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寶盒
Oct 15 , 2014
00:00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上)-風尚年代

文/ 
  •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上)-風尚年代
  •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上)-風尚年代
  •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上)-風尚年代
  •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上)-風尚年代
  •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上)-風尚年代
  •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上)-風尚年代
  •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上)-風尚年代
  •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上)-風尚年代
  •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上)-風尚年代
  •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上)-風尚年代
  •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上)-風尚年代
  •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上)-風尚年代
  •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上)-風尚年代
  •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上)-風尚年代
  •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上)-風尚年代
  • 第27屆巴黎古董雙年展報導(上)-風尚年代

20世紀的珠寶脫離皇室的市場後,它的fashion icon變成了社會名流、藝術家、明星,風格跟著人走,而人跟著時代走。但就像時尚設計師在上個世紀已經玩盡了重複循環的復古把戲,高級珠寶的形式也是在復古風中靠技術與創意翻新,但能讓人有百看不膩之感,便是各家的本領了。


20世紀的時尚風格幾乎每隔10年就能整理出一個清楚的形式,然後越到晚期,不單流行的周期變短,風格也變得更多元。誠如卡地亞形象/風格/文化傳承總監Pierre Rainero所言,任何風尚都必須經過一段時間後才能整理出結論,然而在他從事珠寶的近數十年間,很難論斷當今的女性到底是屬於什麼特定風格,但他可以明顯地感覺到已開發國家中的女性,已不像過去的女性主義者必須用強悍、激烈的手段與形象來爭取權利,而顯得更為個人化、多元化,甚至大方展現女性特質的態度,確實與上個世紀的女性
面貌大不相同。

例如從1920年的Coco Chanel到1960年的伊莉莎白泰勒、賈桂琳歐納西斯,乃至21世紀的卡拉布魯尼,以後者的身分、風格最為多元而微妙,她既是名模又是歌手,甚至當上第一夫人。她是尊貴與權勢的象徵,又是擁有自己事業的獨立女性,她可以在不同的角色中來去自如,做自己的主人,這就是今日的fashion icon吧,只要你夠有特色、氣質,戴高級珠寶都不一定非搭上禮服,價值在於人的存在感。

皇室精神的宏偉胸懷

寶格麗最新的MVSA高級珠寶系列廣告中,布魯尼戴著以頸部到鎖骨之間長度的彩寶項鍊,呼應著雙年展現場包括伊莉莎白泰勒的傳奇收藏和古董珠寶,這類大面積寶石鑲嵌的項鍊,除了寶格麗外,也是今年不少珠寶商選擇的形式。例如卡地亞、梵克雅寶、Chaumet等品牌,這種具有皇室氣派的頸鍊設計,將女人最美的線條:由頸部到鎖骨之間的胸懷當作珠寶的展示檯。有如衣領或披肩的項鍊形式,最考驗設計者在寶石的挑選,如何達到所有寶石在同一色階或是和諧性,透過對稱的線條展現古典的平衡之美,而金工結構上的功力則是造就如織品般服貼在酥胸前的美妙風景。

不對稱與流蘇的自由

Coco Chanel是最早嗅出現代主義氣息的巴黎女人之一,在那女人開始展現知性美的20年代,她推出了帶有異國風情的流蘇項鍊、人造珠寶與真珠寶的多層次混搭,以及放鬆腰身的直線形輪廓洋裝、長罩衫、長褲,叼著香菸、戴著小帽的造型等等。

今年的長型項鍊與流蘇造型的設計不少,例如卡地亞、Chaumet、香奈兒、伯爵、Boucheron等,而首次參展的Graff也出現大量的珠串流蘇項鍊設計。

以不對稱的線條呈現的項鍊設計,與古典主義講究的對稱平衡形成風格上的對比,不對稱的設計往往更具有現代感與風格化,卡地亞的鱷魚造型珠寶以立體圓渾、滑順如鱷魚身軀般的項鍊鑲嵌著珍貴的祖母綠,挑戰著比過去更為精密的金工技術。Chaumet以水為靈感的設計中,一款以白色水晶石、鑽石製成宛如冰柱般的項鍊,亦是展現頗具張力的不對稱設計。

立體建築與黃金時代

珠寶是微型的建築,也可以說是高級訂製服,金屬結構不僅要鑲嵌寶石,同時必須配合人體工學,而近年來由於更多精密科技與工具的使用,讓珠寶的立體感可能性更大,弧度要比過去更為誇張、豐富,而鑲嵌技術更是展現在近乎360度的展現。例如梵克雅寶的仙子造型胸針、隱密式鑲嵌等經典作,今年都在立體層次上有了更多的嘗試。Dior則以1940年代創辦人打造高級訂製服的精神出發,極盡炫技地變奏於珠寶的3D可能性。

而黃金色彩在今年也較為明顯地呈現,尤以伯爵直接將1960、70年代作為主題,大推品牌在當年即擁有自製腕錶鍊帶的金工實力,以及為安迪沃荷、賈桂琳歐納西斯設計有色寶石搭配造型獨特的K金腕錶等歷史,強調金色在創意年代中的可貴價值。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