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周直擊
Nov 19 , 2016
00:00

【2017春夏巴黎女裝周】新官上任 4大處女秀拚場

文/吳國瑋 執行協力/賴盈君 圖/ 各品牌、達志影像
  • 【2017春夏巴黎女裝周】新官上任 4大處女秀拚場
  • 【2017春夏巴黎女裝周】新官上任 4大處女秀拚場
  • 【2017春夏巴黎女裝周】新官上任 4大處女秀拚場
  • 【2017春夏巴黎女裝周】新官上任 4大處女秀拚場
  • 【2017春夏巴黎女裝周】新官上任 4大處女秀拚場

都說好酒沉甕底,2017春夏女裝周從大喊即秀即買而噱頭不斷的紐約開始,來 到最終站巴黎,無論在話題性、討論度和公眾期待度各方面都達到最高點,這當 然是由於有4大主要品牌都在這一季因為新設計師上任而發表處女秀,何況它們還分別是百年老牌Lanvin、當今系列發展最完備的兩大時裝屋(Couture House)Dior和Valentino,以及傳奇品牌Saint Laurent,這可都是當代時裝史上動見觀瞻的名號啊!設計師被欽點接掌,當然是經過檯面下一番較勁後的三生有幸,然而這樣的幸運卻也伴隨著嚴酷的考驗── 在現實的時裝圈,處女秀可是一次定生死,沒有重新來過的機會。


拚場好戲就先從最具話題的Dior和Valentino開始吧。

Maria Grazia Chiuri和Pierpaolo Piccioli可說是時裝圈最出名的雙人組設計師,他們相識並共事26個年頭,期間先是為Fendi打造Baguette包而為品牌創下經典,接著來到Valentino,完全執掌時裝屋的短短7年之間,跨足高訂、男女裝和配飾的雙人組,不僅重新為Valentino塑造確切的形象和基調,更創造增長高達 4倍的驚人營收。儘管叫好又叫座的成績無人能敵,然而因為兩人一直未曾對外透露分工,外界對於雙人組各自的拿手本領和風 格始終毫無所悉,以至於當Maria  Grazia Chiuri宣布出走接掌Dior時,人們對於Piccioli獨撐大局的Valentino和Maria終於獨當一面的Dior,同時感到好奇並且滿腹猜想。

Miu Miu

 

選在女裝周前期展演,Maria Grazia Chiuri在時裝秀後台的mood board上釘著一組服裝對照圖,她一如所有設計師接掌已具有一定歷史的品牌時做的第一件事情──向經典致敬,這象徵著承先啟後的宣告與正當性。從日裝、雞尾酒裝到晚裝,Maria以自己的觀點重新詮釋10套出自Dior先生之手的經典作品,以此向時裝屋致敬,然而她並不像Galliano、Simons以及其他設計師般,只停留在重新詮釋經典但卻沒有或甚至無法提出個人理念的淺碟層次,而是以女權覺醒的角度將Dior先生以New Look改寫40至50年代女性穿著的革命,和自己定義當代女性穿著需求的企圖相連結起來,以擊劍和芭蕾這兩項大量結合力道、肢體和心靈的運動的著裝元素為材料,在傳統New Look基礎上重新詮釋出當代的New  Look── 女性因應當代生活的多變和挑戰,試圖透過穿著解放人們對於性別、體型、年紀、理性與感情的刻板印象,但又同時能隨時展露女性的特質與魅力。這個高明的手筆,讓Maria譜寫出較過往更具活力與個性的New Look,既在根本上延續經典的骨架,但上頭的血和肉卻又極具個人創見,相較於前任Simons無法引起太多共鳴並老是出現跳躍斷層的設計,簡直就是完勝啊!

Valentino

 

相較於Maria,Pierpaolo Piccioli可說是自在多了。Valentino現今的基調正是雙人組自己奠定的,他必須背負的所謂的經典也就只是時裝屋根源的義大利文化,外界對Piccioli的真正疑惑在於他能否在獨撐大局後,依然維繫時裝屋的既有優勢,並且展現屬於自己的觀點呢?

事實證明了寡言內斂的Piccioli其實是大內高手,他將已成為Valentino基調的義大利風情濃縮至最璀璨的文藝復興時期,以他拿手的藝術領略提煉出Fra  Angelico、Hieronymus Bosch等中世紀畫作中的衣著和構圖元素,再找來話題十足的多媒材創作者Zandra Rhodes跨刀,改造出摩登趣味的現代版本,跳脫尋常的復古框架。接著他一改雙人組時期側重晚裝比例,抑或少數出現的日裝總是風格過於強勢而難以融入整體脫俗主軸的缺失(現在看來應該可以猜出是Maria的手筆),改以風衣、外套、皮夾克、斗篷等實穿性高的單品和仙女系時裝逐一搭配,彷彿精靈走入凡間般,大大提升了系列的日裝感和穿搭性,為時裝屋塑造更加一貫而清晰、市場銷售區間也更擴大的新形象。經過這漂亮的一仗,Piccioli也宣告在現今時裝圈的絕對地位── 唯一一位同時掌管高級訂製服、男裝、女裝、配件飾品的設計師。

Sonia Rykiel 

 

頂著新銳光環入主傳奇品牌,比利時設計師Anthony Vaccarello的聖羅蘭處女秀可說是在預期之中。畢竟他擁有天時地利人和── 他擅長黑色系與極女性化的褲裝,正好與聖羅蘭煙裝遙相呼應、品牌營收正值高度成長期,他不必挽救頹勢還能全力創作、他本身擁有極高的人氣,這都註定了他處女秀的優勢。

系列從一件聖羅蘭大師創作於1982年的裙裝著手,Vaccarello依序以拿手的不對稱、解構、鏤空、銳利式性感等4大戲法,為煙裝、獵裝等一個個聖羅蘭經典找到現代生活中的嶄新位置。不同於前任Hedi Slimane借殼上市般的我行我素,Vaccarello尊重經典,但用的是自己的方式和語言,經過這一手再造與重現,聖羅蘭回來了,但變得很性感、很摩登、很冷酷、很有主見。畢竟他說不想重複過去,「我只為當下而著裝」。

Dior

 

如果說Vaccarello在料想之中,那Bouchra Jarrar是完完全全超出我的預期了。儘管在高訂圈闖蕩多時,然而外界對生性低調的Jarrar並沒有太多的認識,以至於當Lanvin宣布由她接掌時,人們一時間充滿了訝異和疑惑。坐在市政廳秀場裡,看著前4套開場作品,我當下就知道錯了,Jarrar不僅實至名歸,還精采萬分。

她從創始人珍浪凡女士的法式優雅和頎長剪裁出發,以她起家的高訂剪裁打造出修長而富飄逸感的輪廓,藉由凸顯肩線、將下身比例拉長的手法表達強勢摩登的形象。無論是亮片刺繡或羽毛綴飾、條紋褲裝、飄逸雪紡紗洋裝和落肩禮服,看似新創的設計其實多數都來自檔案庫中的歷史元素,只不過Jarrar用上自己的視野重新詮釋組合。與其說是經典再詮釋,不如說是承先啟後更恰當吧,而Jarrar也帶著浪凡走出前任Alber Elbaz因為創意疲乏陷入的停滯窘境,從此就讓我們期待巴黎老牌的再次復興吧。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