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錶誌
Oct 12 , 2017
00:00

美得冒泡兒!Corum泡泡錶強勢回歸

文/郭書吟 圖/郭書吟 來源/Corum 其他/影音製作 / 明潮玩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 美得冒泡兒! 明潮玩錶 x Corum泡泡錶

它長得圓圓、胖胖、愛搞怪、大膽又奇幻,裝得下骷髏,惡魔,美女,還有視覺藝術? 千禧年問世的Corum泡泡錶(Bubble),以大錶徑、弧形藍寶石水晶玻璃、奇幻視覺藝術,顛覆當年錶壇——原來頂級製錶也能這麼「好玩」!2017年,泡泡錶強勢回歸,從42、47mm一路長到52mm超大錶徑,經典骷髏、路西法、惡魔的圖樣再現,連小丑與蒙娜麗莎都來搶鏡頭,一支一支美得冒泡兒!


2015年,Corum泡泡錶(Bubble)在停產十年後,重磅回歸。

【美得冒泡兒!明潮玩錶 x Corum】



泡泡錶設計靈感源於潛水錶,可視為誇張版的凸圓形藍寶石水晶玻璃錶面。



瑞士頂級製錶Corum(崑崙錶)旗下最「年輕」、活潑、搞怪的泡泡系列,在2015年重磅回歸之後,今年(2017)再增大,推出新版52mm Big Bubble,經典骷髏與路西法紋樣再現,8mm凸肚弧形錶鏡時而放大、時而扁平的視覺效果,像長出了生命,毋有可怖,還帶點兒俏皮,而背後還有個已不太為外人說的故事。



2000年一手創建泡泡系列的溫德曼先生(Severin Wunderman)(翻攝自網路)。

【溫德曼先生】

2000年,當薩溫.溫德曼(Severin Wunderman,1939~2008)接手Corum,成為第二代掌門人後,便在千禧年之時推出泡泡錶。該錶系以(當時)超大錶徑(42mm)、11mm凸肚弧形藍寶石玻璃錶鏡著名,設計靈感源於潛水錶,當時因技術關係,潛水錶備有更凸的鏡面以相抗水壓,溫德曼喜愛凸肚鏡面上的視覺錯置,並置入他最愛的骷髏紋樣,展現泡泡錶的「反骨」精神,當時甫一推出,便引起話題,一來少見高級製錶展現玩性,又42mm在當時36、38mm錶徑相比,配襯弧形玻璃,胖大得簡直不像樣。

然而,泡泡錶與骷髏時計,自此與溫德曼畫為等號。



日前上市的2017年新版Big Bubble 52mm超大泡泡系列鈦金屬腕錶,路西法圖樣源於泡泡創建初始。限量88只,NT193,000。



17、18世紀歐洲畫家喜愛在靜物畫Memento mori置入骷髏,有時也畫上泡泡,寓意夢幻泡影。David Bailly, Self-Portrait with Vanitas Symbols, c. 1651



2009年,溫德曼位於倫敦的家藏,進行一場拍賣,拍品中即有一幅1600年〈An Allegory of Death〉。

【Vanitas vanitatum Omnia vanitas 凡人終有一死】

而錶壇也唯獨溫德曼,如此明顯又微帶嬉鬧地,在製錶中融入他看待永生與死亡、現實與虛幻的生死觀。作為二戰猶太人大屠殺的倖存者,溫德曼與瑞士製錶的淵源起於60年代,為Gucci製造時計,接管Corum之時,他已為肺癌所苦多年,卻依然熱衷於事業和藝術收藏,以及公益事業。

本身是17至19世紀西畫藝術收藏者的他,全力資助法國詩人/劇作家/編劇Jean Cocteau博物館的誕生,成立基金會,推動猶太人大屠殺倖存者的口述史料計畫;因此,再看由他一手催生的骷髏泡泡錶(如Vanitas),便了然於心了:Vanitas vanitatum Omnia vanitas——凡事都是虛空,凡人皆有一死。18世紀荷蘭畫派喜愛的Memento mori,在唯美靜物畫中置入骷髏,有時也畫上泡泡,寓意夢幻泡影。

溫德曼逝後,2009年,由英國Bonhams主持的一場The Chelsea Collection of Severin Wunderman(薩溫.溫德曼之切爾西收藏)拍賣會,拍品當中一幅1600年〈An Allegory of Death〉,站立/戰慄的骷髏擰著聖經,繪出一幅警世預言。其他引人注目的拍品,還包括一整櫃骷髏造型的陶瓷製煙灰缸,一組19世紀大理石雕刻骷髏,以及兩只維多利亞時期黃銅牛眼座鐘,黃銅底座,特凸玻璃鏡面,原來溫德曼的泡泡錶,早有範本。

The true tomb of the dead is the heart of the living.~Jean Cocteau

2008年,在一封Corum告別故總裁書信,以溫德曼鍾愛的詩人Cocteau的詩句作結。



當年拍品當中還有兩只維多利亞時期黃銅牛眼座鐘,黃銅底座,特凸玻璃鏡面,原來溫德曼的泡泡錶,早有範本。



 泡泡系列重磅回歸,在2016、17年錶展都有新品出現。

【2015年 泡泡錶重磅回歸】

至於他一手創建的泡泡錶,依然是Corum自1955年立基以來,最前衛、搞怪、鮮明的設計。然而泡泡錶在2005年宣布停產,根據大中華區董事總經理藍銘偉所述,停產原因,是Corum希望維持泡泡錶在市場的稀有性。又泡泡錶在推出當時,希冀帶起潮流與話題,一旦目標達成,便宣告暫停。然而隨後數年,市場上詢問泡泡錶熱度不減;2015年,在停產10周年之後,適逢品牌60周年之時,泡泡錶重磅回歸——更從先前42mm錶徑,增大至47mm,並積極與各領域藝術工作者、街頭藝術家、DJ合作,技術上玩得更鮮活,發展出寶石鑲嵌、陀飛輪、訂製款等。

泡泡錶的回歸,象徵Corum在經典的金橋(Golden Bridge)、海軍上將(Admiral)系列之外,更以年輕、搞怪、愛玩的泡泡(Bubble)系列,達到分眾,吸引想找特殊錶款的客群。

泡泡錶在2016年、2017年巴塞爾鐘錶展接連有新品出現,今年更推出52mm超大泡泡(Big Bubble),為了配戴起來更貼手,藍銘偉提到,特將凸肚錶徑縮減為8mm。面盤設計也趨近多樣化,如今年採3D列印面盤的Gaming系列,DJ Matteo Ceccarini聯名之Big Bubble Anima(靈魂),以自己的眼球為面盤本體,拍照起來還能借位玩耍一番。另外與攝影師Matt Barnes聯名的Big Bubble Magical Voodoo(巫毒男爵),則可視之向溫德曼先生致敬之作。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