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Jan 17 , 2020
00:00

〈胡鬧旅遊提案〉人生感到窒礙難行,就去爬一座山吧

文/漂鳥旅行誌 圖/漂鳥旅行誌
  • 〈胡鬧旅遊提案〉人生感到窒礙難行,就去爬一座山吧
  • 〈胡鬧旅遊提案〉人生感到窒礙難行,就去爬一座山吧
  • 〈胡鬧旅遊提案〉人生感到窒礙難行,就去爬一座山吧

我向來對日出無感,泰半因為山上的日出都要半夜出發,又冷又痛苦,而爬上山頭後通常不如意十之八九,要嘛太陽被雲遮去大半,或陰風颯颯半毛光也沒有,因此我多次立下毒誓,我再聽誰讒言傻到去看日出我就不姓李。


 

跟很多人比起來,我不算什麼資深山友(不知為何,資深山友總讓人想到扯著嗓子、穿著雨鞋,邊聽「拉就」播放著台語歌、邊爬百岳的歐里桑),但出國只要有機會,會在當地找一座有點海拔與難度的山爬一爬。這些年來累積了非洲幾座大小山、尼泊爾的雪山、印尼的火山,當然還有些名不見經傳的中海拔山。有的山要奮力超越攀爬,爬上去後風景無比壯闊,啟人耳目;有的山,圖的是穿梭深入,讓自己在森林、泥石、微風的環繞下,安靜與塵世隔絕,走上一段路。

元旦過後一天,和幾個朋友相約到中部爬奇萊南華山。以台灣來說,我「撿到」的百岳(山友慣稱「撿」百岳,好像真那麼輕鬆似的)大概十座上下吧,簡直少得可憐,我甚至懶得去數,懶得培養出集郵式的抱負與野心。有人揪,機緣來了便去走走,跟今年想去的旅行清單一樣,福至心靈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奇萊南華在百岳裡不算難,因為沒有「單日爬升1500公尺」或是「行經不少需攀繩的陡峭地形」這種設定的壓力,基本上就是13公里的緩坡,隔日再攻下兩座三千出頭的山頭而已,這樣的路線簡直太有人性。加上會入住全台灣最豪華的「天池山莊」,不必在「你頭燈照我、我鼾聲擾你」這種肩並肩大通鋪裡克難而睡,我完全放下心中大石,以郊遊的心歡樂出遊。

出發前打包,我兀自在內心列出必帶清單:我生性不太怕冷,禦寒衣物帶個基本即可;我食量大,餐具最好容量帶夠,以免取菜時來回奔波;在山上不好睡,充氣枕頭和耳塞很重要,睡前還要用香水濕紙巾把全身擦一遍……。

 

 

這些雞毛蒜皮真的很微小,卻是走跳多年,關於自我認知的堆疊。我要什麼、不要什麼,哪些小事會讓我開心、哪些是累贅,在打包時就會清楚條列。然後沒什麼事,會比「因為了解自己而帶對了東西,以至於在艱困環境中感到游刃有餘」這樣的狀況,令人感到無所不能、快樂舒心。一包阿華田,一雙乾淨襪子,或一瓶乾洗頭,在山上,微小的方便就是巨大的幸福。

喔我忘了說,看了一場精采的日出,應該也會對人生大有希望。我向來對日出無感,泰半因為山上的日出都要半夜出發,又冷又痛苦,而爬上山頭後通常不如意十之八九,要嘛太陽被雲遮去大半,或陰風颯颯半毛光也沒有,因此我多次立下毒誓,我再聽誰讒言傻到去看日出我就不姓李。

「但是奇萊山頂的日出真的很美,想像一下,綿延大草原上升起一團澄紅色的火球,我不騙你,很值得。」在山上總是能言善道的好友W這樣勸我,耳根軟的我立刻翻著白眼接受這項提議。

好在我的毒誓威力很弱,爬上奇萊山頭,在冷得要命的結界裡渾身顫抖地等,想著我這是又何必,想著如何在這山頭捕捉任何上天給的靈犀,邁入2020年人生又該往哪裡去。直到第一道光射出來,我還半信半疑,接著一道又一道絢麗的光噴射在草原上、在微小無助的我們身上。天降光霖,大地甦醒,萬物回暖,山下那些霧霾泥濘、狗屁倒灶,全都甩掉重來。看過這樣的光,你人生注定會有那麼點不一樣。

所以說,要是生活感到窒礙,就去爬一座山吧,要不然跑一場馬拉松、找個人結婚生子、還是參選個立委都好。這種痛與快樂都是自找的,怪不了誰,卻會讓你在卑微的地方找到希望、變得壯大。

 

 


 

作者介紹

李郁淳,射手座,又叫阿鳥,十歲開始寫文,二十歲開始旅行,三十歲開始跑步。著有《想入非非:一個人的東非130天大縱走》。曾在以色列耶路撒冷教過中文,到土耳其打工度假,40%的印度達人,一到東南亞就被當成同鄉。強項是翻白眼與鬼扯。臉書粉絲頁:「漂鳥旅行誌」。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