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觀測站
Jun 22 , 2015
00:00

鏡花水月

文/吳國瑋 圖/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 鏡花水月
  • 鏡花水月
  • 鏡花水月
  • 鏡花水月
  • 鏡花水月

2015年紐約大都會美術館時裝部門年度特展《中國:鏡花水月》(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日前開展,西方時裝圈眼裡的中國風,是幻想、情愫還是迷戀?抑或是如張愛玲筆下那般,只不過是在創造「西方人心目中的中國」?  


「爐臺上陳列著翡翠鼻煙壺與象牙觀音像,沙發前圍著斑竹小屏風,可是這一點東方色彩的存在,顯然是看在外國朋友們的面上。英國人老遠的來看看中國,不能不給點中國給他們瞧瞧。但是這裡的中國,是西方人心目中的中國,荒誕,精巧,滑稽⋯⋯葛薇龍在玻璃門裡瞥見她自己的影子⋯⋯她穿著南英中學的別致的制服,翠藍竹布衫,長齊膝蓋,下面是窄窄的褲腳管,還是滿清末年的款式;把女學生打扮得像賽金花模樣⋯⋯」──《第一爐香》

東方主義的凝視

40年代初,張愛玲伏案寫下上頭這幾行字的時候,大概無法想像她預言了時裝圈此後持續半世紀依舊方興未艾的中國風,其中更未卜先知地指涉以巴黎設計師為首的後殖民觀點。儘管大都會美術館亞洲藝術部門主管Maxwell  Hearn不斷強調別把展覽和薩依德的「東方主義」興起任何聯想,但任誰都無法否認中國風情的時尚現身,上溯Paul  Poiret於20年代的「Nuit de Chine」,往後直到2004年Tom Ford執掌YSL  Rive  Gauche最後一季的刺繡龍紋旗袍,一次次莫不帶著西方文化眼中對於東方中國的霸權凝視──這些片斷而非全盤的、想像夢囈多過現實理解的、神話傳說多過正史記載的,一個個都是後殖民視角的美麗弔詭。

伸展台上最石破天驚的一次中國風展演,絕對是出自John Galliano之手的2003年春夏Dior高級訂製服系列。一趟香港─上海─北京的私人旅行,Galliano搭乘火車、人力車或徒步穿梭在十里洋場和胡同巷弄,看戲、喝茶、吃宮廷點心和禮佛。他帶著親見古老國度的狂喜回到巴黎,將途中見聞和過去從月份牌、花露水瓶身、古畫冊裡看過的仕女形象加以混融,藉由細膩繁複的手工和誇張的立體剪裁,打造出中國風主題的高訂系列。「不可否認地,多數時裝設計師對於中國的認知都是從想像開始,好萊塢電影、上海灘月份牌、古代人物畫或是某一件骨董輕易地勾起我們的幻想,用我們自己的方式重新詮釋我們『以為』的中國風。」Galliano當年在後台的一段訪問,無疑印證了巴黎時裝屋對於中國風的後殖民想像,他甚至還請來少林寺武僧與北京雜耍戲班,穿插在模特兒之間出場表演,這種異地再現的中國風展演,讓古老中國變得怪奇卻時髦,完全正是張愛玲筆下那樣,「是西方人心目中的中國」。

從王朝到城市

館長Andrew  Bolton雖然沒有解釋親自將展覽定名為「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的原因,不過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這樣的字眼,卻讓人不得不想起19世紀作家路易斯卡羅那聞名巨作《愛麗絲夢遊仙境》的續集《愛麗絲鏡中奇遇》(Through  the  Looking-Glass,  and  What  Alice  Found There,書中充滿著各種鏡射和時間逆轉的比喻與故事情節)。八面玲瓏的Bolton巧妙地避開中國在人權、經濟和政治議題上的政治正確性,以140件橫跨將近一世紀的高級訂製服與高級成衣、中國骨董與字畫、現代服裝、影像與影音裝置的交錯布展,表現中國文化如何啟發西方時裝,如何鏡射、對稱、對比、逆轉出時裝圈的中國風。

16個展間大致提點了中國風的幾大精髓,例如「從王朝到城市」:以滿清皇室為主的朝服冠冕,如何啟發Tom Ford的2004聖羅蘭告別作以及Valentino發表於2013年的上海系列;「青花瓷」、「書法」:源起元代而盛行明清的青花瓷、被譽為中國國粹的書法如何提點了Christian Dior、Roberto Cavalli等設計師的圖像設計。「聖羅蘭與鴉片」、「香水」:這兩個展間從Paul Poiret於20年代推出的香水「Nuit de Chine」,以及聖羅蘭於1977年推出、取中國鴉片命名的香水「OPIUM」出發,細數歷年來眾多以中國花卉為基底的香水設計,表現中國風最貼近大眾日常生活的一面。「武俠」:光從《臥虎藏龍》和《聶隱娘》在國際影壇引起轟動的程度,便不難理解武俠片在西方人眼中的出神入化,飛簷走壁、上天下地和刀光劍影如何化為時裝呢?展間中一件倫敦設計師Criag Green來自《倩女幽魂》中甯采臣戲服靈感的2015春夏男裝,說盡了一切。

荒誕而精巧

展場中最引人矚目的莫過於以兩位中國女性為單一主題的展間──「黃柳霜」:1905年出生於洛杉磯唐人街的黃柳霜,以Anna May Wong的藝名在長達45年的演藝生涯中,橫跨美國、德國與英國的默片、電影、電視劇、舞台劇以及廣播劇演出,是第一位美籍華裔的好萊塢影星,不僅多次登上《Vogue》和《Vanity  Fair》,也啟發了John Galliano、Anna Sui等設計師。「胡蝶」:1908年出生於上海的胡蝶,16歲時以演出中國第一部劇情片《孤兒救祖記》出道,接著一人分飾兩角的《姐妹花》不僅讓她成為30年代中國票房最高的女星,還以此片紅遍東南亞、日本與西歐。胡蝶自此成為上海社交刊物、報紙和月份牌曝光率最高的名媛影星,人人爭相模仿她的妝容穿著,1929年美版《Vogue》以跨頁報導稱她是「中國優雅風情的典範」,也被西方時裝圈視為最能代表20至50年代中國風的女星身影。然而,看著展間裡一件件胡蝶當年穿著的上海旗袍,以及設計師以此為靈感的當代創作,這樣的激讚和風靡,會不會其實也正是另一個葛薇龍式的想像和凝視,是西方人心目中的中國,荒誕而精巧?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