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錶珠寶
Mar 02 , 2017
00:00

【SIHH 2017】天文學的門徒——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報導

文/郭書吟 圖/郭書吟、各品牌、SIHH、Wikipedia 插畫/Nan Shan
  • 天文學的門徒 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報導
  • 天文學的門徒 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報導
  • 【SSIH 2017】天文學的門徒——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報導
  • 【SSIH 2017】天文學的門徒——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報導
  • 【SSIH 2017】天文學的門徒——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報導
  • 【SSIH 2017】天文學的門徒——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報導
  • 【SSIH 2017】天文學的門徒——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報導
  • 【SSIH 2017】天文學的門徒——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報導
  • 【SSIH 2017】天文學的門徒——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報導
  • 【SSIH 2017】天文學的門徒——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報導
  • 【SSIH 2017】天文學的門徒——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報導
  • 【SIHH 2017】天文學的門徒——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報導
  • 【SIHH 2017】天文學的門徒——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報導
  • 【SIHH 2017】天文學的門徒——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報導
  • 【SIHH 2017】天文學的門徒——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報導
  • 【SIHH 2017】天文學的門徒——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報導

即使身處近兩年來最艱困的時節,做為世界製錶重鎮的瑞士製錶師們,依然費盡心神構思出結合藝術和工藝的作品,企圖接續幾個世紀前他們的前輩大師對於天文度量的祕技,在SIHH 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中,仍出現多款美得令人刻骨銘心的複雜功能天文鐘錶。 《天文學的門徒—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報導》用「以機械卜天」開頭篇,而後競技計時、異材質先鋒部隊、花樣的年華、創藝狂潮等6個篇章,為歷年參展品牌最多的一年留下精彩相貌。


偌大天地之間,萬物度量生長和作息的依據全仰賴日月星辰的運行,而製錶師是最早真切窺探出其中祕密的人,並利用複雜機械將抽象的天體運行和度量具體化為時間的裝置。製錶師是天文學的門徒,在手腕上的方寸之間,企圖實現比擬天象的永恆,鐘錶作為展現時間祕密的裝置,融合著天文、機械、藝術等構思和精華,使人深深著迷其間。

即使身處近兩年來最艱困的時節,做為世界製錶重鎮的瑞士製錶師們,依然費盡心神地構思出結合藝術和工藝的作品,企圖接續幾個世紀前他們的前輩大師對於天文度量的祕技,在SIHH 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Salon International de la Haute Horlogerie Genève,簡稱SIHH)中,仍出現多款美得令人刻骨銘心的複雜功能天文鐘錶。

製錶師以天文宇宙為師,在微型空間置入永恆,一如天體運行不息的啟示,製錶師投注之藝心,才是唯一力抗動盪時局的方法與價值。

《天文學的門徒——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報導》用「以機械卜天」開頭篇,而後競技計時、異材質先鋒部隊、花樣的年華、創藝狂潮等6個篇章,為歷年參展品牌最多的一年留下精彩相貌。

 

【來自日內瓦高級鐘錶展現場──時間的向度】

十分喜愛南非視覺藝術家William Kentridge提及人類看待世界的方式,「與這個世界的遭遇,都夾雜著我們所遇到的和我們給這個世界的投射。樹不僅僅是樹而已。我們的經歷也是我們理解世界的依據。」(註1)

SIHH 2017開展前數月,媒體上盡是壞消息。先是瑞士製錶銷售市場自2015年末下跌,2016年上半年度更為加劇,雖在年末趨緩,歷峰集團接連人事異動,江詩丹頓與伯爵先後傳出裁員消息等等。

未知他人感受如何,錶展是使人更密集「感受時間」的場域。

往SIHH會場接駁車C,7點33分首班,每20分一班。每一堂品牌呈現60分鐘,日誌表從9點塗色至18點45,每15分鐘為單位色塊,有時雙色塊中間空出小白格,意即中場休息15分鐘。

對了,SIHH 2017主視覺是只巨型沙漏。沙漏是14世紀產物,首現於義大利Sienna市政廳壁畫,如今大沙漏裝滿金質齒輪,出現在21世紀。

SIHH 2017主視覺是一只玻璃沙漏裝載金質齒輪。沙漏最早出現於14世紀義大利Sienna市政廳壁畫當中。

以德意志簡明風格著稱的朗格(A. Lange & Söhne),今年第一次於臉書進行直播〈Lange Goes Live〉,網民留言,由英國主持人Piers Gibbon手持平板、代為發問。17日首場直播,Piers Gibbon與CEO Wilhelm Schmid肅穆地向臉友宣布,復興朗格製錶總舵手Walter Lange於當日稍早與世長辭,「去年,我們度過第一個沒有Walter Lange的耶誕節,今年則是第一次沒有他在場的SIHH。」(直播1 A Glance Behinde the Dial.  直播2 your Q's, our A's.)

德意志製造朗格錶向來予人肅默嚴謹的形象,今年倒是在錶展舉行史上第一次臉書直播。左起英國主持人Piers Gibbon與朗格全球執行長Wilhelm Schmid。

朗格第二場直播邀請產品研發部總監Anthony de Haas以及美國著名鐘錶網路媒體Hodinkee創辦人Benjamin Clymer共講。

印刷術問世150年後,始有報紙的發明,黑格爾指出現代人用集體閱報行為取代晨禱是弔詭的,那些遍布在世界不同地方的「閱讀行為」,在數不清的頭蓋骨下進行;班納迪克.安德森《想像的共同體》則將閱報作出更進一步解釋,頭蓋骨下進行的世界,都是由報紙上方的日期提供最根本的連結——即同質的、空洞的時間隨著時鐘之滴答作響穩定前進。就這樣,人類集體閱報行為維持了6個世紀,而後2004年臉書成立,在短短13年後的今日,已有取代電視作為直播載具的傾向,報紙上方的日期,由飄動表情符號與動態時間軸取代——世界變化如此疾速,讓人深感度量年代的單位越來越小了。

也就是在眾多橫流歷史與當代的時間符號、好消息、壞消息,展開錶展的一切。

今年錶展出現多款令人銘心的天文鐘錶,去年年底以裁員新聞投下震撼彈的江詩丹頓,開展首日便以閣樓工匠天體超卓複雜功能3600腕錶攫掠頭條,不由得使人心生疑問:若然21世紀鐘錶史書要為之留下一筆,會是以新聞事件出現的裁員新聞?還是這只在設計之初,並以入列博物館藏品為雄心的Ref. 3600?

答案鐵定是後者。

製錶師以宇宙為師,在微型空間置入永恆,一如天體運行不息的啟示,投注之藝心,才是唯一力抗動盪時局的方法與價值。

時間符號在拉鋸,高端品牌與公民開放性,也因傳播載具的速變產生拉鋸——這便是我們這個時代、此時此刻正在經歷的事情。

註1:《邊緣的思考》,William Kentridge,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2015。

江詩丹頓年度主題為「天文年」,展場布置成夜幕天際。

朗格展場一隅,以今年重點錶款的月相盤疊加日夜顯示盤為裝置主軸。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