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Sep 24 , 2019
00:00

〈俗女日常〉第二件襯衫

文/江鵝 圖/江鵝
  • 〈俗女日常〉第二件襯衫

「考生隨身用品」當中有個重點項目,是應考當天穿著的衣服,而且必須是有口袋的衣服,才好把福佑袋住。依著清單籌措到這項,我突然機警起來,此次應考既然未雨綢繆到求神的地步,何不乾脆綢兩層?多備一件襯衫多袋住一點庇佑總不會吃虧,萬一不幸落第,補考還有得穿。


 

說一件襯衫的故事。

年初去拜文昌宮。雖然一把年紀,面對人類圖分析師的資格檢驗還是感到迫重,平時慣於逃避壓力的人,一旦決定直面,就是押上身家的應戰規模,除了勉力備考,我還百般慎重拜求了文昌帝君,求許一次強運。

所謂慎重,不過是蒐齊網路上的祭拜指南,從中揀擇適合的項目,加強實施。祭拜並服用吉兆食物那些,以平常心從俗做完就算。我老覺得仰賴諧音尋求庇佑不是非常周延的邏輯演算,相較之下「把考生隨身用品帶去過香爐」卻內含莫名吸引的神祕質變潛能。香煙是實際存在的微粒物質,把蒸浸過祈願與許諾的香煙微粒沾附在考具上,令我充分感到物理與化學層面的雙重吉祥,因此列為執行重點,連筆電都帶去了。

「考生隨身用品」當中有個重點項目,是應考當天穿著的衣服,而且必須是有口袋的衣服,才好把福佑袋住。依著清單籌措到這項,我突然機警起來,此次應考既然未雨綢繆到求神的地步,何不乾脆綢兩層?多備一件襯衫多袋住一點庇佑總不會吃虧,萬一不幸落第,補考還有得穿。要說人到中年學得什麼教訓,考試不能光靠實力,這道理不能不認。

果然,文昌帝君靈聖,檢定作業上繳後,老師再沒興趣見我指導我,只讓我樂觀等待後續。精心熏製的福佑寶衣穿掉一件還剩一件,我拿夾鏈袋實實妥妥包好,收在五斗櫃裡,從此在心裡多了一個牽掛。這樣威猛的一件文昌神衫,什麼時候拿出來穿才不叫浪費?也不知夾鏈袋能封存多久的神力,信女務求趁著效力新鮮用在刀口上。

 

寶衣與寶貓

 

刀不久就劈下來了。八月初,我在韞玉書院的生活散文寫作開始上課,課前看見學員名單,腹內湧出寒意。不對勁,這當中絕對不只有一般社會大眾,好幾個名字都是文字專業人士,我預備的那些素人心得真不知如何見人,寫作已經是種裸裎,要在專業面前說自己怎麼寫,更是脫了衣服解肚剖腸給人看。事到當時要去死已經來不及,死了對不起人家的學費豈不更進一步的歹交代。

開課那天,我站在教室前面擺出端莊鎮靜,問大家課程介紹明明邀請的是想要嘗試書寫的一般社會大眾,怎麼台下這麼多厲害人士和舊生呢?這樣我同一個笑話該怎麼講第二次呢?大家萬一睡著的話要我該如何面對自己呢呢呢?台下聽了竟然不予否認,只是文文啊笑,整片意義不明但氣氛親和的文文啊笑而不答。到底。

我後來懷疑,會不會,神恩這種東西不能求來囤?我會這樣走進一個自慚於文采不足的處境,說不定就是因為家裡閒閒冰著一顆香軟肥滋的文昌運。人求神之所以能懇切,就是因為志未得意不滿,之前多求一件襯衫備用,是不是也等於預設了之後將要心虛氣短?

我解不開這一題,世上究竟先有蘿蔔還是先有坑?凡人俗腦適合進行的思路方向,或許還是應該感念在那個自覺脆弱裸裎的教室裡,能有件無敵寶衣穿來蔽體護心,明明白白是樁神恩。況且,此刻再想起台下那些笑容,文文之中其實帶著慈悲的光輝,怎麼會有這種好事?這些人還得周日一早起床呢。除了神恩,我想不出別的解釋。

這個故事的教示是,偉哉文昌帝君,但寫作課不該再開了。

 

 


作者介紹

江鵝,1975年生於台南。曾經是上班族,現在是貓飼主、淡水居民、自由譯者、專欄作家,著有《高跟鞋與蘑菇頭》與《俗女養成記》。臉書粉絲頁:「可對人言的二三事」。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