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錶誌
Jun 05 , 2018
00:00

【Baselworld 2018】往沙夫豪森—亨利慕時錶廠尋祕 Inside H. Moser & Cie.

文/郭書吟 圖/郭書吟 來源/H. Moser & Cie. 其他/影音製作 / 明潮玩錶
  • 【Baselworld 2018】往沙夫豪森—亨利慕時錶廠尋祕 Inside H. Moser & Cie.
  • 【Baselworld 2018】往沙夫豪森—亨利慕時錶廠尋祕 Inside H. Moser & Cie.
  • 【Baselworld 2018】往沙夫豪森 亨利慕時錶廠尋祕 Inside H. Moser & Cie.
  • 【Baselworld 2018】往沙夫豪森 亨利慕時錶廠尋祕 Inside H. Moser & Cie.
  • 【Baselworld 2018】往沙夫豪森 亨利慕時錶廠尋祕 Inside H. Moser & Cie.
  • 【Baselworld 2018】往沙夫豪森 亨利慕時錶廠尋祕 Inside H. Moser & Cie.
  • 【Baselworld 2018】往沙夫豪森 亨利慕時錶廠尋祕 Inside H. Moser & Cie.
  • 【Baselworld 2018】往沙夫豪森 亨利慕時錶廠尋祕 Inside H. Moser & Cie.
  • 【Baselworld 2018】往沙夫豪森 亨利慕時錶廠尋祕 Inside H. Moser & Cie.
  • 【Baselworld 2018】往沙夫豪森 亨利慕時錶廠尋祕 Inside H. Moser & Cie.
  • 【Baselworld 2018】往沙夫豪森 亨利慕時錶廠尋祕 Inside H. Moser & Cie.
  • 【Baselworld 2018】往沙夫豪森 亨利慕時錶廠尋祕 Inside H. Moser & Cie.
  • 【Baselworld 2018】往沙夫豪森 亨利慕時錶廠尋祕 Inside H. Moser & Cie.
  • 【Baselworld 2018】往沙夫豪森 亨利慕時錶廠尋祕 Inside H. Moser & Cie.
  • 【Baselworld 2018】往沙夫豪森 亨利慕時錶廠尋祕 Inside H. Moser & Cie.
  • 【Baselworld 2018】往沙夫豪森 亨利慕時錶廠尋祕 Inside H. Moser & Cie.
  • 【Baselworld 2018】往沙夫豪森—亨利慕時錶廠尋祕 Inside H. Moser & Cie.
  • 【Baselworld 2018】往沙夫豪森—亨利慕時錶廠尋祕 Inside H. Moser & Cie.
  • 【Baselworld 2018】往沙夫豪森—亨利慕時錶廠尋祕 Inside H. Moser & Cie.

從巴塞爾往沙夫豪森的光景,大多是平野、樹林,偶爾的小鎮與市郊工廠。當看到高萊茵河的波光,接往壯闊萊茵瀑布,此處是瑞士母親河的上游,也是獨立製錶亨利慕時的本源。


亨利慕時故居Charlottenfels Manor(現為亨利慕時家族博物館)收藏的古董錶。

前往半山腰錶廠之前,我們先到老城區慕時花園瞻仰亨利慕時(Heinrich Moser,1805~1874)胸像——此胸像是其子Henri Moser贈給州政府的禮物,愛好遠東文化的他,選擇當大旅行者與收藏家,沒有繼承父親的遺志。亨利慕時微蹙的神情,沐浴在初春日光下。

 

慕時公園(Moser Garden),亨利慕時胸像。

【掌握心肌與心臟的祕密】

亨利慕時祖輩五代都是製錶師,1828年選在俄羅斯聖彼得堡創業,將錶廠設在瑞士力洛克。1848年返回故里,當時他已經是成功的企業家了,參與諸多錶廠、建築業等產業合資;1864年,由他發起和參與監造的液壓機械式水壩完工,成為當時瑞士最大水利工程,為當地製錶業和工業提供能源,亨利慕時自此被譽為將沙夫豪森推向近代工業化的推手。

