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Sep 11 , 2015
14:10

做工的人 丁松青

文/藍漢傑 圖/高政全
  • 做工的人 丁松青

從南清公路轉往清泉老街的入口處,可以眺望蓊鬱的青山層層疊疊,霧嵐圍著山腰,溪水流過山谷,猶如一道清泉。一岸是國小,一岸是老街,以吊橋相連。「好美的景色啊!」我說。丁松青望著他生活了40年的老街,半開玩笑地說:「你看到的是山,沒看到怎麼樣可以讓這條街更美,所以你不是藝術家。」跟著他10多年的老狗Brownie在一旁搖尾巴。


丁松青9歲那年開始喜歡畫畫,家中的牆壁、器皿都被他畫上各色各樣的臉,遠道而來的阿姨看了之後問他:「你長大了要做什麼呢?做個藝術家嗎?」他回答:「也許去做神父。」阿姨說:「那你最好把牆上亂塗的東西洗掉,如果你將來想當個好神父。」哥哥聽了便使壞地接話:「不如現在你就來幫忙掃掃地,再去剪剪院子裡的草,因為一個神父是不能像你一樣懶散的。」

阿姨接著說她認為最好的神父是來自耶穌會,而且是那些遠去海外傳教的,然後口吻轉為神祕:「有些傳教的被派遣到遙遠的島嶼,如果他們被指定了,一定是服從的。有些人走了以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

聖召

那段對話的多年後,哥哥進入耶穌會當了神父,被派到台灣,有了中文名字丁松筠,曾在光啟社主持節目而為台灣觀眾、尤其是小朋友所熟知。早年守寡的母親為此悲傷不已,沒想到丁松青高中畢業後也決定進修道院,母親得知後,獨自在黑暗的房裡哭泣。母親的人生裡有三段最艱難的時刻,一是丈夫病逝,留下兩個兒子以及正懷第三胎的她,第二段是好不容易獨力撫養長大的大兒子要去當神父,更沒料到幾年後,天主又召喚了她的第二個兒子。但是,母親想著,把孩子養大是為了他們活得快樂,那麼就不該牽絆孩子,應該接受他們去做快樂的事。母親的艱難也烙印在丁松青的心中,他被派遣到清泉的10多年後,再回到美國聖地牙哥探望母親時提起過往,母親仍說:「我一直希望你們活得快樂。」

成為神父並到遠方島嶼服務10多年的丁松青快樂嗎?那時的他還不確定,內心似乎仍在尋找著什麼。中學時才華洋溢的丁松青,在文科表現特別優秀,理科則糟到不行,物理常考零分,他不願意上課,校長出面協調,勸他必修課若沒考過就無法畢業,他爭辯:「我沒有這科目的天分,我根本學不到東西,為什麼還要我把時間浪費在這裡而不拿去做好的事?」校長依個案處理,丁松青終究得以畢業,而且獲選為優秀學生,可是當他面對演講、戲劇、繪畫、寫作比賽所得來的無數獎盃時,卻仍感到空虛。他質問那些獎盃:「我那麼認真才得到你們,為什麼你們不能使我快樂?」獎盃無言以對,他頓時舉手一揮,把所有獎盃都掃進了箱子。他不知道自己為何而活,還有什麼可以使內心感到踏實的?一夜之間,他決定從事神職,放下擅長的藝術與文學,割捨了親情與愛情,但放下與割捨並非做出決定便能從此無礙,很可能會是一輩子的功課。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