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寶盒
Aug 03 , 2017
00:00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文/郭書吟 攝影/郭書吟 圖片/各品牌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以拿破崙旌功柱為中心的芳登廣場,法國珠寶商相對靜悄私密地在各家館內舉辦高級珠寶展,Boucheron以珍珠與水晶表現淑女的高冷之美,Chaumet以4種色調彩寶組構表現4場樂宴,Chanel運用珍珠和海藍色調寶石,訴說香奈兒與西敏公爵二世未能終成眷屬的愛情;Dior在凡爾賽宮花園裡尋尋覓覓,Piaget採用多游彩的蛋白石表現對阿瑪菲海岸的愛戀情懷。然而,寶石與顏色都不是梵克雅寶的主題,她追求另一條路,傾全力專攻轉換式珠寶,在細節裡巧設機關,或在珍寶上鐫刻愛的情話。


法國頂級珠寶商聚集重地,芳登廣場。

 

7月第一周的巴黎,先涼冷後赤炎,高訂周和芳登廣場各家高級珠寶齊發的前後幾日,日頭正盛,白天時得把巧克力存在保險箱裡維持常溫,以免融成黑泥。

預備開工早晨,《費加洛報》(Le Figaro)頭版是法國備受尊敬的女政治家、歐洲議會首位民選議長西蒙娜.薇伊(Simone Veil)離世消息,享年89歲。

當周各家小報攤都氣質了起來,架上雜誌都是西蒙娜.薇伊的黑白封面,發言台上的她經常配戴珍珠串鍊和彩寶夾式耳環,典雅俐落,襯出她那雙堅毅的眼神。

她的葬禮5日於拿破崙長眠之處榮軍院(Les Invalides)舉行,同日,Dior在榮軍院外舉行高級訂製服發表。

 

7月2日《費加洛報》(Le Figaro)頭版是法國備受尊敬的女政治家、歐洲議會首位民選議長西蒙娜.薇伊(Simone Veil)離世消息,享年89歲。

相鄰兩個地鐵站的裝飾藝術博物館,《Dior 70周年紀念展》也在同日開幕,館內用300件高級訂製服、珠寶、配件,向這位在20世紀服裝史為女人定下New Look的大設計師致敬。烈日下民眾大排長龍,絕大多數是少年男女,還有10多位持小絹扇搧風又遮日的白髮奶奶們。

以拿破崙旌功柱為中心的芳登廣場,法國珠寶商相對靜悄私密地在各家館內舉辦高級珠寶展,Boucheron以珍珠與水晶表現淑女的高冷之美,Chaumet以4種色調彩寶組構表現4場樂宴,Chanel運用珍珠和海藍色調寶石,訴說香奈兒與西敏公爵二世未能終成眷屬的愛情;Dior在凡爾賽宮花園裡尋尋覓覓,Piaget採用多游彩的蛋白石表現對阿瑪菲海岸的愛戀情懷。然而,寶石與顏色都不是梵克雅寶的主題,她追求另一條路,傾全力專攻轉換式珠寶,在細節裡巧設機關,或在珍寶上鐫刻愛的情話。

有那麼一位巴黎女人,在全國傳媒恭送下走向過去了,而芳登廣場這些個設計師、鑲嵌師和金匠,嘗試在珠寶史這本大書上寫下新作,用盡各種方法,刻劃愛與永恆。

巴黎歌劇院,夏卡爾所繪穹頂天花,愛侶、舞者、歌者和天使們在凱旋門和艾菲爾鐵塔之間快樂跳舞。

高級珠寶  與情感降生

這趟高級珠寶參訪,是從巴黎歌劇院起頭。廳外倚欄,看右前方第二條道路,便是通往珠寶商聚集的芳登廣場與和平街。

「知道為何歌劇院外聚集著這麼多行庫和珠寶商嗎?」由Chaumet特約的歌劇院導覽女士微微一笑,「以前的貴族夫人小姐啊,與先生、愛人來歌劇院,與其說是看表演,不如說她們才是被觀賞的主角!」

她們的路徑是這樣的:傍晚時分,至行庫保險箱取出珠寶戴上身,搭上男士手臂,「不是挽著手,要搭著手,這樣才能優雅而明顯地,顯露出從耳鬢、頸項到手腕的每一件珠寶。」而後,她們緩步走上歌劇院3座白面大石階組構的大廳,倚欄四望,她們是舞台拉起大幕前,最有心機美的風景。也因如此,芳登廣場與和平街自19世紀末以來,便是行庫和珠寶商聚集地。

2016年起,巴黎古董雙年展從兩年一屆改為每年一屆,側重「古董」面向,包括Cartier、Boucheron、Chaumet等頂級珠寶商不再參展,於高訂周前後和期間移地他處,或在芳登廣場總店發表年度高級珠寶。

 

Chaumet選在巴黎12區街頭藝術博物館舉辦Chaumet est une fête晚宴發表,呼應年度主題「流動的饗宴」。

由品牌CEOJean-Marc Mansvelt親手撰寫的Chaumet est une fête晚宴發表邀請函,與刊登該系列珠寶的最新一期雜誌。

街頭藝術博物館變身Chaumet高級珠寶系列發表現場。

博物館工作人員演唱說俱佳,提及博物館裡的「玩具們」都至少100歲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