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創意
Sep 29 , 2016
00:00

渾圓溫潤的木頭 mufun

文/陳培瑋 圖/江祐任
  • 渾圓溫潤的木頭 mufun
  • 渾圓溫潤的木頭 mufun
  • 渾圓溫潤的木頭 mufun
  • 渾圓溫潤的木頭 mufun
  • 渾圓溫潤的木頭 mufun
  • 渾圓溫潤的木頭 mufun
  • 渾圓溫潤的木頭 mufun
  • 渾圓溫潤的木頭 mufun
  • 渾圓溫潤的木頭 mufun
  • 渾圓溫潤的木頭 mufun
  • 渾圓溫潤的木頭 mufun

從一頭台灣水牛木頭公仔而栽進品牌領域,7年來陸續完成台灣石虎、台灣野兔、台灣野山羊、台灣黑熊、梅花鹿及百步蛇等木頭公仔,mufun(木趣設計)藝術總監沈士傑坦言過程真的是跌跌撞撞,一路堅持下來,就是希望能致力於將木頭的樂趣極大化,讓木頭的工藝設計產品融入更多趣味與創意,這也是該品牌的精神。


位於板橋大觀路的台北紙廠舊址,是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在2006年向國有財產署無償借用退輔會所有,成立全國唯一無營利行為的文創園區,該園區除供師生使用,也吸引許多藝術工作者進駐,更有不少設計師於此追逐他們的品牌夢,mufun就是其中之一。

 

讓動物生態看見台灣

約訪的前一天,mufun創辦人沈士傑及符麗娟也剛結束在日本東京所舉辦的2016國際禮品展返國,一場展覽讓兩人忙得不可開交,見面時,符麗娟直呼時差還沒調整過來,然而每年的日本、法國、德國及美國的國際參展,已成為mufun拓展海外市場的重要機會。

「其實什麼是品牌,一開始我們並不是很清楚,只知我們學設計、專研木工。2009年國家藝術基金會找上我們,以微型文創補助計畫得到10萬元資金,我們就利用這筆錢成立mufun木趣設計,沒想到案子的首隻木頭公仔台灣水牛就燒掉了近30萬元。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的我們真的是太天真了。」沈士傑笑著論及那段過往。

對於設計作品多以台灣動物為主角,沈士傑說當初他與符麗娟在就讀台藝大工藝設計系夜間部時,白天他任職廣告公司,做廣告印刷及兒童幼教網頁,而符麗娟則在兒童插畫出版社工作,兩人對於動物就有所喜好,在念研究所時專研木工,發表過一些台灣的動物及人偶設計,並參與國立臺灣博物館百年館慶中的台灣動物標本展的木頭動物特展,讓他們的設計作品正式朝向以動物為主題發展下去。

在旁的符麗娟進一步補充說明,其實他們也做過人偶,但人物做到後來會像是在做服裝設計,甚至有點像造型師,這並不是他們想要的,但動物對他們來說可辨識性則更多,造型雖然是抽象,但人們會自然的去想像這些動物活生生的氛圍。同時動物更有一個共同的國際語言,她笑說在國外參展時都無須特別介紹,因為他們都有各自喜歡的動物,畢竟動物是可以橫跨文化的隔閡,更可讓國際間看見台灣。

  • 小樹調味罐。

  • 小雞禮物盒的內部,可置放首飾等物。

  • 樹叢拆信刀。

跌跌撞撞學習經驗

「回首過往已經7年,當初為了10萬元栽進品牌領域,到目前為止,不僅還沒享受到品牌所創造的財富,苦頭卻是吃了不少。」沈士傑提及當初成立mufun,就是希望能打造出台灣特有種的動物,每年設計出一款動物木頭公仔,2009年是首款台灣水牛木頭公仔,未料一開始就困難重重,當時雖然找到一家在車床及銜接技術都相當好的合作廠商,但對於鑽孔及染色根本不行,由於動物的眼睛是要有對稱性的,結果鑽出來的作品竟然眼歪嘴斜,最後他索性帶回工作室自己鑽。

沈士傑笑說,相較於過往參展時僅做單隻一兩件作品,他就知道鑽孔的痛苦,現在一下子要做500個,簡直快瘋掉了,慢慢的也開始鑽歪了。後來他發現不能用老方法,以前都是克難的用夾具,大概夾一下,用眼睛目測去對,對到了就穿下去,但面對500個,就需要有更準確的一套模組。所以從那時開始,他才知道小量產是什麼回事,與打樣是有差異性的。

有了第一次慘痛經驗,沈士傑不否認第二年就有點被嚇到了,在製作第二隻台灣石虎的時候,他找到一家專門為歐美代工製作木頭玩具的廠商,品質相當好,心想這次應該很妥當,只是一開始他們還不大願意做,因為他的設計很繁複,以廠商的立場而言,若是複雜到一個程度,那已經像一個工藝品了,會超出廠商的能力所及。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