嶄新錶廠起造於2005年,包括設計、組裝、檢測等部門,地下樓層是專事由思生產的姐妹公司Precision Engineering AG。

「把擒縱模組比喻為心臟,游絲就是幫助它收縮舒張的心肌。」年僅32歲的製錶總監Raphael Frauenfelder說道,「亨利慕時年產約1200~1500支手錶,現在共有7枚自製機芯,同時針對過去研發的7枚舊機芯進行改良。」

得力於Precision Engineering AG技術,品牌以專利擒縱模組和施特拉曼雙層游絲(Straumann Hairspring®)著名,「不同於一般擒縱機構,如果今天把機芯維修比喻為心臟手術,擒縱模組能把整顆心臟取出來,修復細部後,再補填回去,維修起來更方便。」Frauenfelder解釋。

亨利慕時是少有的能生產游絲、擒縱模組和自製機芯的獨立製錶廠。

年僅32歲的製錶總監Raphael Frauenfelder。

亨利慕時CEO Edouard Meylan。

【極致簡約 構成最大的記憶度】

「2012年,在家族企業(MELB Holding)買下亨利慕時之後,有一天,父親(Georges-Henri Meylan,為愛彼錶前全球總裁)突然打電話給我:『你知道嗎?我的祖父曾經為亨利慕時先生工作過啊!』那是最大的驚喜了!於是我們開始翻找家族老照片,尋找梅朗家族和慕時家族的關聯。」現任41歲的CEO愛德華.梅朗(Edouard Meylan)提起這美麗的意外,「接手亨利慕時是家人討論的結果。」在做決定之前,他與家人也像我一樣,一夥人風塵僕僕前往沙夫豪森,參觀亨利慕時故居博物館、錶廠,看組裝過程,看聞名遐邇的萬年曆機芯和擒縱模組,跟製錶師見面……,「我們自問:想不想接手呢?我們深信,一定能做得更好,因為它們有豐厚的歷史和技術。」

上任CEO之後,梅朗做了一系列變革,錶款設計更為簡潔大雅,甚至推出略去logo的勇創者萬年曆,沒有品牌識別,極致簡約,卻構成最大的記憶度。

除此之外,還有從錶廠到行政管理階層的年輕化。「我很喜歡跟年輕人一起工作,我們的製錶師相對年輕,他們都具備積極進取和幾分冒險家的特質。」

今年錶展,品牌推出首只陀飛輪三問錶Swill Alp Watch Minute Repeater Dring,集結飛行陀飛輪、問錶複雜功能,面盤施以雷射加工夾板拼組的藍色系馬賽克,宛如一幅抽象畫,「作為獨立製錶品牌,我們享受極大的自由,總是嘗試突破框架。」

亨利慕時聯合姊妹公司Precision Engineering AG,是少數能生產並接受少量游絲訂單的錶廠,供貨給其他獨立製錶和大品牌,並能依據獨立製錶師的需求,生產特殊規格游絲。

Swiss Alp Watch三問陀飛輪腕錶,Cal. C901,手動上鏈,白金錶殼(45.8x39.8mm),漸層色馬賽克面盤,陀飛輪,三問報時,動力儲存90小時,NT9,980,000獨一無二作品。

冒險者小秒針XL Purity,Cal. HMC 327,手動上鏈,紅金錶殼(43mm),鍍銠fumé煙燻面盤飾太陽紋,小秒盤,動力儲存指示,動力儲存3日,NT928,000,限量100只。

開拓者大三針宇宙綠腕錶。該系列家族首度加入宇宙綠面盤。

冒險者小秒針XL Purity,Cal. HMC 327,手動上鏈,紅金錶殼(43mm),fumé煙燻面盤,小秒盤,動力儲存指示,動力儲存3日,NT 795,000,限量100只。

勇創者萬年曆Purity宇宙綠腕錶,白金款式,宇宙綠fumé煙燻面盤,淺棕色羚羊皮錶帶,限量50枚,NT1,783,000。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