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周直擊
Nov 14 , 2018
00:00

〈2019春夏巴黎女裝周〉Max Mara 從女人的視角望向世界

文/吳國瑋 圖/Max Mara
  • 〈2019春夏巴黎女裝周〉Max Mara 從女人的視角望向世界
  • 〈2019春夏巴黎女裝周〉Max Mara 從女人的視角望向世界
  • 〈2019春夏巴黎女裝周〉Max Mara 從女人的視角望向世界
  • 〈2019春夏巴黎女裝周〉Max Mara 從女人的視角望向世界

Max Mara向來都是作風低調的女人,一如她背後的總舵手Ian Griffiths,多年來Griffiths始終不輕易為每一季的Max Mara尋覓確切的繆思,因為對他來說,只要自信而富含腦力與魅力,人人都可以是Max Mara女子。然而也許是女性主義的聲量太強大了,強大到Griffiths也無法忽視而跟進,但他不跟進則已,一跟進就將取材拉升到絕對的高度──流傳千百年的神話、傳奇與史詩可都是男人詮釋觀下的產物,那麼如果從女人視角看待,會不會有不同的結果?


 

Emily Wilson身為首位翻譯《奧德賽》的女性,揭露並糾正了幾百年來男人視角的誤譯;Margaret Atwood創作《珀涅羅珀記》,從務實、聰慧、隱忍的奧德修斯之妻珀涅羅珀的視角,重新講述了《奧德賽》;Madeline Miller的全新作品《喀耳刻》將邪惡可怖的女巫喀耳刻塑造成強大智慧的女性,敢於直面自己的真實內心和想法。身分顯赫的安菲特裡忒是海洋女神,也是眾神之母蓋亞的孫女,但好戰尚武的波塞頓掩蓋她的光芒,昔日的海洋女神只能以波塞頓之妻的身分退居次位。Griffiths挪用設計女宗師Anne-Marie Beretta於80年代的Max Mara作品,將她當時的廓型剪裁、不對稱垂褶、暗扣與大地色調,結合上述傳說中的女性角色,讓史詩中的女神一個個躍然而出。

 

 

其中安菲特裡忒的靈感也讓Griffiths打造出適用於海上活動的蠟染黏合風衣和防水油布系列,還以蜿蜒曲折的波浪荷葉邊搭配寬鬆夾克、線條硬挺的雙排扣大衣,描繪女神在海底世界的驍勇善戰與霸氣。感謝Griffiths讓我終於曉得,從女人的視角看向世界,原來竟是這般模樣啊!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