是否和Donna Haraway一樣是女權主義者,可以確定的是「人的本質」思考的類同性。他們都保持開放性和超越性觀點,當所有構成人類主體的物質皆是流動的、模糊的、沒有形狀的,如何定義自己便成了最重要的命題,而把自己丟進手術室解剖、分析研究、重組之後,我們或許會發現一個迥異的自己,也或許不會,但無所謂,重要的是我們在過程中找到了對自己的認同。

 

 

基於這樣的思考脈絡,我們看到了一個毫不設限、無法定義的時裝系列,有維多利亞、巴洛克、洛可可和帝政時期風情,也有中國和日本傳統服裝的含蓄之美,有中東與阿拉伯世界的神祕悠遠、有古埃及的豔麗撩人、有源自中國和日本和服的刺繡與織法、有文藝復興時期的審美觀、有MLB職棒洋基隊和派拉蒙影業的美式流行標誌,也有童話故事主角的趣味想像,乍看之下這些元素被唐突地擺在一起,卻在在呼應Cyborg的混種概念──如果人類的身體沒有絕對,那麼,用什麼風格裝扮自己又豈能有所限制?將哲學議題轉化成服裝,透過服裝啟迪人們思考自我,這是Alessandro Michele拔地崛起的關鍵,也是他被稱為時裝救世主的神蹟。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