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Mar 12 , 2019
00:00

〈胡鬧旅遊提案〉若不幸遇到多話的旅伴

文/漂鳥旅行誌 圖/漂鳥旅行誌
  • 〈胡鬧旅遊提案〉若不幸遇到多話的旅伴

如果遇到多話的旅伴怎麼辦?你問我。我只能說,人畢竟是社會性動物,身為常把「不好意思」掛嘴邊的台灣人,多數時候我們只能鄉愿地承受與隱忍,沒辦法說出:「我想自己靜一靜。」這種令對方萬箭穿心的話。


 

如果以「為什麼要一個人旅行」為題寫一篇文,雖然理由再陳腔濫調(大抵不出「自由度很高」「不必遷就他人」等等)還是會得到熱烈迴響,表示這幾乎已經是社會共識了。如今人人都能背起行囊單獨去旅行,如果碰到哪個朋友還會白目問出:「什麼?你自己一個人出去不會害怕嗎?遇到危險怎麼辦呢?」這種問題,那表示他真的不是你的同溫層,可以直接刪好友了(誤)。

我曾仔細想過「喜歡一個人旅行」背後的原因到底是什麼,旅人真正追求的,到底又是什麼?後來我才明白,堅持自己一個人出門,除了獲得行程擬定與吃喝玩樂的自由以外,最大、最可貴的是心靈的自由。

對某些人來說,只要能踏出國門,換個地方呼吸就是心靈自由,但我希望得到的,卻是希望不受干擾、不被主宰的思想自由。對我來說,有旅伴共遊都還能忍受,最怕的是遇到多話卻又不投機的旅伴,那就是最大惡夢。

不過不要小看「多話」這件事,它也分等級的。最輕微的是「人肉導盲犬」,這種人沒有惡意,甚至可以稱之「善良」,他想把眼前事物化作話語與你分享。「你看,英國人下班都是這樣在路邊挑個酒吧喝酒聊天到深夜的。」「在恆河畔焚燒屍體真是莊嚴的儀式。」「原來在韓國一個泡菜鍋要台幣將近兩百元啊!」「開始下起雨了,要記得穿外套喔。」「到航空公司櫃檯check-in完以後就要進去過安檢喔。」他們深怕你有眼睛卻看不到社會百態,所以急著錄Podcast給你聽,你才不會到了沙烏地阿拉伯以後,卻沒發現那裡的女人臉上都蒙黑布出門呢。

另外一種多話等級是「資優生妙麗」,算「人肉導盲犬」的進階版。他們通常是某個領域的小權威,因為多跑了幾趟而覺得有必要處處指點大家凡事「必」如何,「必吃必買必逛」成了起手式,「我跟你說,到北海道一定要買這個伴手禮,最近超夯的網紅都在買!」「來,我帶你去一個IG打卡熱點,這個私房祕境都還沒人知道,只有我。」「幫大家翻譯一下,Namaste在印度就是你好的意思。」「在歐美吃凱薩沙拉,上面都會加炸麵包丁。」資優生妙麗樂於把自己苦心累積的旅遊共筆跟大家分享,也像史瑞克的驢,走到哪都存在感超高。如果你委婉拒絕,他可能還認為你錯過人生最大高潮,不知好歹呢。其實很多時候我只想說:「真是謝了,你不說我還真不知道呢。」(沒好氣)

還有一種多話,是職業使然,通常發生在導遊身上。因為工作所需,我常會參加團體行程,過程中和同業交換訊息與心得都是正常。而主辦單位也常會請一個當地地陪或導遊來給大家補充資訊。識相的導遊會挑重點或趣聞講,在某些冷場時刻很有炒熱氣氛或補充稗官野史的功能;不識相的導遊則是會在整車陷入昏睡時還跟金頂兔一樣說個不停,只是仔細一聽其中有很多贅字與重複詞,鬼打牆一樣迴盪耳際。他認為只要旅途出現空檔就是不盡責的展現,因此他可能還集「人肉導盲犬」跟「資優生妙麗」於一身,完全是魔王等級。

如果遇到多話的旅伴怎麼辦?你問我。我只能說,人畢竟是社會性動物,身為常把「不好意思」掛嘴邊的台灣人,多數時候我們只能鄉愿地承受與隱忍,沒辦法說出:「我想自己靜一靜。」這種令對方萬箭穿心的話。比較積極一點的做法,則是不要給予對方太熱切的回應,以免在無意中餵養了他的自信心而一發不可收拾。隨身帶一副防噪耳機也是好招,假裝認真聆聽音樂可以讓你看起來很有品味,同時委婉擋掉不必要的話語入侵。

但有時候也別忘了提醒自己,不要當多話的旅伴,西諺說:「沉默是金。」願我們都能當個富有的旅人,放彼此自由飛翔。

 

 


作者介紹

李郁淳,射手座,又叫阿鳥,十歲開始寫文,二十歲開始旅行,三十歲開始跑步。著有《想入非非:一個人的東非130天大縱走》。曾在以色列耶路撒冷教過中文,到土耳其打工度假,40%的印度達人,一到東南亞就被當成同鄉。強項是翻白眼與鬼扯。臉書粉絲頁:「漂鳥旅行誌」。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