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錶誌
Nov 21 , 2017
00:00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x MIDO x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文/郭書吟 圖/賴弘軒、李封毅 來源/MIDO、伊誕創藝視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 時光的手紋 明潮玩錶 + MIDO + 伊誕.巴瓦瓦隆 幕後

這是一支結合手錶部件,和排灣族藝術家伊誕.巴瓦瓦隆獨創「紋砌刻畫」逐步手作,描述時光的詩影片,#明潮玩錶團隊的創作初衷,以及花絮。


在人類歷史裡面,除了心臟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手」了。手作或手創,會進到心靈層次,是跟著人的永恆性在前進的。——伊誕.巴瓦瓦隆

【時光的手紋】

執你的 手

在地表上造 紋

取 時間作鞣料

砌刻  朝思暮想的容顏

蝕 在你殼緣邊角

畫在我芯頭

衡量 分分秒秒 刻度環

回歸 回歸

是最終的去處

 

這首小詩,一部分是寫給愛錶人看的,一部分,寫給喜愛當代藝術的人,結合手錶部件,和排灣族藝術家伊誕.巴瓦瓦隆(Etan Pavavalung)獨創視覺藝術「紋砌刻畫」逐步手作,描述時光命題的「詩影片」。

凡是看過伊誕.巴瓦瓦隆「紋砌刻畫」作品的人,都會很恰如其分地,感受時間的流動與鑿刻。

鐘錶是「手作」的藝術,製錶師透過雙手,拋光、組裝、校準,以衡量時間。

2017年錶壇是「復刻之年」,從手錶的實體,到設計意圖,都向過往取經。復刻錶,可比作「當下的回歸」,將傳統的精神,進行當代演繹。每一只復刻錶,都寫著一個時代,一個近現代,它並非一味懷念過去,而是重新再次認識製錶師,如何在資源緊迫的年代,製出實用的手錶,使博物館級別的品項,有機會再次進行量產行為。

排灣族藝術家伊誕・巴瓦瓦隆。

第一次親身看見伊誕.巴瓦瓦隆作品,是在2015年台北101《闊時代藝術力》展覽,伊誕.巴瓦瓦隆受邀展出《山豬伕如》繪本插畫原作。那時旅歐返國,在經歷大量西方藝術洗禮後,伊誕那一幅幅紋砌刻畫,明確地讓我感受到——我回家了。那出色的鑿刻與手紋,是唯有亞熱帶島嶼台灣,才能產出的。

伊誕的作品,極富細膩視覺感與療癒性,用色出挑,循著手刻紋路的線條,你總會尋得不同風景。其畫作最好玩兒的地方,就是無論布幅大小,只要拿起相機、手機,取某一角拍攝(例如時下最流行的IG方形拍法),在螢幕上都會呈一幅小畫——這反映出藝術家善於「布局」,作品上大量的手刻紋路,和符號象徵(如長有眼睛的百合花、蝴蝶、象徵土地的圓圈、小樹、森林)是藝術家投入時間的見證,而這手紋經過壓克力顏料拓印、筆刷點畫之後,形成帶領觀看者的線索。

伊誕・巴瓦瓦隆《我思故我在》,2016,木板、版畫顏料、壓克力顏料,200x50x5cm。

伊誕・巴瓦瓦隆,《我的世界我的歌》(大),2016,木板、版畫顏料、壓克力顏料,115x145x5cm。

【思想在走路─伊誕.巴瓦瓦隆個展】心動藝術空間 

即日起~11月26日 台北市安和路一段90巷3號(捷運信義安和站1號出口)

伊誕・巴瓦瓦隆〈探索〉2016,木板、版畫顏料、壓克力顏料,100x60x5cmx2。

「紋砌刻畫」第一個步驟「紋」,在木板上打製草稿。

伊誕出身屏東三地門鄉大社部落(又名達瓦蘭部落),哥哥是知名藝術家撒古流,父親是享譽「人間國寶」美名的口鼻笛大師許坤仲。

「伊誕」是他繼承母親外祖父之名,「巴瓦瓦隆」則是父親繼承的家。「巴瓦瓦隆」世家在大社部落裡,被稱為「Pulima」家族,從他們所記得的族譜以來,高祖父、曾祖父、祖父、父親到他們這一輩,「巴瓦瓦隆」每一代,都有一個到數個不等的「Pulima」。「lima是手、也是數字5;加上pu,就是『擁有』。因此Pulima直譯,就是『擁有很多手』的意思。但是背後的衍伸意,是指具有巧手、或擁有手藝的人。」

伊誕說,「Pulima」是建築的高手,也是從事鑲嵌的視覺高手。舉凡石板屋堆疊的技法、牆面修葺、上梁,乃至獵人槍枝的製造與裝飾,農耕者的鐮刀,還有婚禮的禮刀等,但凡部落裡牽涉到兼具「實用性與裝飾性」的結構和物件,都需要Pulima來完成。

「如果『美』是可以轉換成心靈和諧和情感的話,Pulima就是扮演這樣的角色。」

2009年莫拉克風災後,伊誕的創作有了轉變。他從排灣族語vecik(名詞,意指器物、刺繡、建築、山脈、水波紋等凡人眼所見的紋路),以及venecik(動詞,意指書寫、刺繡、雕刻的動作)取得靈感,創造名為「紋砌刻畫」的藝術形式,透過創造,重拾人與自然之間的和諧。

「紋」來自於自然萬物中的線條;「砌」是將紋路反覆疊砌,構出張力;「刻」是Pulima們表達意念的技法;最後再「畫」上屬於大自然的色彩。「紋砌刻畫」也等於是創作的步驟:紋路的「紋」,疊砌的「砌」,雕刻的「刻」,還有畫色的「畫」。

在時間疾速的當下,作為Pulima家族出身的藝術家,伊誕珍視手作的價值, 「人的文明走在現在,各方面非常快速,但是終究,在尋找某一種心靈的價值和美學,都還是得回到原始藝術裡尋求,而泰半的原始藝術,都和手作有關。」

「在人類歷史裡面,除了心臟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手」了。手作或手創,會進到心靈層次,是跟著人的永恆性在前進的。」

在畫面上進行鑿「刻」、疊「砌」與佈局。

最後運用壓克力顏料的拓印和點畫,完成作品。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