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觀測站
Aug 25 , 2016
00:00

自在之夏 2017春夏男裝周報導

文/吳國瑋 圖/各品牌、達志影像
  • 自在之夏 2017春夏男裝周報導
  • 自在之夏 2017春夏男裝周報導
  • 自在之夏 2017春夏男裝周報導
  • 自在之夏 2017春夏男裝周報導
  • 自在之夏 2017春夏男裝周報導
  • 自在之夏 2017春夏男裝周報導
  • 自在之夏 2017春夏男裝周報導
  • 自在之夏 2017春夏男裝周報導
  • 自在之夏 2017春夏男裝周報導
  • 自在之夏 2017春夏男裝周報導
  • 自在之夏 2017春夏男裝周報導
  • 自在之夏 2017春夏男裝周報導
  • 自在之夏 2017春夏男裝周報導

儘管有眾多重量級大牌以各種理由缺席或退出本季發表,2017春夏男裝周依舊盡力展現了屬於春夏這個時節的旺盛能量。越是艱難的日子,設計師們越是發揮男人越挫越勇的本性,不但取材各種鮮豔印花和繁複刺繡與圖騰引燃活力,更以大量垂墜寬鬆的線條和落肩剪裁,解放男裝長期來英挺陽剛的框架,甚至還大膽挪用女裝的洋裝、透視和鏤空元素,只為了給男人一個自由奔放、隨心所欲的自在春夏。


男裝周的缺席政治學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裡,無論是品牌、媒體以及產業觀察家各方都一致認為,由於男性相對掌握較高比例的經濟自主權,男裝產業向來都是受到經濟景氣影響相對輕微的一環,這也是紐約時裝公會看準男裝市場的龐大產值,而一味催生紐約男裝周(New York Fashion Week: Men's)好和巴黎、米蘭一較高下的原因。

只是,事情通常沒有人們想像得如此簡單。

 

紐約──定位不清的侷限

去年初提出紐約男裝周的構想後,以CFDA為首的幾個組織努力遊說各大品牌加入,一時間也將聲勢炒得沸沸湯湯,只是誰也沒料到經濟疲衰還不打緊,幾個大城市如巴黎的恐怖攻擊事件,成為影響各大主要品牌銷售業績的最後一根稻草,加以發表時間、資金贊助都面臨問題,才來到第3季,紐約男裝周便已脆弱不堪。

儘管作為紐約時裝的重要象徵,Ralph  Lauren始終都對紐約男裝周抱持懷疑態度,他的缺席自是理所當然;Calvin Klein以等待新設計師(即傳聞中的Raf Simons)上任為由退出展演,連靜態發表都省了;當紅人氣品牌Alexander Wang、Thom Browne、Public School和3.1 Phillip Lim的逃離,更讓話題性和關注度一下所剩無幾;就連越來越受到關注的Tim Coppens也不慎透露下一季將轉往巴黎發表的念頭。一個只剩下John Varvatos和Tommy Hilfiger坐鎮的2017春夏紐約男裝周,你說還有看頭嗎?

除了資金和時間點,紐約男裝周的最大問題在於定位不明。相較於倫敦的新銳輩出、米蘭的買家齊聚、巴黎的天馬行空,甚至已來到第90屆的佛羅倫斯Pitti Uomo都以扶植青創品牌和媒合銷售管道作為號召,紐約男裝周給了大夥什麼?參展品牌多半不具國際知名度,設計層面也沒有全球共通性,加以缺乏大牌撐場,媒體能見度更是慘不忍睹。「在巴黎發表也是有點情非得已,除了買家齊聚有助於銷售外,這裡對創意的接受度較紐約更大,能讓我在創作上更加自由。」Thom Browne這番告白聽來殘酷,卻也指出了紐約男裝周另一個大隱憂──既沒有米蘭男裝周的龐大商機,卻又為了微薄的市場利基而自我侷限,連他這個自家人都看不下去了。

