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Apr 12 , 2019
00:00

〈胡鬧旅遊提案〉第三世界友情自白書

文/漂鳥旅行誌 圖/漂鳥旅行誌
  • 〈胡鬧旅遊提案〉第三世界友情自白書

究竟是他們對我們要求太多,或是旅途中的朋友終究只是擦身而過?我決定把他們歸類為臉書上的「點頭之交」,權限是可以看到我po的無腦可愛動物影片就好。


 

旅行是為了交更多朋友,因為來自不同背景的朋友可以增廣見聞,擴充我們的人生地平線,要是能跨越高門檻國籍、文化、血緣而交到新朋友,更是猶如吃了超級瑪莉的無敵星星,橫著走所向披靡。

如果真有一本旅行葵花寶典,關於「旅途中交友須知」這個篇章,我想像引言應該會是這樣寫的。不過現在我覺得在該章末了應該再加一句警語:「若遇第三世界友情,請酌量使用。」

在伸出食指罵我歧視之前,請先容我解釋一番。我喜歡去第三世界國家旅行,但對於這個詞略感不安。Google說「第三世界通指亞洲、非洲、中南美洲的開發中國家,一般是政治、經濟、社會現代化進程中比較落後的國家和地區。大眾文化中,因對第三世界定義缺乏認識,而任意泛用這一詞,以指稱世上發展落後、或是蠻荒狀態地區,帶有強烈貶義。」

總之,這一詞政治不正確,標示了我們和他們之間權力不對等的關係。也許委婉一點的說法,是「經濟實力比較弱的國家」。就像某女星曾說,難不成現在開始要找上班族交往嗎?她不是歧視,是早早看清事實,知道未來之路註定崎嶇,不如先設定界線。

我曾花四個月分別在非洲東部和南亞地區旅行,想像自己帶著拓荒者的精神深入不毛之地(當然,這是種自以為),途中「結交」不少當地朋友,可能是嚮導、旅館櫃檯,或在某地蹲點久了認識的人。拜現代科技之賜,有了WhatsApp、Facebook和最老派的email,我們這輩子永遠不會斷了聯絡。

回國後,我們聊到第一千零一遍旅途中曾經有的交集,等同一個話題枯竭了,要嘛就讓它淡淡隨風去,要嘛就事情開始出現蹊蹺。

烏干達的朋友說:「嗨你好嗎最近如何啊?對了最近我妹妹要上學了,可是我繳不出學費,不知道你可否幫幫忙?」

馬拉威的嚮導說:「上次爬Mulanje山真是愉快啊,但你知道嗎我的家鄉發生水災,我們的家當都被沖走了,我想成為音樂家的夢也碎了,你願意透過PayPal捐錢過來解決我們的問題嗎?」

其實不管來自哪個世界,若不是至交姊妹淘或桃園三結義,友情觸及金錢總是敏感踩雷,這是第一、二世界的交友守則,但到了第三世界卻完全行不通。我相信他們心裡是想著:「不是都說好要當一輩子的朋友,朋友不就是要在對方有難時兩肋插刀嗎?」不知道是他們把人情看得太簡單,還是我把金錢看得太複雜,這是文化鴻溝造成的無解,可惜最後我都沒機會深入了解,只能選擇已讀不回。

另一個令我始終無法適應的,是他們時間太多。或許是他們樂天知命、自給自足,不必像我們常常要在高壓狀態下處理事情。因此對於太常出現憑空傳來的:「嗨你好嗎,最近如何,晚餐吃什麼?」這種漫無目的、猶如Line長輩文的問候,常令我微惱火,這尤其以印度、尼泊爾、斯里蘭卡地區的朋友為最,我想像他們端著一杯熱茶在廣場上看人來人往、鴿子群聚,一邊好整以暇傳一輪簡訊給手機裡所有第一、二世界的朋友,看看亂槍打鳥能得到幾個回覆,一句輕描淡寫的你好嗎,反映了我們無心梳理生活的慌亂狼狽,也沒有耐性永續經營友誼。

究竟是他們對我們要求太多,或是旅途中的朋友終究只是擦身而過?我決定把他們歸類為臉書上的「點頭之交」,權限是可以看到我po的無腦可愛動物影片就好。

 

 


作者介紹

李郁淳,射手座,又叫阿鳥,十歲開始寫文,二十歲開始旅行,三十歲開始跑步。著有《想入非非:一個人的東非130天大縱走》。曾在以色列耶路撒冷教過中文,到土耳其打工度假,40%的印度達人,一到東南亞就被當成同鄉。強項是翻白眼與鬼扯。臉書粉絲頁:「漂鳥旅行誌」。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