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錶誌
May 16 , 2017
00:00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世紀——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文/郭書吟  來源/各品牌 其他/插畫/Nan Shan
  •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年代——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年代——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年代——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年代——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年代——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年代——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年代——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年代——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年代——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年代——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年代——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年代——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年代——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年代——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年代——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年代——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年代——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年代——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年代——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年代——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年代——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 【Baselworld 2017】趨勢篇。復刻一個年代——2017巴塞爾鐘錶展報導 II

我們或許也能這麼說:每一只復刻錶,都寫著一個時代,一個近現代。復刻錶並非要人一味懷念過去,而是重新再次認識製錶師,如何在資源緊迫的年代,還能製出實用設計,使博物館級別的品項,有機會再次進行一定品質的量產行為。


【#明潮玩錶】前進巴塞爾鐘錶展!2017M'INT in Baselworld(時間篇)

錶展頭兩日,已有「趨勢」報告出來了—2017是復刻之年,計有12個品牌推出近20款復刻錶。現場紛傳多種解釋,如回應錶展百年,向舊時致敬,又因應時局不佳,復刻錶具賣相,在限量的加持下,較無庫存壓力。也有人說,復刻潮反映品牌面對時局趨向保守,不夠創新,打的是安全牌。

後現代主義哲學家布希亞(Jean Baudrillard)形容「復刻/復舊」(retro)「總是建立在過去的消弭:幽靈般的死亡和形式的復活。它的真實性(它的跟上時代、關聯性)並不是依據當下,而是對過去最直接和最完全的循環回收。」

有趣的是,「復刻錶」似乎都能理所當然地消化歷史的時間感,絕大部分是在面盤、錶帶上透過仿舊處理,但是在機芯、鏡面採用的都是新機芯和現代材質,少數遵從過去調校方式(如Oris Big Crown 1917),製出特殊部件。

「復刻/復舊」(retro)「總是建立在過去的消弭:幽靈般的死亡和形式的復活。它的真實性(它的跟上時代、關聯性)並不是依據當下,而是對過去最直接和最完全的循環回收。」~Jean Baudrillard

Tissot王子經典系列百年紀念香蕉錶(原作1917年),特色為新藝術風格數字和曲弧錶殼。
 

Oris Big Crown 1917飛行錶,原作(左圖)1917年。
 

Oris Big Crown 1917復刻飛行錶隨附皮套組和替換錶帶。

Oris Big Crown 1917飛行錶(原作1917年)錶底蓋鐫刻早年商標。

每一只復刻錶都具年代象徵,將之依序排列,依稀反映過去一世紀的大事件,集結成一篇鐘錶小史。另外,你會發現各家復刻的「意圖」不同,除了常見周年、生日慶外,例如全場最萌的Tissot「1917香蕉錶」,新藝術風格數字和彎彎錶殼,象徵品牌與錶展百年同慶;Grand Seiko復刻1960年代第一代錶款,作為今年宣布脫離Seiko成為獨立品牌的宣言;Tag Heuer動員錶迷力量,採用網路票選復刻60年代傳奇計時碼錶Autavia;令人驚豔者還有Omega超霸60周年動畫短片《Speedmaster 60th Anniversary》,集結1957年以來共60支超霸錶款和史料,製作線上錶展,這豈不是60年代以降的設計小史嗎?不僅「形」隨機能,還是「芯」隨機能。

每一只復刻錶都具年代象徵,將之依序排列,依稀反映過去一世紀的大事件,集結成一篇鐘錶小史。

英國史家E. P. Thompson《英國工人階級的形成》被譽為戰後最具原創的歷史巨著(而原先他只是想要寫一篇序),大舉改變1960年代後迄今我們看待歷史的方法。過去史觀都是由上層階級書寫世界大小事,然而E. P. Thompson從中下階層出發,為工人立傳。於是乎,我們開始學會從「微觀」角度看歷史,那些不知名的小人物、戰場上的女兵、家具乃至日常物件,許多以物件為研究主題的小書越來越多,卻有絕大啟發性,為社會大眾打開歷史的任意門。

我們或許也能這麼說:每一只復刻錶,都寫著一個時代,一個近現代。復刻錶並非要人一味懷念過去,而是重新再次認識製錶師,如何在資源緊迫的年代,還能製出實用設計,使博物館級別的品項,有機會再次進行一定品質的量產行為。

另外,再度回歸的復刻錶,必定是耐時間搓磨的好設計。在欣賞這些好設計的同時,仍不免覺得警惕——原來前人已經把最佳設計都做出來了,在巴塞爾鐘錶展100年的現下,當代的我們,是否已經製出百年後值得「被復刻」的設計呢?

當那些製錶師翻開博物館級別的文件與原型錶,是否也曾以偉大的過去衡量自己?

Longines林白Hour Angle 90周年飛行紀念錶,原作(左)1927年。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