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周直擊
Nov 17 , 2016
00:00

女力年代 2017春夏女裝周專輯

文/吳國瑋 執行協力/賴盈君 圖/各品牌、達志影像
  • 女力年代 2017春夏女裝周專輯
  • 女力年代 2017春夏女裝周專輯
  • 女力年代 2017春夏女裝周專輯
  • 女力年代 2017春夏女裝周專輯

「在過去,所謂的時尚是設計師自己在心中設定好理想女性的模樣,然後讓現實世界中的女人去詮釋它,這是衣服在穿人,不是人在穿衣服。」Maria Grazia Chiuri被問起入主Dior的處女秀設計靈感時,站在後台mood board前侃侃而談,「然而現在一切都變了,當今所謂的時尚是設計師提供點子和創意的基本架構,任何一位女性都可以依照自己的意志支配這些設計,穿出自己想表現的模樣。」她坦承對設計師而言,這大大提高了難度和必須思考的面向,「然而這是正確的態度,身為女性,我很清楚女人們的自我意識越來越加覺醒了。」


女性意識的快速覺醒,和她們在社會中所必須扮演的角色越來越複雜有著很直接的關係,Karl Lagerfeld就認為時下的女人和男人可是站在相同的天平上,「當我們的生活已經被龐大的雲端資料中心主宰時,女人早就不再像上個世紀那樣,每天只顧忙著換衣服、喝茶、在沙龍裡社交了。她們穿梭在家庭、辦公室、姊妹淘聚會、派對宴會和各式各樣的場合之間,她們獨立自主,有時候甚至比男人還強悍。」於是他讓今季的香奈兒女人換上更加輕便、摩登和運動感的新貌,好應付隨時變動的時勢。只是真要說起當代女性的多重角色扮演,還是問問女性設計師最清楚不過了。

看似女強人的Phoebe Philo,這回就忍不住在時裝秀後對著媒體大談內心話,「我常覺得每一天生命中都充斥著各種錯綜複雜的事物,有些甚至是矛盾和衝突。」她說真要忙起來的時候,常回到家都三更半夜了,為了爭取和寶貝女兒的相處時間,她乾脆讓女兒放學後到辦公室去找她,不過她絲毫沒有因為忙碌而向世界妥協和認輸,「不管我們喜不喜歡,我們都被這個世界所束縛著,然而無論何時何地,每一位女性都該隨著自我意識支配自己,毫無拘束地釋放身體與個性。」

身為傳奇的Dior時裝屋70年來首位女性設計師,Maria Grazia Chiuri在處女秀中穿插著幾件上頭寫著「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字樣的上衣。這句口號出自奈及利亞女作家Chimamanda Ngozi Adichie,她於2013年的TEDxEuston論壇中發表了題為「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的演講,而後也出版了同名著作《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她在其中呼籲女人不應該因為身為女人而權益受損,她要女人勇敢爭取天賦的權利,也不要因為身為女性而給自己任何藉口,「每個女人都要快樂地做自己,只有我們能定義自己。」

Maria想必也看過這場經典演講的影片或者讀過這本書吧。她在開秀前夕於Dior官網推出兩部「#TheWomenBehindMyDress」影片,以「Who is your female role model?」為題,訪問了時裝屋和時裝秀後台的所有女性工作人員,而這一切鋪陳都只為了說明一件事:她將這場處女秀獻給所有女人。「這是一個女人應當自我覺醒的年代。」Maria說曾有人問她為什麼願意離開待了十幾年的羅馬,放下舒適安逸的生活圈,放下在Valentino穩定而游刃有餘的工作,不顧一切地來巴黎冒險?「假如現在我不給自己機會,更待何時?每個女人都要試著發掘自己的夢想,相信自己的夢想,然後勇敢地去追求。妳要相信自己,如同Chimamanda說的那樣,只有我們能定義自己。」

#女力年代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