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Jun 21 , 2017
00:00

翁嘉銘【歌聲憶體】
靈魂的柔美與顫動,李欣芸《心情電影院》

文/翁嘉銘 圖/李欣芸音樂
  • 翁嘉銘【歌聲憶體】
    靈魂的柔美與顫動,李欣芸《心情電影院》
  • 翁嘉銘【歌聲憶體】
    靈魂的柔美與顫動,李欣芸《心情電影院》
  • 翁嘉銘【歌聲憶體】
    靈魂的柔美與顫動,李欣芸《心情電影院》
  • 翁嘉銘【歌聲憶體】
    靈魂的柔美與顫動,李欣芸《心情電影院》

樂壇才女李欣芸出版電影配樂專輯《心情電影院》,一樣讓我十分期待,CD到手後,再三聆聽,陪我度過無數黃昏、靜夜,以及閱讀寫作的孤獨時光。音樂很大的作用是種陪伴,給耳域一個形而上的世界,那世界優雅、閒適、逍遙自在,或者無言之言地傾訴,或者靜靜淌著淚水,然後破涕為笑,好舒心、很療癒,《心情電影院》真是好心情。


 

喜歡聽電影配樂,那是戲樂的結晶。早從Ennio Morricone《荒野大鏢客》、Vangelis《火戰車》、John Williams的《E.T.》,到為宮崎駿動漫電影配樂的久石讓,與為希臘導演Theo Angelopoulos配樂的Eleni Karaindrou等等,都愛不釋手,一聽再聽,滋味常新。

樂壇才女李欣芸出版電影配樂專輯《心情電影院》,一樣讓我十分期待,CD到手後,再三聆聽,陪我度過無數黃昏、靜夜,以及閱讀寫作的孤獨時光。音樂很大的作用是種陪伴,給耳域一個形而上的世界,那世界優雅、閒適、逍遙自在,或者無言之言地傾訴,或者靜靜淌著淚水,然後破涕為笑,好舒心、很療癒,《心情電影院》真是好心情。

那份好心情像是放下鍵盤,跟著她的音樂散步或旅行去了,包括〈台北行板〉、〈草山下的家〉、〈陽光舞甜橙〉等曲,都彷彿歷歷如繪,有濃郁的印象派風格,光是〈湖岸月光〉一開始的鋼琴聲,像看見了湖心的漣漪,唯美極了,教我這個極少旅遊的宅男,在心境上宛如台灣行腳,還有「西伯利亞的風」吹過。

 

 

這套雙CD收錄李欣芸金曲、金馬得獎作品,如《雙瞳》、《深海》、《練習曲》、《軍中樂園》等等電影22首主要配樂,重新編曲,遠赴保加利亞邀請保加利亞國家廣播交響樂團演奏,由德國Sonoton Production Music交響樂專業錄音師David Santiago和第27屆金曲獎最佳演奏錄音獎得主楊敏奇錄音,不惜重金與深下苦心,精心編寫錄製完成《心情電影院》,猶如把她的音樂夢投注於此,並永恆存在我們的耳域,是穿上金縷鞋的少女,活在多采多姿的音樂盒裡。

初聽時,並沒刻意猜想這些曲子是哪部電影,都當成是獨立的樂曲欣賞。既然重新編曲過,便擁有曲子自己的生命,不只是陪襯著電影,或是與電影相得益彰,而是回到自己的音樂靈魂。儘管聽〈雙瞳〉時,明顯感受到樂境裡強烈的戲劇性,對心的激烈撞擊,卻不必然詮釋為驚悚,可因個人體驗、當下心情而定,又比如〈軍中樂園〉,只聽李欣芸的曲,像是柔婉到壯闊的史詩。

若對照著電影現場聽管弦樂團演奏,完全不同的體會,3月19日在國家音樂廳欣賞《心情電影院》影像音樂會,是由楊智欽指揮高雄市立交響樂團,搭電影片段,幻燈片與紀錄短片介紹,迥異於一般管弦樂演奏會,是知性與感性兼具的分享,是影像與音樂的交疊衝擊著心靈,與純粹聆聽是兩種美學的激盪,11月12日在屏東演藝廳加場演出,很值得去觀賞。

 

 

記得3月的《心情電影院》影像音樂會,我數度流下淚,除了我很容易受美的感動外,還有懂得李欣芸在音樂路上的堅持和辛苦,打她學生時代玩搖滾,她坐著我的殘障摩托車去練團的往事。從1990年為陳玉慧《戲螞蟻》做跨界音樂,到《故事島》、《心情電影院》等,不管是配樂或管弦樂作品,都發現她一再突破,不甘於市場的、流行的,而願意走一條艱辛但是屬於純粹的音樂夢。

她曾說:「可能是跟女生一樣希望每首曲子也都精緻華美、或燦爛恢宏器宇開闊,悉心編曲如編織地對待它們,就算哪刻我離開人世,它們有我期許的模樣留下來……」音樂是生命的模樣,假不來的。

她又說:「如果有人願意收藏它,於我的生命便有了歸屬,願我的音符能成為他們生活中的配樂,哪怕是八小節的陪伴也好。」

這是台灣音樂人讓人感動處,可愛又可敬。《心情電影院》其實不只是心情,有著台灣史詩般的頌歌,還有音樂人灌溉下的瑰麗魂魄,柔美又勇敢,真大器。

 

 

 


歌聲憶體

流行歌謠不只是歌聲商品、偶像附屬產物,也是時代刻痕、歷史的記憶。不論新舊在我們哼唱、聆聽與消費之間,所帶來的歡愉、感懷、滿足,都是身心交流的經驗,匯集而出的是一個時代的脈動,資深樂評人翁嘉銘盼透過這些音樂文字,和大家一起體察,古今歌謠在生命記憶裡所浮現的美好滋味。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