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Apr 25 , 2019
00:00

〈俗女日常〉流淚雖然可恥

文/江鵝 圖/江鵝
  • 〈俗女日常〉流淚雖然可恥

這樣頭痛過幾齣戲以後,我不得不避開悲劇,連書都挑著看,太有重量的故事實在沒辦法,會短命。萬一有非看不可的,只能仰賴高醣高油的食物熱量熬過去,我在戲院看完《小偷家族》以後,直直走進麵店,大吃一盤天婦羅配豆皮烏龍,才有辦法把虛脫的靈魂拖回家。


 

看戲時,我的哭點低到不合常情。平日的冷靜鐵血完全消失,無論多麼不入流的演出,只要人家灑一滴狗血,我就還人家三倍眼淚,哭到旁邊的人完全出戲,一邊遞面紙一邊喃喃驚嘆,這樣也能哭,而且哭成這樣。

萬一看的是拍攝精良的悲劇,那可慘。幾年前有齣日劇《Mother》,我集集哭到頭痛。人在急速流失鼻涕眼淚的狀態下必然脫水,脫水頭就痛,但是田中裕子在螢幕裡靜默心碎,叫我怎麼起身啪嗒啪嗒走進廚房,淅瀝淅瀝倒茶?那可是阿信耶,大家這麼多年的感情。

這樣頭痛過幾齣戲以後,我不得不避開悲劇,連書都挑著看,太有重量的故事實在沒辦法,會短命。萬一有非看不可的,只能仰賴高醣高油的食物熱量熬過去,我在戲院看完《小偷家族》以後,直直走進麵店,大吃一盤天婦羅配豆皮烏龍,才有辦法把虛脫的靈魂拖回家。

措手不及的狗血最難防禦,韓劇《耀眼》令我飽受折磨。隔了好一陣子再找韓劇來看,本來圖的是公式套得穩穩妥妥的無腦喜劇,女角有大眼男角有大胸,我看那暖色系宣傳海報裡兩個女人笑得開開心心,以為很安全,誰知道是親情倫理狗血劇,美女苦帥哥苦大媽苦大叔苦阿婆苦小孩苦,那海報的黃色根本是黃連染的。

最疲勞的不是苦,是氣。韓國人到這年頭還要鼓吹無怨無尤犧牲奉獻關我什麼事呢?各崗各位都有人好好的日子不過,非得把自己活成好人好事,自認為做得對就一股腦干涉別人的人生,還要站在倫理道德的高地上當聖人,精神霸凌凡人。我邊哭邊氣,有人真的會信啊,這種東西一旦有人信,旁邊就有人倒霉,作孽啊!我到底跟著人家哭幾點的?

這樣內外分裂,一集哭過一集,第二天爸爸瞪著我發腫的眼皮搖頭,說這個人再不健脾祛濕要壞了,我嗯嗯啊啊敷衍過去,寧願假冒水腫患者,也不想解釋追一晚上劇如何能哭成這樣。哭點失衡這種症狀再怎麼欠醫,也沒人想找家長醫。

說別人作孽,最孽的還是我的淚腺,完全不受理智控制。理智說好了好了這種劇情,觀眾哭到這裡夠意思了,眼淚卻停不下來。像當年克絲汀鄧斯特在《夜訪吸血鬼》裡面嘗過湯姆克魯斯的血以後,意志堅決說她還要,差別只在她求補血,我求失水。有人說流淚是排毒,大概有些我以為還能囤一陣的毒,嫌我這宿主住起來木訥冷沉,難得遇到機會可以投奔自由,就爭先恐後上演滾滾紅塵去了。

好吧,流淚雖然可恥但是可以排毒。這樣想的話,比較有勇氣把《我們與惡的距離》看下去。我的淚腺們可能等著李媽媽出場已經很久了。呼,這種看戲比看自己的人生還辛苦的時候,居然也是有的。

 

圖片說明:
Henri Fantin-Latour〈Crying Woman: Study of a Seated Woman in Right Profile〉,1899年。(@The Charles Deering Collection)

 

 


作者介紹

江鵝,1975年生於台南。曾經是上班族,現在是貓飼主、淡水居民、自由譯者、專欄作家,著有《高跟鞋與蘑菇頭》與《俗女養成記》。臉書粉絲頁:「可對人言的二三事」。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