米蘭──一種變革的嘗試

相較於巴黎的制霸女裝圈,米蘭長期來是男裝圈的主宰者,既擁有龐大數量的各國買家,米蘭設計師們也握有男裝趨勢的制定權力和敏銳的市場嗅覺,讓米蘭男裝周成了一個男裝品牌叫好又叫座的體現舞台。只是誰也沒料到,米蘭竟也被傳染了這股缺席症候群。

Costume National共同創辦人暨創意總監Ennio Capasa於3月離職後,品牌始終尚未尋得接手人選,無奈設計團隊又未成氣候,只能暫告缺席;已成為米蘭男裝新霸主的Ermenegildo Zegna,也是以等待新任總監Alessandro Sartori到職為由退出官方行程。蜀中無大將固然缺席得情有可原,但其他品牌呢?

Brioni新任創意總監Justin O’Shea為了炒話題搏版面,刻意將原定於米蘭發表的男裝秀移往巴黎,選在高級訂製服時裝周中展演(可惜後來仍落得雷聲大雨點小的失算局面);Ermanno Scervino和Roberto Cavalli更是絕妙,僅發表聲明表示將不參加2017春夏男裝周,卻沒有交代究竟出於什麼原因。相形之下,為了慶祝品牌50周年而合併男女裝於9月展演的Bottega Veneta,以及為了有效整合品牌有限資源而將男裝併入9月女裝周發表的Antonio Marras,就顯得理所當然多了。

Gucci也隨後表明這一季將是最後一次的獨立男裝秀,此後品牌男女裝將合併於女裝周期間發表。幸好米蘭終歸家大業大,還有Prada、Dolce&Gabbana、Versace等大牌壓陣,而自認肩負米蘭興衰重任的大宗師Giorgio Armani更自告奮勇擔綱男裝周最後一日的壓軸品牌,卯足全力只為了讓媒體和買家們待滿行程而非提前飛往巴黎。

以Gucci和Bottega Veneta為首的品牌所透露出的訊息,十足值得時裝圈上中下游各方深思──當時裝品牌越來越講求綜效和形象統合,男裝秀的獨立展演是否有其必要?米蘭時裝公會主席Carlo Capasa(他正是Costume National前共同創辦人暨總裁)面對媒體詢問相關議題時,便承認確實有一定比例的米蘭設計師正在思考這個問題,「米蘭品牌的經營策略通常較為靈活,當品牌面臨局勢或景氣變動時常願意大膽嘗試自我革新。部分品牌正在嘗試新的策略,而相較於女裝的牽一髮動全身,它們選擇影響層面較小的男裝做實驗。」

倫敦──新銳的搖籃

同樣以缺席嘗試變革的還有倫敦的重量級品牌。幾季來被倫敦男裝周(London Collections: Men)當作活招牌的百年老牌Burberry和Tom Ford,都以將採即秀即買策略以及整合品牌資源為由,宣布從本季起退出倫敦男裝周展演,將男裝秀併入女裝秀中發表;而象徵bespoke tailoring工藝與Savile Row傳承的Dunhill,則因為John Ray去職而新人選尚未到任,以小型的私人活動取代過往的動態展演。不同於紐約的乏善可陳,儘管少了大牌撐場,但大票新銳設計師仍以他們的前衛視野,維繫倫敦男裝周的精彩可期。

最新一屆BFC/GQ Fashion Fund大獎得主Craig Green以及因為Loewe而躍升一線設計師之列的J.W.Anderson,都以他們前衛大膽的出奇創意和高知名度,引燃倫敦男裝的戰火。Grace Wales Bonner快速成功的範例,更為那些躍躍欲試的新銳設計師提供十足信心,相信自己只要有絕佳的設計創意和剪裁功力,即使缺乏財力後盾,也能在倫敦闖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張手擁抱所有的觀點和見解、不唯利是圖的藝術性思考,正是倫敦男裝周為自己尋得的定位,也因為如此才能夠吸引眾多新銳設計師來此追尋他們的時裝夢想,也反向回饋倫敦男裝周的豐沛能量。也許倫敦男裝周短期內仍然難以成為動見觀瞻的男裝重鎮,然而若能以男裝人才搖籃自居,也是另一番繁榮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